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萬三罷工會聯合陣線,聯同中學生行動籌備平台 6 月 20 日發起首次罷工罷課公投,早上票站略顯冷清,但入夜後開始大排長龍,導致大會決定延長投票一個小時。最終經點票後,由30個工會發起的罷工公投總票數為 8,943 票,未達聯合陣線設在60,000票的第一個門檻,故此不會發起罷工行動。不過聯合陣線同時表示,單日加入工會人數飆升21.4%,為一眾反送中運動期間成立的新工會半年以來最高升幅,現時聯合陣線工會總人數為16,975人。香港酒店工會主席徐考澧表示,感謝「打工仔女」在面對嚴峻環境,政權全方位打壓下,仍然勇於出來投票,支持新工會與學生這次行動,建立新抗爭、新革命路線,每一票都是造就香港民族歷史,未來將會繼續努力,將革命融入到生活的每一層,一息尚存,抗爭到底。

社會及政治組織從業員工會理事夏希諾代表聯合陣線發表公投結果:

30個參與今次公投的工會總票數為8,943票,總工會人數為16,975人,總投票率 52.7%,未達聯合陣線擬定,總票數高於60,000 票門檻。

聯合陣線在公投中,主要兩個對於「港版國安法」的議案,包括「反對將『港版國安法』在港實施」以及「將會發起工業行動,甚至罷工以阻擋『港版國安法』」,分別獲得98%及95.4%同意票以極大比數通過。不過就各工會自設人數門檻,就議案二隻有兩成(6個)工會通過門檻,八成(24個)並未達標,即表示香港人參與今次罷工公投並不踴躍,但參與的立場非常堅定,不惜以罷工作為手段也要逼使中共撤回「港版國安法」。

在整個行動中一直竭盡全力宣傳,各區擺設街站,又不斷做直播宣揚理念的香港酒店工會主席徐考澧甫發言指,由衷感激香港「打工仔女」出來投票。他在票站全日觀察,有人烈日當空之下汗流浹背,也要沿路行著斜路前來排隊;他也見到一堆即場加入工會的人,只是為了參與公投,投反「國安法」的一票;他更見到一班手足在到達才得知,沒有適合工會可入,未能投票失望離去。這正正是新工會浪潮在這兩星期醞釀出來的新力量。

他又回應有人指出聯合陣線門檻定於60,000會否過高,他指,其實這個數字只是所有參與今次行動工會的行業人數5%而已,「如果一場罷工行動,最終是連這樣的人數都沒有,試問如何可向政府施壓?如何可以守護參與行動手足不受政權秋後算帳?」他表示聯合陣線承擔公投並未達標的責任,但是縱使面對最惡劣的情況,工會仍然迎難而上,因為在反送中期間成立的一眾新工會,絕對有責任為會員、為香港人由下而上對著政權表達訴求。「對同路人,我想表達的是,今次行動反映有人仍未放棄,願意無懼打壓出來投票,希望您們得到鼓勵,繼續用行動走下去。」

徐考澧再指出,今次公投行動,除了面對本身問題,也在面對很多外在問題,「不少新登記的工會,在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下,加上政治審查,遭受職工會登記局拖延批核,未能如期成立工會;也有很多工會由於行動倉促,未及召開或者通過會員大會。兩者同樣令到不少工會無法參與今次公投。」他指,其實聯合陣線也不想冒著極大風險而行動,可惜極權一直逼使工會前行,「因為『國安法』不會慢慢等我們。」

自從發動公投,政權不斷抹黑、譴責,更加扣上港獨帽子,國務院、港澳辦、政府官員幾乎每天發信譴責,聲稱公投沒有憲政基礎,也沒有代表性,他指,政權不斷打壓,正正因為工會行動,對於政權是種威脅。「政權沒有回應,如『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會變成怎樣的地方?我們的下一代,如何可以繼續在這地方生存,如何安居樂業下去?慶幸如此惡劣環境之下,仍有接近 10,000 位香港人站了出來。」他更表示,今日加入的新會員人數,增加超過 20%,升幅是近半年最高,「足以證明香港民族,即使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都會站出來發出最大的吼聲。」

徐考澧指,今次行動只是起步。隨著工會民意基礎與認受性不斷增加,未來將會繼續努力承擔使命,「相信新工會與學生這次行動,是在建立新抗爭、新革命路線。香港人要改革這個社會,先要改革自己,改革身邊的人,改革職場,方能進一步推動社會的變革。我們希望工會行動,能將『革命』融入生活的每一層,滿全時代革命。」他指,這個起步將會是面對將來賴以成功的基石,香港人會一息尚存,抗爭到底。「今次的每一票都是造就香港民族歷史,只要有一個香港人仍站出來,新工會都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一起把握每次抗爭機會。再次感謝每一位參與公投的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