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五年級女生繆可馨因為一篇作文被逼墜樓事件,連日來受到高度關注。大陸從公安 、學校、宣傳等部門都聲稱學生的死與老師無關。甚至有家長還站出來為老師點讚,引起民間更大的反彈,抨擊中共教育制度下教師問題與所謂的「正能量」宣傳。

官官相護 維護失德教師

6月4日下午,小學五年級女生繆可馨,在上完兩節語文課後從教室跑出,後翻越欄杆墜樓。家長公開了女兒墜樓前被批評的作文,在這篇滿是修改痕跡的「三打白骨精」的讀後感裏,繆可馨在結論中寫道:「不要被表面的樣子,虛情假意偽善的一面所蒙騙。在如今的社會裏,有人表面看著善良,可內心卻是陰暗的。他們會利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老師用紅筆批閱了五個字「傳遞正能量」由此引發了廣大的網民對這個社會長久以來用所謂「正能量」進行思想扼殺的憤怒。

事發後警方給出的結論是:第一,排除了他殺可能;第二,事發現場,教師袁某不存在對繆可馨的打罵行為;第三,繆可馨作文中的批改痕跡是孩子自己做的。警方下結論稱,繆可馨的跳樓和教師袁某之間沒有直接因果關係。

校長稱,袁某業務能力強,經常代表學校參加教研比賽,還被評為常州市學科帶頭人。學校從未接到學生、家長對袁某的舉報,在家長對老師的滿意度調查中,也未發現袁某出現問題,她還獲得過常州市十佳輔導員稱號,總的來說非常優秀。

6月14日,涉事袁老師在一份自述材料中承認,曾經於去年10月份打過繆可馨耳光,繆可馨告訴了家人,自己感到很傷心,家長還曾就此事和袁老師溝通。袁老師同時也承認,她曾建議班內學生參加她開辦的作文補習班,還接受過繆可馨家長的500元紅包。

6月15日,金壇市委宣傳部稱,繆可馨當日的作文係抄襲,本子上的修改符號係學生所畫。

6月16日,金壇區區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邢衛東、河濱小學李校長接受媒體採訪時稱,教師袁某日常的辱罵、責罰跟此次悲劇沒有關係,現在只剩下賠償事宜未有定論。

這起悲劇發生後,老師、學校、官方沒有歉意、沒有反思,只有冰冷態度、手段強硬,引起網絡民意強烈反彈,不僅實名認證的網絡大V對此發出高調批評聲,還有袁某此前的學生紛紛揭露其劣跡斑斑的前科。

用「正能量」給人們洗腦

「正能量」第一次通過中共媒體出現在觀眾視野是2010年。據報道,曾經連續六年出現在春晚觀眾蓆上的「山木教育集團」總裁宋木山,在強姦女員工前說:「你身上充滿了負能量,需要我給你注入正能量。」這一句耍流氓的話語,很快變更成了中共洗腦關鍵詞。

據外媒刊文《長平觀察:從主旋律到正能量——思想謀殺的進化》一文指,「正能量」將政治高壓合理化,「弘揚主旋律」是指有利於維護中共一黨專制的媒體報道、文學作品和電影電視,曾經是中國人耳熟能詳的洗腦動員口號,沿用至今。但是,自從強姦犯宋山木貢獻出「正能量」之後,「主旋律」就悄然讓位了。

文章還說,「正能量」讓被審查者不再感覺到屈辱,甚至內化了統治者立場。在商業和個人領域,「正能量」迎合了成功學和家長專制。一個父親讓孩子相信「厲害了我的國」,不是為了響應號召弘揚主旋律,而是出自愛心為他注入「正能量」。

鄧艾艾在他的文章《傳遞正能量》裏說,「正能量」是用低智和虛偽的作秀來扼殺人們真實的痛苦:中共教育對孩子們最廣泛又悠久的迫害,還不是令他們痛苦,而是令他們熟睡,令他們迷醉在虛假的做作裏,那種搖頭晃腦的歌頌,那些張牙舞爪的諂媚,那樣得心應手的賣弄,參與者若自溶在了自己的「正能量」世界裏,並不見得痛苦,但這未必不是另一種置物無聲的迫害。

在繆可馨不幸跳樓身亡後,網傳在班級的家長群裏,有同學家長號召所有人表態:「袁老師沒有錯,你們點個讚。」之後不少家長應聲成群結隊地給老師點了讚,甚至把繆可馨的家長踢出了家長群。

家長們的冷漠行為引發了公眾的憤怒,有網民痛斥:「作為家長你的公德心同情心在哪裏,你們沒有想過下一個跳樓的會是誰嗎?維護一個失德的教師,你做人的底線又在哪裏?在正義和邪惡面前人們選擇了甚麼?」

袁老師往屆的學生實名發聲譴責

2005年4年級的河濱小學馮旺披露自己當年班主任袁某的劣跡:「她一個勁就知道向家長要好處,然後侮辱學生,我家窮沒錢給,她就把我從中間放到最後面,我沒犯錯平時經常侮辱我,脫褲子打屁股,倒茶葉水在我臉上。」

他還表示,雖然過去這麼多年,但其心裏陰影,影響非常惡劣,這次這個事情可能會引起更多人的慘痛回憶。

已經畢業十年了的小郝也表示,自己母校一個老師把五年級的學生逼跳樓,當時就想不會是袁燈美吧,結果一查果然是她。他說:「袁老師用言語來辱罵真的已經不算甚麼事了,輕則蠢的像豬,不要臉,重則騷婆之類的方言髒話都有;如果袁老師心情不好的話基本上全班都要倒楣,工作本批的不爽了直接就往地上扔,然後同學再上去從地上撿回來,同時工作寫得不好的直接撕;用書,練習冊,教棍,三角尺打人;我曾經被當著全班的面被扇耳光,因為為自己爭辯了幾句,接著又被扇了好幾個......」。

「大V」談是誰逼死了孩子?

大陸的一些實名認證的「大V」也發表評論,抨擊中共的教育制度下的教師惡性,新東方總裁俞敏洪發文評論:「繆可馨之死是課外補習班之惡,焦點集中在了當堂批評她的老師身上,公立學校的老師不允許在課外辦補習班,這是教育系統明文禁止的。全班語文第一名的繆可馨同學因為沒上袁老師辦的課外補習班,在一篇有著表達獨立思想的讀後感作文被老師各種橫豎打叉,每一個叉的揹後都透露出這個老師內心的某種怨恨和發洩。」

媒體人崔永元也發評論說:「甚麼老師呀,寫篇作文還把孩子逼死,你連人命都保不住,你的教學水平高在哪裏。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師資隊伍,包括我們的家長,這個時候還拍老師的馬屁,齊刷刷的為這個老師點讚,真是奴才家長,豬家長,孩子生在這個時代真是不幸,死了一個孩子讓大家很難過,其實還有更多的孩子走在去死的路上,救救孩子。」

也有評論認為,現在中國當下真正缺失的就是傳統文化,「中國的傳統文化以儒釋道思想為中心,倡導仁義禮智信,尊崇天人合一的人與自然要和諧共處。一個民族的文明史就是其文化發展史,民族文化的徹底摧毀意味著一個民族的消亡,人類歷史上那些創造出輝煌文明的古老民族,也許他們的人種依然倖存,但是他們的民族卻隨其傳統文化的消失而灰飛煙滅。中共對傳統文化的破壞就是直接毀去中國的道德,也是在破壞社會安定祥和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