此次北京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讓沒有肺的三文魚受衝擊,大陸各地三文魚緊急下架,受到重創的是經銷商,血本大虧,有的面臨倒閉。他們表示,這是繼中共病毒疫情之後的第二次打擊,雪上加霜。

6月13日,大陸媒體新京報採訪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董事長張玉璽時表示,相關部門抽檢時從京深海鮮市場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中檢測到中共病毒。

此報道引起軒然大波,有的網友替沒有肺的三文魚喊冤,與此同時大陸各地北京、山西、江西、湖南、武漢、石家莊、杭州、成都、南京、珠海、深圳、上海、蘭州等緊急下架三文魚產品。

蘭州一市場三文魚經銷商朱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們市場是12日就接到下架通知,當地食品監管部門到市場取樣檢測,並且將所有的三文魚一拼拉到指定的冷凍倉庫封存。

據大陸媒體報道,截至6月21日15時,北京新增2個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高風險地區,累計4個高風險地區、37個中風險地區,遍及北京10個區。

北京疫情仍然未控制住,對於爆發疫情的源頭至今亦是無解,結果三文魚被「無端」冤枉,此後媒體也引述相關人士的說法,三文魚體內攜帶中共病毒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但是三文魚的「背鍋」疑雲並未消除,而最大的衝擊者三文魚經銷商,受繼中共病毒疫情之後的第二次重創。

上海市一位批發商接到記者的採訪電話時,第一句話是:「我快要倒閉了,我要跳樓了,還報道?19日我就跳黃浦江了。」這位批發商是在北京疫情前訂的貨,現在全部被「凍結」起來,令他不願意多談此傷心事。

深圳市羅湖區一經銷商林先生表示,他從18歲出來,在此行業通過打工一直到自己做老闆,打拚十餘年,生意如此慘淡還是第一次遇到,「全部都損失,從北京疫情開始那天都沒開張,我損失可能有一百萬。」林先生說。

林先生正好在北京疫情爆發的前一天,從加拿大、丹麥等地訂購了八百多箱三文魚,並且是第一趟班機到深圳,第二天就被通知全部下架。

他現在庫存達到一千多箱,如果沒有疫情每天可以賣七八十箱不成問題,現在價格降至每斤15元都無人問津(進價每斤46元),中共病毒疫情爆發時他已虧損五六十萬元,剛剛生意有所好轉,又碰上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今年太難了,太難了。」

林先生說:「政府有要求不讓營業。政府也不確定,我們大家都不敢開,我們都有檢測,結果出來都正常,現在確定了,但是沒人敢吃了。」

「現在不是敢不敢賣的問題,是你敢不敢吃的問題,我們敢賣,沒人要。」

林先生認為北京疫情關於三文魚的報道沒有處理好,「不亂報的話不會損失這麼大,現在不只我一家損失,全部都損失,海鮮好一點,不會像我們三文魚這麼慘。」

林先生打算聯繫寵物糧食的加工廠,幾元錢出手也比凍在庫裏賣不出去強,因為三文魚的保質期只有15天。

蘭州的朱先生也表示,這次損失相當慘重,由於他只是三級經銷商,未進很多存貨,但是也損失十餘萬元。

「這樣的衝擊誰也受不了,剛過年的時候衝擊過一次,這兩天剛剛有一點回升,突然又發現疫情,雪上加霜啊。」

朱先生現在壓力如山大,「白天店裏一個人都沒有,心煩得很,晚上躺床上想虧十多萬,一下子說沒就沒了,壓力大得睡都睡不著。」

對於自己是否可以在此行業中生存下去,朱先生表示,沒有任何信心,現在所有人都人心惶惶,不知所措。

他們都認為,政府應該制定出一些補助政策,讓他們的損失減至最小程度,但是他們也不抱任何希望,只希望政府部門可以出具一個書面文件,告訴大家三文魚可以放心食用即可,讓他們的生意可以持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