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官方通報6月14日北京新增確診病例,包括3例海淀區玉泉東市場確診病例。在前一天,海淀區衛健委也通報,玉泉東市場檢出1例核酸病毒陽性患者,為無症狀感染者。

北京近日爆發了第二波疫情,中共官方5天通報稱北京新增確診人數已經突破百例、9個區淪陷,同時朝著遼寧、四川、河北三省蔓延。中共當局如臨大敵,豐台、門頭溝、大興3區進入「戰時狀態」;全市已有23個街道及鄉鎮被列為疫情中高風險區。

而接近中共高層避疫的玉泉山附近的玉泉東市場也出現4例確診,引發官方格外關注。北京官方15日舉辦的疫情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對玉泉東市場及周邊社區實施封閉管理,「屬地已經啟動疫情防控戰時機制。」

流行病學專家、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原院長姜慶五對《中國新聞周刊》分析說,北京接下來要重點關注玉泉東市場病例是否已造成周邊地區的社區傳播,這將決定未來北京市疫情的發展,決定玉泉東市場是否會成為「第二個新發地」。

據太平路小學一位家長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14日班級就已經發出通知,「根據防疫要求,從今天開始暫停上課、居家學習,期末考試也不再進行」。

中共高層的另一辦公地點——玉泉山

海淀區的玉泉東市場不斷湧現新的病例,讓外界聚焦玉泉山這個不對外開放的景點。今年4月,北京疫情出現反覆,香港《明報》報道,中共高層部份領導人已從中南海轉至北京西郊的玉泉山辦公,以減少聚集集會。這是首次有報道指中共高層離開中南海避疫,並說明具體的辦公地點。

清朝皇帝的別宮位於玉泉山,是皇帝出宮時經常暫住的地方。近代,玉泉山被開發成為中共的領導層不便住在中南海或者休養時使用的第二辦公空間。山上具備高級宿舍和便利設施,另有種植有機蔬菜的規模達40萬平方的「香山農場」。玉泉山與京西酒店(軍隊高層專用酒店)、中南海合稱「北京三大禁區」,保安森嚴。

玉泉山還是中國面臨危機狀況時領導層聚首的地方。此外,網絡也有很多文章介紹神秘的玉泉山,但由於中南海、玉泉山之類都屬於中共秘辛,因此相關消息也無法證實真偽。

西郊玉泉山是京城中央高層人物所休養居住的地方。南宮門這裏荷槍實彈、戒備森嚴的衛兵,總是讓人有一種神秘莫測的感覺。

網絡上另一篇文章則提到:玉泉山沿途都是一排無盡頭的三米高牆,多處小叉路有軍隊站崗,層層封鎖。由於黨政高官經常往來,加上軍事機構林立,附近警衛極為森嚴。

如果說中南海是中共的政治心臟,那麼玉泉山就可以說是中共政治的「後花園」。據指這裏還是中共重要文件起草組的「常駐地」,中共多數重要文件都起草於此。

北京疫情大爆發,有網民轉發消息說,原來醫院急診科的一位同事,一大早就發來消息說「這次防不勝防,比較凶險,他們都下了死命令了,讓哪裏都不要去。因為1~2周後才會爆發,現在潛伏期,看不出來」。這位醫生還提醒,「一定要做好防護」。

自由亞洲電台在15日報道,北京一家醫院急診科醫護人員披露,各醫院已接到上級命令,預測疫情可能在一、兩周後大爆發。醫院告知醫護人員,近期不要去人員密集的場所,也不要參與聚會活動。有醫護人員發帖說,北京這次成了疫源地,兩周以來,去過新發地的人至少十幾萬,都是潛在密切接觸者,與這些人接觸的人有幾十萬。

北京半軍管,數十萬接觸者被「通緝」

中共病毒疫情北京爆發,懷疑首發的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及周邊民居和商業區已由武警封鎖,估計數十萬疑似接觸者的私隱資料,也被官方用於大規模追蹤和排查。

新發地市場及其周邊已被武警接管封鎖,嚴禁人員出入。被封鎖區域內開工不足2月的酒店、商業區,也全部停業。

新發地市場附近一家酒店的職員向自由亞洲記者證實,附近的馬路都已經被武警接管,嚴禁進出。酒店人員說,不營業了,進不了,從13號都已經封了。「現在這一片屬於高風險地區了,你還是不要來附近了,住不了也過不來,武警都已經把控著呢,進不來也出不去的。」

中央電視台報道稱,目前北京海淀區所有社區已全部恢復二級響應防控措施,社區入口安排人員24小時值班,測體溫、查證、驗碼、登記等。體育、健身、娛樂等室內活動場所暫停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