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衝擊中國經濟,大批民眾失業,此前中共總理李克強提倡擺地攤,全國掀起地攤潮,但媒體隨後連連給地攤經濟降溫,城管再次驅趕小商販,有民眾則偷偷擺攤,在夾縫中艱難求生。

近日,北京又爆發疫情,全國最大市場之一的新發地成疫源中心。昌平一位租住在沙河村鎮的賣水果的小販,因去新發地批貨,已被隔離在家。房東負責給他及家人買菜、生活用品。聽說他家門上被安裝了監視器,有關部門直接監控他家。

知情人說,「昨天他和周邊許多去過新發地的人在沙河集中,統一乘坐大轎車(大巴士)去昌平區醫院做了核酸檢測,要隔離十四天。一共去了六輛大巴士。」

北京一攤主說,她因為擺地攤被抓到大興派出所已經三次,被拘留過十天。她自己說(擺地攤)一天能掙幾塊錢,她和老伴掙的錢加起來還不夠交房租,過一段時間她就回河南老家了。更多人晚上偷偷擺攤。

失業中年男人:每月掙不到三千

北京朝陽一小區裏擺地攤的北京中年男人,沒有工作,家有老人孩子。他說每月掙不到三千,自己上貨,生活困難。

2020年6月15日,北京朝陽一小區裏擺的地攤。(大紀元)
2020年6月15日,北京朝陽一小區裏擺的地攤。(大紀元)

2020年6月15日,北京國貿地鐵站,賣鮮花和五彩繩的地攤。(大紀元)
2020年6月15日,北京國貿地鐵站,賣鮮花和五彩繩的地攤。(大紀元)

昌平沙河鎮:商販晚上偷偷擺攤

北京昌平沙河鎮,晚上有偷偷在街上擺攤的,因為這時城管執法的人和村裏保安都下班了。但目前流動人員少,所有這些擺攤的都堅持到半夜一兩點才回家,也掙不了多少錢。

2020年6月15日,北京昌平沙河鎮,晚上偷偷在街上擺攤的,所有這些擺攤的都堅持到半夜一兩點才回家,也掙不了多少錢。(大紀元)
2020年6月15日,北京昌平沙河鎮,晚上偷偷在街上擺攤的,所有這些擺攤的都堅持到半夜一兩點才回家,也掙不了多少錢。(大紀元)

2020年6月15日,北京昌平沙河鎮的一位擺攤者,要經常躲著城管到來。(大紀元)
2020年6月15日,北京昌平沙河鎮的一位擺攤者,要經常躲著城管到來。(大紀元)

昌平於辛莊:新搭棚集中商販 攤位費4500元/月

北京昌平於辛莊,這幾天新搭的棚,讓所有街邊胡同擺攤賣小吃的都集中在此,攤位費每月4500元。這些小商販非常氣憤卻又無可奈何,本來現在村裏租房人比去年少多了,掙的也少了,這樣集中管理更難以生存,好多人也不會到這麼遠來買。

2020年6月15日,北京昌平於辛莊,這幾天新搭的棚,讓所有街邊胡同擺攤賣小吃的都集中在此,攤位費每月4500元。(大紀元)
2020年6月15日,北京昌平於辛莊,這幾天新搭的棚,讓所有街邊胡同擺攤賣小吃的都集中在此,攤位費每月4500元。(大紀元)

東直門地鐵站門口老人拉三輪車

東直門地鐵站門口拉三輪車的老人,他們騎著帶篷的三輪車,排隊等候地鐵站出站乘車的人。他們都是北京退休工人,最年輕的是六十多歲,最大的是七十六歲右。

2020年6月3日,北京拉三輪車的老人。(大紀元)
2020年6月3日,北京拉三輪車的老人。(大紀元)

2020年6月3日,北京拉三輪車的老人。(大紀元)
2020年6月3日,北京拉三輪車的老人。(大紀元)

六環外建築工地附近 民眾擺攤賣回收的舊衣服和鞋

2020年6月12日,北京六環外建築工地附近,有人擺攤賣回收的舊衣服和舊鞋。(大紀元)
2020年6月12日,北京六環外建築工地附近,有人擺攤賣回收的舊衣服和舊鞋。(大紀元)

2020年6月12日,北京六環外建築工地附近,有人擺攤賣回收的舊衣服和舊鞋。(大紀元)
2020年6月12日,北京六環外建築工地附近,有人擺攤賣回收的舊衣服和舊鞋。(大紀元)

2020年6月12日,北京六環外建築工地附近,有人擺攤賣回收的舊衣服和舊鞋。(大紀元)
2020年6月12日,北京六環外建築工地附近,有人擺攤賣回收的舊衣服和舊鞋。(大紀元)

兩位老人賣水果 怕城管查 不時四處張望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口兩位老人賣水果,水果攤生意冷清,因附近沒有指定擺地攤的地點,怕城管查,老人不時四處張望。(大紀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口兩位老人賣水果,水果攤生意冷清,因附近沒有指定擺地攤的地點,怕城管查,老人不時四處張望。(大紀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採石北路旁幾處街邊商舖寫著「拆」字,一老人坐著看手機。(大紀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採石北路旁幾處街邊商舖寫著「拆」字,一老人坐著看手機。(大紀元)

北京田村路街邊圍上「隔離牆」 商家開「小窗」營業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街邊圍上「隔離牆」,街邊商舖正常營業受阻,商家在「隔離牆」上開「小窗」營業。(大紀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街邊圍上「隔離牆」,街邊商舖正常營業受阻,商家在「隔離牆」上開「小窗」營業。(大紀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街邊圍上「隔離牆」,街邊商舖正常營業受阻,商家在「隔離牆」上開「小窗」營業。(大紀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街邊圍上「隔離牆」,街邊商舖正常營業受阻,商家在「隔離牆」上開「小窗」營業。(大紀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街邊圍上「隔離牆」,街邊商舖正常營業受阻,商家在「隔離牆」上開「小窗」營業。沒復課的小孩跟著家長在街上賣燒餅。(大紀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街邊圍上「隔離牆」,街邊商舖正常營業受阻,商家在「隔離牆」上開「小窗」營業。沒復課的小孩跟著家長在街上賣燒餅。(大紀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街邊不少商舖從疫情開始一直掛著出租的牌子。(大紀元)
2020年6月5日,北京田村路街邊不少商舖從疫情開始一直掛著出租的牌子。(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