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無論是否父母,都在討論童裝品牌 Chickeeduck。無它,6 月 16 日,200 萬 +1 大遊行一周年,老闆於荃灣愉景新城分店內豎立了一個兩米高的民主女神像,除了受到商場關注,發信要求移除擺設,更進入了國家級媒體《環球時報》的雷達,直指品牌「在內地的錢是否賺夠了」。《珍言真語》找來 Chickeeduck 老闆周小龍,與觀眾談談為何做出這個決定。

周小龍坦言,在6月16日豎立雕像純粹巧合,「父親節快到了,以往店舖都會搞些宣傳活動,例如送朱古力、派花等等。今年我就想到,不如做些與民主相關的東西。」剛好,他此前到了深水埗觀看展覽,恰巧遇見製作民主女神像並搬運上獅子山的班底人員。他們將被人破壞的雕像進行上身的維修,並放在咖啡店。

「那個雕像達四米高,實在太巨大了,我就問他們有沒有一個較細小的。原來真的有個約兩米高,我就決定,不如真的趁機做些與民主主張相關的訊息。」他說。作為童裝品牌,Chickeeduck 對象主要是 4-10 歲,「不如做個問答遊戲,例如問小朋友,這個雕像是甚麼來的呢?答案總共3個選擇:一,媽媽;二,民主女神像;三,現屆特首。不過無論答對還是答錯,本著節日氣氛,我們都會給予他們獎品。」

雕像 是First Class 很美

周小龍實在想不到,本來只是公關活動一場,卻被人如此政治化,「我與公關公司在商討時,也沒想到反對的人如此上綱上線,牽起這場風波。」首先,商場竟向租戶發信,要求移除在店內陳列的雕塑,今天移除了民主女神像,他日店內只要有商品不合意,豈不又要移除?周小龍指,至今仍未有機會與業主接洽,「我只是從網上看到相關信件,也很奇怪。對於信件內容,業主表示雕塑不是頂尖(First class),不符商場頂尖定位,但我認為雕像 First Class,很美,沒有問題。」業主又要求商戶申請展覽牌照,但他表示雕塑只是陳列品,不需如此繁複手續。但他認為,業主做法純屬表態,讓外界看到他們已經做了事,「要不怎會是我主動聯絡他們?」

不過縱使商場作為業主不很介意,前特首梁振英及國家級媒體《環球時報》作為興風作浪者卻耿耿於懷。「連前特首也在直呼我的全名,《環球時報》也特意撰文問我在內地是否賺夠了錢,初時我是非常驚訝。」但他想了片刻,卻又質疑為何這份報紙為何報道能夠如此歪曲,斷章取義,還不是第一次。「一些宣揚民主理念的人,無論明言支持港獨,或者沒有表示支持港獨,都被該報章標籤成港獨。我很想問,這個報章是否在分化兩地人?」他更表示,港區《國安法》立法後,「希望特區政府能夠控告《環球時報》顛覆國家政權,傷害兩地人民感情!」

然而香港人總會為受逼迫的商戶抱打不平,黃色經濟圈裏,越受政權打壓,被現金「懲罰」率也就越高。「對啊!荃灣分店生意額本來在 13 間店排名第 九、第 十,一下子飆升至第 一,令我震驚!」他指 Chickeeduck 盡了商戶責任,帶動人流,商場不應干預這個童裝界手屈一指的品牌。

Chickeeduck 至今已有超過 30 年歷史,周小龍從日本人手中收購品牌也逾 20 年,現有 13 間分店,當中 2 間在澳門。「以店舖數目而言,我們規模是最大。」

香港狀況越來越荒謬

雕像帶來人流,證明香港主流民意支持民主,周小龍笑指,「如果有 13 個雕像,我一定會在所有的分店擺放!如果這民主女神像是暴力的象徵,何以會有那麼多香港人支持?」他又表示,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經常都把「本土恐怖主義」放在嘴邊,質疑「港版國安法」是否真的能捉到所謂「恐怖分子」?對此,我只感到有趣。我每天凝望著店內的民主女神像,很想局長答我,「是否真的感到恐怖?」他更表示香港的狀況越來越荒謬,「現在只要上面號令下來,下面就如軍隊配合。」

早前,Chickeeduck 結束所有在中國大陸的經營,周小龍澄清決定與送中法案無關,當中卻又另有內情。「當時大約 12 月中左右,《蘋果日報》訪問我們經營環境如何,對於社會形勢有何看法。我回應指,我會認為和平示威沒有問題;但作為中小企,我們都要營運,養著一班夥計。」然而,報道被轉載到中國之後,一個擁有 180 萬訂閱,名叫《上帝之鷹》的博客,只留下頭一句,並且加上 #示威 #上街 #捐錢 標籤。過了數天,穿著全套制服的公安,竟拿著博客文章截圖上門問罪,「公安公然走入商業範圍,這樣在中國做生意,實在不能想像,試問怎麼能不發聲?」

經歷反送中 國安法 「廢老」不再「廢」

當被問到是否一向已經敢就社會事務發聲,周小龍的答案有點令人意外。「不是,2014 年佔中時,我曾罵示威者阻街,認為政府應優先保就業,當時的『袋住先』政改方案尚算不錯。」他更自認當時是年輕人口中的「廢老」,「我當時會認為,以前沒有權選特首,當時的方案至少有,總會好於現狀,尤其當時特首是梁振英,我以為可以投反對,換更好的特首。誠然,我當時的想法實在比較天真。」他的想法大概是民主回歸派,寄望民主進程越來越好,從而影響中共也越來越開放,建設民主中國,豈料結果卻是相反,中共拉著香港倒退。「我們作為中庸之道,中央應該越給越多自由才是;但是經歷送中法案及《國安法》之後,我卻感到,自由只有越來越少,全方位都是在打壓。」

對「港版國安法」,周小龍只慨嘆,「為何商界還未看到法律條文,已經老早表態?在現今已知的消息,我只知道這條法例在定義上,很多東西都已屬於『顛覆國家』,只要擁有普通常識,都不可能支持。如果連對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不知道就決定在一起,這是完全違反常理。」

他更不滿的是,建制派聲稱立法後將會長期安定繁榮,「那短期呢?」至於大型企業及地產商基於利益沒有受損,統統表態支持,中小企卻被拿來作為犧牲品,周小龍更感到忿忿不平。「在政府登記的企業數字,中小企佔 98%;中小企聘請的僱員數目,又佔所有企業 45%。為何政府要忽視中小企聲音?」

問到中小企聲音是甚麼?周小龍指,「政府推行法案,當然要向市民解釋,給予市民信心。去年送中惡法已經是一個大教訓,為何今次仍要那麼冒進?今次難道想 400 萬人走出來?」他又提到,武漢肺炎已經導致經濟急速下滑,若加上「國安法」,「最近疫情略為減退,中小企才剛剛浮上水面呼一口氣,若然社會再矛盾多一年,我們必定捱不住而倒閉。」

商界應該感謝抗爭者

生意雖然受到影響,但他仍體諒抗爭者,直言「他們純粹爭取公義,沒有得益。當初商人或許會被送中監禁7年,甚麼都還未明白的時候,抗爭者沒有看這些,不分你我,照樣出來抗爭,商界實在是應該非常感謝抗爭者,而非一味譴責暴力。」對於暴力,政府宣傳片提到「愛比暴力強」,周小龍則直斥,「大哥,這場風波明明是因政府施政錯誤,加上警暴挑釁出來,怎能譴責抗爭者的暴力?」

作為童裝老闆,又有3個小孩,問到如何教育子女,周小龍指父子理念一致,認為民主、自由需要捍衛。「他們也是從事創意產業,創作自由當然需要受到保護。」但他不會要求大家理念 100% 相同。「於我而言,我一向都自認是中國人,香港的中國人,這個身份我會感到驕傲,並希望將香港人的光榮,例如言論自由、創作自由帶給 14 億同胞中。」

說到愛國愛港,周小龍是切切實實溢於言表,「我的國籍是中國人,1997年7月1日,我做了一件事:申請了一個車牌叫 LV1997(Love 1997)。」他的愛國,並非流於表面。「我沒持有任何外國護照,BN(O) 我也沒有申請,因為我不打算離開。」

不過近年,周小龍也強調自己香港人的身份。「我也是香港人,香港的中國人,因為香港的價值觀與中國的不同。這並不是宣揚港獨,而是鄧小平答應的一國兩制,不容一步一步侵蝕、滲透。」他又希望,如子女離開香港到外地發展,原因也是機遇良好,而非遭受逼迫。 

商界應就社會問題向中央發聲

站出來後,同路人可有增加嗎?「連一個都沒有。我作為第一個,暫時還沒見到有第二個。我不知道尚要遭受打壓到哪一種程度,才有第二個願意站出來,但我只想站出來說真話。」他再三地重申商界發聲的重要性,「如果 20 個新鴻基、長江、恆基、恒隆老闆站出來為公義發聲,絕對會比年輕人出來更有力,商界應要就社會問題向中央發聲。」

對於未來局勢,沒有人擁有水晶球,可以預知。但周小龍肯定地指,「(我們)一定會贏!縱使未來的路或許會很艱苦,有很多人犧牲,我也不怕犧牲,但是香港勝在人多。」問到香港人的致勝關鍵,他指,「由謙虛到勤奮,更有國際視野,對民主不妥協,這是香港人的特質、精神,香港每一個人都要堅持。」

訪問幾近尾聲,周小龍分享近日的難忘經歷,「每次我在店裏看到人多謝我,我就感動不已......明明我是在搞宣傳推廣,為何要感謝我?」說到這刻,作為一個男性,他忍不住淚水,「當有人表示他沒有小孩仍然照樣購買我的童裝,只是送給親友子女,我能不感動嗎?政府你就看看,這是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