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未來已經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在中日關係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日本歡迎香港的金融家移居東京,而中共則試圖安撫並鼓勵他們留下來,這加劇了兩個亞洲經濟大國之間的寒意。

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報道,日本傳統上不插手中國內部事務,但近期中共政府通過新的安全法侵蝕香港自治的舉動,促使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採取了更具對抗性的姿態。

上周,安倍表示,日本政府正推動更多香港金融專業人士移居東京。日本協助組織了七國集團(G7)周三(6月17日)發表的一份反對北京的聲明。它說,該安全法將「危及讓香港繁榮發展的制度」,並「威脅全體人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

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最高貿易談判代表劉鶴周四(6月18日)試圖安撫正被日本政府召喚的香港國際企業。在上海的一次會議上宣讀的講話中,劉鶴強調說,北京將會「有效保護香港企業和投資者的權益」。

日本與中共的關係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之前一直在升溫。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原定於4月對東京的訪問被推遲到最早於明年進行,而安倍晉三的一些盟友則希望日方因香港局勢取消這次訪問。

東京討論有關把自己變成香港銀行家們的避風港的問題,是由安倍內閣中保守派人士前財政官片山皋月(Satsuki Katayama)在國會提出後引發的。她說,香港的金融家和其他專業人士使香港成為許多跨國公司的地區中心,「他們正是我們國家想要努力引進的高層次專業人士」。

片山說,日本應該把自己定位為民主國家,並與香港和新加坡進行對比。她預計會有大批人離開香港。她說:「在一個沒有法治的環境中,任何城市都不可能繼續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與美國相比,日本的移民法使得技術工人進入日本相對容易一些。僱主可以僱用外國人,而不需要證明沒有本土日本人能勝任這項工作。

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甚麼實際證據表明跨國銀行和其它銀行渴望離開香港。東京大學(University of Tokyo)專門研究中國大陸和香港問題的教授阿古智子(Tomoko Ako)說,即使它們想離開,東京也不一定具備吸引他們的優勢。她指出,日本的稅收較高,英語普及程度不足。

阿古教授表示:日本「需要出台激勵措施,讓投資變得更容易」,「如果日本真的想成為一個金融中心,它需要簡化行政程序,並擁有能用英語處理事務的人員」。

她認為,香港作為進入龐大中國市場的門戶功能,很大程度上將難以在東京被複製。大型中共企業一直將香港股市作為與全球投資者聯繫的一種方式。

東京早稻田大學(Waseda University)研究中日關係的教授青山露美(Rumi)表示,儘管最近關係緊張,但她預計兩國將迴避更深的衝突。因為雙方都是對方商品的大市場。

她說:「從歷史上看,當中美關係很糟糕的時候,中共就會來接近日本。這次也不會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