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託爆200億資金窟窿在業界引發連鎖反應。6月18日,融資類信託業務被叫停的消息迅速在市場發酵,監管令在21萬億信託圈內“炸了鍋”。有業內人士說,該監管令影響非常大,尤其對地方政府平台和房地產企業的融資。

信託融資類業務全停 被指核彈級政策

近日,中共叫停部份公司融資類信託業務,引發業內「炸鍋」。

網上消息說:「核彈級政策,據多個信息源,截至6月18日中午,未報備通過的融資類信託產品不准再繼續開展。融資類業務全停了,比資金信託新規還狠。」

據21世紀報道,上海地區某信託公司即在6月18日下發緊急通知,通知內容顯示,自即日起所有機構主動類和事務管理類的非房融資類業務(包括已簽合同項目)一律停止放款。

至於哪些信託公司被叫停了融資類業務,不少業內人士說,這一更嚴監管主要針對民營信託,特別是有資金池的信託公司。也有人說,一些業務風格激進、融資類業務佔比過高的信託公司收到了文件。

信託公司面臨嚴峻考驗 二十一萬億信託圈壓力陡增

融資類信託是指將受托資金以融資的方式借給資金需求方,多屬於類信貸業務,具有「影子銀行」的特徵。

談到叫停部份信託公司融資類業務的影響,不少信託公司人士有些凝重,「影響會非常大。對地方政府平台和房地產企業的融資,信託公司的展業,都有很大的影響」。

華東某信託人士表示,信託公司的傳統業務,像地產、徵信平台這些都是融資類貸款業務,一旦叫停,就意味著這些信託公司大部份業務都做不了了,要活下去只能靠轉型新業務,但現在轉型並不容易。

據中國信託業協會公佈的數據,今年一季度末,融資類信託餘額為6.18萬億元,佔比28.97%;投資類信託餘額為5.11萬億元,佔比23.94%,較2019年4季度末提高0.24個百分點;事務管理類信託餘額為10.04萬億元,佔比47.09%,較2019年4季度末降低2.21個百分點。

四川信託爆二百億窟窿 借新還舊引發監管新規

業內人士廣泛認為,監管的升級是由於近期四川信託的「爆雷」。

5月29日,四川信託TOT項目出現未能如期兌付。公司監事會主席孔維文承認,無法兌付的原因,為四川信託違規運作產品導致,屬於借新還舊。因TOT產品發行突然被叫停,導致該類型產品的到期無法償還。

孔維文在會上稱,四川信託已經沒有一分錢,5月份拆借了9億元。連總部所在的川信大廈都早已抵押出去,資金窟窿高達200多億元,涉及近8,000多個投資者。

TOT又稱信託中的信託,簡言之就是信託公司募資成立母信託產品,再由母信託產品選擇已成立的陽光私募信託計劃進行投資配置,形成一個母信託產品投資多個子信託的信託組合產品。

《每日財報》梳理不完整公開信息發現,四川信託已出現財務問題的融資方包括新華聯集團、南京豐盛產業控股集團、無錫惠山太平洋商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漢能水力發電集團有限公司等。

年報顯示,截至2019年末,四川信託資產規模為2,335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