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幽靈,一個共產主義幽靈,正在歐洲遊蕩。」這是共產黨鼻祖馬克思在其《共產黨宣言》中開篇的第一句話。這個幽靈在中國找到了宿主,並在中華大地上塗炭生靈70餘年,現在它帶著「中(共)國特色」回到了西方,試圖在意識形態等各方面統治這個世界。而覺醒了的西方社會已經開始聯手回擊。

說出這個幽靈帶著「中共特色」回到西方這句話的,是法國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法律哲學中心的法學家伊莎貝爾·馮(Isabelle Feng)。本月11日(周四)她在法國《世界報》(Le Monde)上撰文,揭露中共如何通過偷盜和欺騙行為把自己養大,以及如何利用中華歷史和文化給中國人民乃至全世界的人洗腦。

伊莎貝爾在文章中提到,自毛時代以來,中共為了維持政權,操縱國家歷史,對聖賢孔夫子和儒家思想的態度也按需而定,從被踐踏到被所謂的「恢復名譽」。如今孔子的名字被分散在五大洲的500多家被中共資助的學院。中共自己也承認,這些孔子學院是「海外宣傳的重要組成部份」。

文章還說,全球一體化的出現,給中共帶來機遇。國際社會堅信市場優勢和技術轉讓的匹配,但卻沒能看清中共的意圖,使中共得益於買來或偷來的技術,在40年間取得工業化的成功。拜西方民主國家輸出的技術所賜,一個「科學怪人國」在數字時代崛起。這個國家已不滿足於控制自己的人民,而漸漸將觸手伸向民主國家。

文章認為,中共在獲取外國科技問題上,利用清朝地緣政治家魏源所提倡的「師夷長技以制夷」的思想,即學習西方人的高等技術,以更好地控制他們。「夷」這個字的意思是「野蠻人」,有很強烈的貶義。

伊莎貝爾還在文中特別提到正在被美國嚴厲打擊參與「千人計劃」的美國科技人員。她說,中共提醒中國的科研人員,他們留在西方是為了為祖國(中共)服務,並挑戰西方。

文中以錢學森為例說, 錢學森(1911-2009),這位被麥卡錫主義趕出美國的中國「太空計劃之父」,就是被這樣的紅色宣傳讚為「民族英雄」的,中共官媒歌頌這類科學家的所謂勇氣。

伊莎貝拉在文中表示,21世紀的數字革命,使中共得以貫徹「師夷長技以制夷」的原則,透過向西方支付銀兩,換取西方的技術,以超出奧威爾式想像力的程度,對中國人民進行嚴密監視。中共羽翼逐漸長成,在現當權者統治下,漸漸瞄準那些轉讓技術的國家,包括無視國際秩序和貿易原則、在南海擴張其勢力等。

如今,西方國家已漸漸意識到中共對全球構成的威脅。美國特朗普政府從本月起,禁止數千名為中共當局工作的中國學生和科研人員入境美國,以保護美國大學校園研究免遭中共軍方覬覦,同時反擊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的行徑。與此同時,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令中共治下的中國形象一落千丈。

不過,對中國科研人員實行簽證禁令,是否意味著美國正在失去「軟實力」?伊莎貝爾分析說,在後疫情地緣政治遊戲中,美國政府不太可能在乎面對的共產黨對手,因為當「硬實力」受到威脅時,保存「軟實力」更像是徒勞甚至是自殺的姿態。

在文章的最後,伊莎貝爾說,在馬克思寫下「一個幽靈,一個共產主義幽靈,正在歐洲遊蕩」這句話的170多年後的今天,這個幽靈,輸出後再輸入。它正帶著「中(共)國特色」,遊蕩在大西洋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