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海外版TikTok因安全隱患以及被控受中共操縱而持續受到西方國家關注,大陸留美學生周建明的經歷再次印證了對中共強制TikTok等互聯網企業按黨的意志審查內容的指控。

周建明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在自己新開的一個TikTok帳號上傳了一個惡搞中共「國歌」的影片,很快帳號就遭TikTok以「影片不遵守社區指南」為由永久刪除。

「之前它也沒有提醒我要封號,只是提示說我的影片對抖音的社區安全可能有一些危害。然後第二天就把我的號封了,而且是永久封號,我向它申訴,它也不理我。做得很過份,我猜想背後一定是中共的因素。」

周建明表示,「抖音雖是中共搞出的社交平台,但是它在美國營運,就應該遵守美國的法律。」在美國已經對TikTok進行國家安全調查的情況下,它還這樣肆無忌憚地打壓普通用戶的言論自由,讓人難以接受。

周建明製作該影片的初衷是為了表達對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以及《國歌法》的憤怒。可是,在他上傳影片後,卻收到了很多大陸網民的批評、攻擊甚至生命威脅。

「我一點不怕!面對中共沒甚麼好怕的!」他說,這次來美國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再也不回大陸的打算,就像愛因斯坦當年終身沒有回納粹德國一樣,也想仿傚他。

險些就讀間諜學校

周建明談到,父母都是黨員,非常擁護中共,他從小就因反共跟父母不斷爭吵。談生活問題會很融洽,但談到中共問題就會有爭吵。尤其是母親,竭力維護中共,甚至會因陌生人批評中共而去罵人家。

但如此擁護共產黨的母親為了周建明有一個好的未來,還是允許兒子出國,追求更好的生活。周建明認為,母親的內心深處其實是很愛他的,但是她的愛也差一點害了他。

周建明提到,18歲高考後,母親曾哄騙他去上一個間諜學校。「當時把我騙到一個成都政府機構裏面,他們給我做各種測試。那時,我一直被蒙在鼓裏,我媽也不願意跟我說到底是怎樣一個學校。到了最後一步,叫我說要發誓為共產黨效忠。我就問如果我進了學校,還能不能再出國去美國,他們說不行,我就堅決拒絕了,然後回家。 」

「回家之後,我媽才跟我說,原來這是為中共搞間諜實驗的一個學校,他們是為中共培養間諜的。當時我非常憤怒。我媽明明知道我是非常憎恨中共的。」周建明說,「記憶中,當時這個學校的名字叫『北京科技大學』。」

十三歲開始反思中共教育禁錮學生思想

周建明表示,自己13歲上初中時就開始意識到學校的教育是非常不對的。

「上初中時,我發現學校的教育完全是在禁止學生的思想自由和打壓學生的個性。學校要求所有人都必須要統一思想,試圖把一模一樣的思想強制複製到每一個學生身上。」

「我個人頭腦想甚麼,這關學校甚麼事呢?關其他人甚麼事呢?我想甚麼是個人自由,任何人強迫我必須想甚麼、不想甚麼,都是侵犯我的基本人權!更何況,從物理、生理角度來說,也沒有任何人可以控制我的腦細胞該怎樣運動,所以這樣控制,統一思想的做法也不現實。」

「我非常反感學校打壓學生的個性、侵犯人權、且不切實際的教育方針!」

由於非常痛恨國內的教育體系,周建明還在網上找到了美國的星條旗,然後把它打印出來,掛在自己家裏面。後來,周建明到成都電子科技大學上大學,有人給他介紹了自由門翻牆軟件。翻牆之後,更是非常震驚。

通過翻牆,周建明看到很多對中共的負面評價,「還有發生在中國的那麼多見不得人的邪惡做法,我當時也非常憤怒。」

出國——回國——再出國

周建明到美國留學。(受訪人提供)
周建明到美國留學。(受訪人提供)

了解中共的邪惡後,周建明更加明確了出國的願望,並於2011年到美國新墨西哥州立大學留學,2014年獲得航空航天工程學士學位,2016年獲得機械工程碩士學位。

出國留學後,周建明因為對進化論的質疑,走入了基督教。2017年先後轉學到了德州和賓夕凡尼亞州的神學院上學。由於教會強調應該尊重自己的政府、並且懂得原諒和愛,以愛來取代恨,這讓他對中共的「恨」也逐漸淡化。

「從2011年到2017年,我對中共的仇恨逐漸地減到了很小的程度。」2017年底,周建明回國工作,之後他的心態又發生了轉變。

2017年底至2019年8月底,在大陸唯利是圖、毫無公平公正的金錢社會裏,周建明開始思考,很多問題用愛和原諒是解決不了的,「甚至是無濟於事的」。於是,周建明又重新站起來表達自己對中共種種罪行的憤怒和抗議。

「首先,中共將大陸變成了一個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極端強盛的社會。人們為了所謂國家和民族榮譽而毫不猶豫地撒謊、胡說八道、顛倒黑白是非。第二就是中共為了保持謊言控制,即要求所有人必須統一思想,統一服從、不得有主見思考、不得提出任何質疑,不然就是反黨、反社會、反人民的批鬥對象,這讓我感到義憤填膺!」

2018年中共修憲更讓他清楚地意識到,大陸已徹底變成了毫無任何法制、草菅人命的獨裁專制國家,其後果只會是自取滅亡。

周建明在美國留學。(受訪人提供)
周建明在美國留學。(受訪人提供)

對比中港教育,讚香港年輕人勇敢

周建明說,幾乎中共做的所有事情都是錯的,包括對天安門大屠殺、大飢荒、鎮壓香港人等等,都是非人道,違反人權的。

周建明認為,雖然香港已是中國的一部份,但中共仍然應遵守當初的承諾,保持香港自由民主50年不變。但這個《國安法》明顯違背當初簽訂的國際條約,是公然撕毀協議。

這正是周建明想製作這個改編中共「國歌」影片的原因,他認為這是屬於個人言論自由。讓他沒想到的是,雖然人在海外,仍被TikTok封殺,可見在TikTok根本就沒有個人言論自由。

他非常讚賞香港年輕人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非常勇敢、堅定地去追求自由、民主,這是在很多大陸人身上看不到的。「這個差異是中共長期封閉資訊,長期洗腦造成的。」

周建明認為大陸的中國人大多數喪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不願明辨是非,原因有三:一是教育系統從小洗腦,在中國接受的都是假新聞、扭曲歷史、歪曲歷史的教育;其次因為網絡封鎖,人們只能看中共發佈的虛假消息;再就是在家庭教育中,多數家長要求小孩絕對服從,而不是讓孩子自己去思考,去判斷。

天滅中共

針對這次被TikTok永久封號,周建明表示,這些公司因受中共控制,要維持黨國的穩定性,容不下海外這些社交平台上對黨國有負面評價,叫他們約束打壓民主人士的言論自由。

目前,周建明正在看《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內容同他的認識非常一致。比如,中共把進化論強加給中國社會,讓大陸人,人與人之間相互當成敵人,而不是朋友或同胞。

在周建明看來,現在的大陸,無論是公司還是社會,人們互相之間都是勾心鬥角,背後捅人一刀,非常不團結。之所以這樣,「就是從小到大進化論的教育,把社會進化論強加給我們,說人是動物,作為動物你們就不應該當朋友,要當敵人看,不要相互幫助,要相互鬥爭。」他說。

「所以我覺得,中國人現在所經歷的苦難包括現在大陸這麼多人這麼扭曲的思想,完全就是中共一手造成的。」

在採訪最後,周建明說,他最想說的一句話就是四個字:「天滅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