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人們在越來越多的網上影片和圖片看到,Antifa製造、煽動了砸車、砸店、搶劫、縱火、人身攻擊等大量暴力事件。

暴力與弗洛伊德之死

抗議的導火線,是美國明州非裔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警察執法過程中身亡。

但抗議和暴力事件的擴大和升級,卻令弗洛伊德的家人不安。

5月31日,弗洛伊德的弟弟特倫斯弗洛伊德(Terrence Floyd)說,「但我還在這裏,我的哥哥不是那樣的人,我哥哥是平和的」,「假裝這是關於喬治弗洛伊德之死或不平等或歷史上對非裔社區的傷害,那簡直就是笑話」,「不要破壞你們的城市,沒有必要這樣,他自己的家人和至親都沒有這麼做,你們為甚麼要這麼做呢?」「做點積極的事情吧,別再找藉口了」,「這就是我的感覺:他們正在為犯傻找藉口。」

5月31日,白宮顧問奧布萊恩說,「當發生這種情況時,我們會進行調查,我們的人民可以抗議,他們可以向政府請願,我們與抗議者站在一起」,「嚴格區分我們國家與許多專制國家之間的不同」。

他還說,「Antifa激進派激進武裝份子『越過州界,煽動』夜幕下的暴力」,「我們呼籲聯邦調查局調查Antifa,深入了解這些暴徒。而且我不希望他們與和平抗議者混為一談,後者有權走上街頭。」

各媒體對Antifa的評價

對於Antifa,大多數華人比較陌生,對大多數美國當地人,也並不熟悉,大家都很奇怪,為甚麼這些暴力會發生,Antifa都是甚麼樣的人?於是,各媒體開始起底Antifa。

據CNN報道,Antifa是反法西斯主義者的縮寫,該術語用於定義政治信仰傾向左翼、通常是最左翼的廣泛人群。這個組織沒有正式領導人或總部,但在某些州有定期會議。Antifa可以追溯到納粹德國和反法西斯行動。2017年1月,特朗普總統就職典禮,Antifa就混在其他抗議者中,他們戴著口罩、隱瞞身份。Antifa的理念之一,就反對右翼的主張,並製造衝突。

《紐約時報》報道,Antifa的追隨者承認,該運動是秘密的,沒有官方領導人,但有自治的地方組織。在過去幾年裏,反對極右翼運動的一群激進運動中,它也只是其中之一。Antifa成員有時會與其他圍繞著相同問題集會的地方激進主義者網絡合作,例如佔領運動或黑人生活問題。許多反法組織者也參加了更和平的社區組織形式,但他們認為使用暴力是有道理的。2016年特朗普當選總統後,更多人開始加入這一運動。

圖為5月29日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發生的暴力行動。(CHANDAN KHANNA / AFP)
圖為5月29日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發生的暴力行動。(CHANDAN KHANNA / AFP)

BBC報道,一些Antifa團體將其運動的起源,追溯到1920~1930年代歐洲的反法西斯主義者,現代的美國反法西斯運動始於1980年代。到2000年代初期,Antifa運動基本上處於休眠狀態,直到特朗普和右翼人士崛起。Antifa成員說,他們來自不同的政治背景,但是他們一致反對法西斯主義,並且有反政府的傾向。他們正在尋求建立一種真正與特朗普政策隔離的運動。他們通常穿黑色服裝,有時會戴著口罩或頭盔遮住他們的臉,無法被反對派團體或警察識別。Antifa使用更傳統的社區組織形式,例如集會和抗議遊行,最極端的派系會攜帶胡椒噴霧、刀子、磚塊和鐵鍊等武器。他們有時直接在大街上與右翼人士正面對峙,並能成功延緩、縮短或取消右翼的集會和演說。

霍士新聞(Fox news)報道,第一個現代版的Antifa團體可追溯到2007年的俄勒岡州波特蘭市,十多年後的今天,該市已成為許多Antifa成員偏愛的活動溫床,他們威脅和猛烈襲擊記者,並宣佈所有警官應被殺或至少被解僱。明尼蘇達州總檢察長基思埃里森(Keith Ellison)的兒子在暴亂中發推說,他宣佈支持Antifa。總部位於波特蘭的獨立記者安迪恩戈(Andy Ngo)去年6月遭到了Antifa的襲擊,他說,除了我們在美國街頭一遍又一遍地看到的街頭流氓行為外,這一運動還具有煽動暴力政治革命的政治意識形態。

共產主義研究學者的觀察

2017年11月4日,反特朗普的左翼激進組織,在特朗普總統當選滿一周年前一個周末,在紐約、洛杉磯、芝加哥、三藩市等20個城市,舉辦了遊行抗議活動,Antifa也參與了。

「希望之聲」(Sound of Hope)當時採訪來自紐西蘭、現居美國的著名作家、政治活動家特雷弗勞登(Trevor Loudon)先生,他研究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達30年。他說,近來美國媒體經常提及「反法西斯主義」Antifa ,特朗普總統和一些支持他的人,都被稱為法西斯主義者。

這似乎是特朗普總統上任以來才出現的情況,那些自稱「反法西斯主義」的團體,認為所有共和黨人、支持特朗普總統的人、任何支持嚴管邊境和非法移民,與支持傳統美國價值的人,都是法西斯。所以,他們指的就是反特朗普、反美國政府和反共和黨。

勞登先生當時還說,2017年11月4日,他們進行全國性的抗議活動,啟動暴力推翻特朗普政府的行動,他們公開就這麼說的。雖然他們人數不多,但是他們跟Antifa和其他共產主義組織的成員聯合,他們擁有武器,而且受過暴力訓練。他們還可能跟「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等組織一起製造混亂,11月4日可能只是一個開始。勞登先生說,他們有的跟某些協會有關,如「美國社會主義民主人士」,有的跟左派工會有關,還有的直接跟民主黨有關。

勞登先生指出,Antifa組織的旗幟是鐮刀斧頭,像蘇共的標誌。Antifa在德國1930年代建立,與希特拉納粹抗爭,但是納粹打敗了Antifa,他們就像兩個黑幫團夥爭奪實力,他們一直都是獨裁者,都禁止言論自由,都反美,也都想當老大。

1980年代後期,Antifa在德國重現,又滲透到美國。美國的Antifa成員,主要就是之前那些「佔領華爾街」,2003年在三藩市金融區引發動亂的無政府主義者或共產主義者,他們現在只是披上了Antifa的外衣,繼續製造社會動盪。

勞登先生還說,媒體不報道這些背景,大部份美國人根本不知道「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也是一個共產主義組織,大部份的反特朗普行動,都是共產主義在背後操作的。他們就是想把普通美國人的生活搞亂。他們希望有人採用暴力,越多暴力,越多警察,他們就可以亂中攻擊警察,然後就說警察暴力,再步步升級。他們只想製造更多的混亂和無政府狀態,這是沒有任何建設性的,完全是破壞性的計劃。

勞登先生最後警告,世界各地的人來到美國,主要是因為這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但是人們享受著美國的自由、富饒,也開始變得大意了。大家沒有意識到,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像一條暗流一直在美國存在。

由於媒體不報道,造成了美國這一代人不知道這有多可怕,他們也不知道民主已經被共產主義控制,他們就隨波逐流地投票給那些看起來聽起來挺不錯的黨派,根本就不知道後果有多嚴重。要想方設法把這些信息告訴給美國人。

中共外交部的佐證

美國暴亂發生後,中共媒體極度興奮。各黨媒迴避5月29日特朗普關於中美關係的重要講話,卻連篇累牘報道美國暴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還發推,「我不能呼吸」,馬上被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抨擊。

6月8日,中共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外交部特意安排《北京青年報》記者就此提問:「據報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日發聲明和推特稱,中方無情地利用弗洛伊德之死進行宣傳行動。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華春瑩繼續謾罵蓬佩奧「滿嘴謊言、整天誹謗,令人感到悲哀」。同時,華春瑩卻標榜中共「不干涉內政」,試圖為自己的發推辯解。

隨後法新社記者提問:「世界範圍內抗議美國警方暴力執法和種族歧視的活動還在繼續,但迄今在中國未看到有任何抗議活動。你對此有何評論?如果中國人民想通過抗議活動來表達支持,中方是否會鼓勵?」

這樣的問題完全出乎意料,華春瑩只草草回答,「你在中國常駐,應該能觀察到,中國國內很多民眾也高度關注在美國由於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大規模抗議活動。中方也表達了反對任何形式種族歧視的立場。希望美方認真傾聽人民的呼聲。」

這種風馬牛不相及的匆匆回答,暴露了華春瑩的心虛,不敢提及中國大陸和香港鎮壓和平抗議的事實,慌亂中不顧剛剛表白「不干涉內政」,又「希望美方認真傾聽人民的呼聲」。

參與反特朗普運動的,不只在美國內部,還在大洋彼岸。美國的總統選戰,也不只是左、右翼之爭,更反映在美國與中共的對抗。這一切,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