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二手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最新報178.64,按周回跌0.9%。分區指數除九龍回升0.49%外,港島、新界東及新界西分別下跌3.45%、0.15%及0.42%。其餘領先指數全線回調,大型單位、中小型單位及大型屋苑指數分別調整1.3%、0.82%及0.89%。中原經紀人指數(CSI)最新報59.13,按周微跌0.26個百分點。

三權合作共安法必亂港

受港島區樓價急跌越3%拖累,整體二手樓價下跌近1%。八大指數有七個調整,當中新界區指數跌幅輕微。發展商正在部署開售。長實日出康城大型新盤Sea to Sky預計於本周末開售,對樓市有一定指標作用。二手成交轉旺。過去周末十大屋苑錄得近20宗成交,較上周上升四成。相信現時感到心急的是準買家,因為經過反送中政治風暴、疫情爆發、中共強施「共安法」,樓價不但不跌,還積壓不少購買力,加上林鄭去年10月又放寬按揭保險,除非外界強烈回應中共強施惡法,否則樓價蓄勢上升。

另外,共安法霸佔了特區幾乎所有話題。民主國家三權分立,即使有國安法亦受到一定制衡。中共三權合作,共安法就變成箝制人民自由、打壓反對聲音的刑具。中共強行對特區施加共安法,是明刀明槍的告訴港人,只能贊成中共,不得異議,只可執行中共命令,不得討論,只有中共是對,所有問題皆是敵對勢力顛覆政權損害中共利益的行為。

中共豢養的所謂代表,只是一班極度遠離民眾的既得利益之輩,一群舉手機器,讓其立法只會從維護自身利益出發,討好中共,繼續撈取政治本錢。一班特區傀儡為表忠更不遺餘力。鄭若驊明言共安法根據普通法不切實際,預先告知香港人普通法將被廢棄,規則將任意按需而解讀。共安法細節未出,李家超急不及待宣佈成立特別執法機關,等同納粹時代的蓋世太保,官媒揚言中央機構將指導特區相關工作,加強訊息情報共享,直接處理部份案件,並保留在中共國內審訊的權力,直截了當告訴港人,中央對特區實施全面管治,凌駕一切法律,私隱條例變成一張廢紙。這條共安法必定將特區既有制度搞亂,摧毁核心價值。怪不得有人建議將Hong Kong改成Xiang Gang以提醒全世界這裏是徹頭徹尾的中共城市。

住宅細貴擠臭名遠播

上周,世邦魏理仕公佈《2020全球生活報告》,分析全球39個城市於19年的樓價及生活相關支出。特區以平均樓價978萬港元蟬聯全球平均樓價最貴的城市,較第二位的慕尼黑高出25%,新加坡則排第三。除了住屋價格瘋狂之外,平均呎價1.55萬亦達到瘋狂程度,較第二名的新加坡高出64%。結果導致住屋空間嚴重被擠壓。報告只特區住宅空間平均有631呎,壓縮空間排名全球第三,僅次於曼谷的300呎及巴黎的614呎。特區樓面呎價比巴黎樓價高出九成,平均樓價高出曼谷四倍,要改善住屋空間,難乎其難。

很多地區即使住宿空間狹窄,但社區休憩空間充足,可以彌補部份住屋空間狹窄的影響。特區人均休憩空間只有2.7米,遠低於亞洲先進城市。 特區所謂的631呎只是平均住屋空間,中位數極可能低一截。再有,以今天的樓價,有多少家庭可以負擔得起平均631呎的空間?631呎應該是指實用面積,但每個地方對實用面積的定義不同,不少國家就是指地氈面積,即真正的內部空間。可是特區政府沒有積極保障市民利益,就連實用面積亦不容易理解,包括牆身、工作平台最外圍、露台、窗台嵌入部份等,條例 造就出各種「奇則」,真正地氈面積通常是實用面積的六七成。高地價、高樓價、高引申出的問題就是高物價。特區一杯咖啡的平均價錢排名全球第四,儲錢買樓連一杯咖啡都要慳。住屋是基本需求,買不起就要租,但租金亦絕不便宜,報告指香港平均租金全球排第三,16年人口統計時租金中位數佔收入中位數達30.7%,交租後難有能力儲蓄首期。樓價高租金貴並沒有問題,只要收入夠高便可負擔,可是特區人均國民收入十大不入,高樓價就是一種剝削。

政權悉心打造清洗香港

該報告自15年起公佈,特區六年來穏奪樓價冠軍寶座,過去五年平均樓價於極度超越負擔能力的基礎上再上升三成多。各大西方城市均採用有效措施保障市民負擔能力,以致19年樓價平均升幅只及18年的一半,特區面對經濟衰退及政治事件,依然有力上升5%。

樓價瘋狂,港人越住越細,為何特區樓市出現如此亂局?這是政權特意打造貫徹中共政策的結果。政府造地放軟手腳,又致力加大建屋密度,見縫插針,改劃休憩及綠化空間,帶頭壓縮新建資助房空間,對坊間要求定義適切住屋空間置若罔聞,目的是令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一代為了住屋奔波勞累、經濟壓迫而放棄理想、遲婚、少生育,為利益妥協而不敢反對中共。

政府同時大力施行各種輸入人口政策清洗港人。上期就提出關鍵數據,19年輸入內地專才未有因反送中而減少,反而迅速增加,由18年的13,768人飆升至19年的16,446人。專才大多屬高收入群組,負擔能力極高,現時住宅市場就專門為這些人打造。

更值得留意的是中共城市上海、深圳、北京分別霸佔第四、五、六位,連同特區,即頭六位有四位是中共城市。為何中共城市樓價如此極度超越負擔能力?中共極權統治,若要處理高樓價問題,一聲令下便立刻解決,明顯地高樓價是中共屬意的。一來賣地是地方政府獲取巨額收入的手段,托起樓價就是取得高地價的不二法門。二來,中共城市及香港特區是特權階級橫行的地方,貧富極度懸殊,為求效率,大城市必須為高端人口服務,北京較早前就出現強拆驅逐低端人口,特區已從以前的較平等機會變成被特權階級操控,與中共其它大城市看齊。未來中共大城市樓價勢必持續上升,特區又怎會落後於形勢。若特區與中共大城市價格差距收窄,以特區住宅的質素、地理位置及環境,豈非樓價相對吸引,屆時又引來一大批大陸買家,需求上升,樓價又再被托起。

※※※ ※※※ ※※※

武漢肺炎拖累全球經濟,絶大部份國家樓價受經濟影響而下行,唯獨是特區樓市與經濟嚴重脫節。一旦市況回復正常,樓價怎不再升?特區樓市早已被港共政權打造成一個政治壓迫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