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表達對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的實質意見,「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多個工會早前宣佈發起首次聯合罷工公投,本擬今日(6月14日)進行,惜天公不造美,熱帶風暴「鸚鵡」來襲,至今高懸三號強風信號。陣線將公投押後至下星期六(6月20日),並於昨日(6月13日)舉辦招募日及擺設街站,呼籲更多「打工仔女」加入,壯大工會議價力量。香港酒店工會主席徐考澧(Alex)指,這是一場「工會革命」,罷工公投的聲勢將改寫香港未來,呼籲大家繼續加入工會。

在銅鑼灣一個共享工作空間,五個工會設招募站,合資格者可以即場報名並繳交入會費。記者現場所見,以香港白領(行政與文職)同行工會報名最為踴躍。(杜夫 / 大紀元)
在銅鑼灣一個共享工作空間,五個工會設招募站,合資格者可以即場報名並繳交入會費。記者現場所見,以香港白領(行政與文職)同行工會報名最為踴躍。(杜夫 / 大紀元)

在銅鑼灣一個共享工作空間,五個工會設招募站,合資格者可以即場報名並繳交入會費。記者現場所見,以香港白領(行政與文職)同行工會報名最為踴躍。

據理事 Espouse 稱,最近確認加入人數超過兩成,而遞表申請者更是增加三成,但與預期指標仍然不算接近。他表示,以往白領較少加入工會,因為在傳統上不知能夠加入甚麼工會,香港僱員,以至整個社會,對於勞工權益認知也很薄弱,「你可以說香港人實在太勤力,也深受著傳統儒家文化影響,認為蝕底一點,做多一點,也沒問題。」

Espouse 指出,港版「國安法」既是政治議題,亦是勞工議題,「當白領執行公務時招來(國際)制裁,「國安法」又令人無所適從,縱使不理政治,也會影響實質權益。」

在銅鑼灣一個共享工作空間,五個工會設招募站,合資格者可以即場報名並繳交入會費。記者現場所見,以香港白領(行政與文職)同行工會報名最為踴躍。(杜夫 / 大紀元)
在銅鑼灣一個共享工作空間,五個工會設招募站,合資格者可以即場報名並繳交入會費。記者現場所見,以香港白領(行政與文職)同行工會報名最為踴躍。(杜夫 / 大紀元)

坐在身旁的香港公關及傳訊業總工會理事陳小姐則表示,加入工會人數尚算理想,「因為公關及傳訊業,全行只有約3,000人,現在已有100多人入會,希望未來能夠多招募250人加入。」她指由於招募日僅在昨天才宣佈,宣傳時間較短,加上天氣因素關係,這幾天前來報名的人比較少,「如在公關公司比較多的地區設置街站,例如太古、灣仔,反應則比較好。」

​坐在身旁的香港公關及傳訊業總工會理事陳小姐則表示,加入工會人數尚算理想。(杜夫 / 大紀元)
​坐在身旁的香港公關及傳訊業總工會理事陳小姐則表示,加入工會人數尚算理想。(杜夫 / 大紀元)

至於香港保險仝人職工會理事朱小姐表示,加入工會人數,相對業界人數則比較少。「保險業雖然較難估算從業員人數,統計處數字是67,000人,而我估計總數大約有十多萬人,包括經紀與從業員,而已經加入本會的只有大約300多人。」她也不太清楚業界對加入工會心態較為冷漠的原因,「可能普遍只顧賺錢,但至少我不是,所以熱烈呼籲業界加入工會,壯大業界聲音。」

航空同業陣線理事 H 先生同樣表示加入人數未如理想,他指全行,包括機師、空中服務員及地勤等共有近27,000人,而工會則只有200多人加入。他估計較少同業加入的原因,「可能同業認為一個工會組織已經足夠,因為空中服務員本身已另有一個工會,本會成立之初已有這個問題,他們或傾向加入該工會,但該工會比較集中勞工議題,較少為政治議題去發聲。我們在私底下曾與他們溝通,但他們初步回應是不會參與是次公投行動。」他也不排除近月多位同業因政治立場而遭航空公司解僱、清算,以及對港版「國安法」所引致的白色恐怖,也是同業不選擇加入工會的原因之一。

而社會及政治組織從業員工會理事鄭先生表示,議員助理、政治組織幹事、社福機構員工等職業皆能夠加入該會。他指出受「國安法」影響而加入的人一半一半,「最近比較活躍一點」。對於議員助理或許有黃有藍,當被問到是否有藍絲支持者要求加入,鄭先生指「的確曾有藍絲交表,但未必會批核,因會恐怕不知甚麼該說,甚麼不說」。

而社會及政治組織從業員工會理事鄭先生表示,議員助理、政治組織幹事、社福機構員工等職業皆能夠加入該會。(杜夫 / 大紀元)
而社會及政治組織從業員工會理事鄭先生表示,議員助理、政治組織幹事、社福機構員工等職業皆能夠加入該會。(杜夫 / 大紀元)

香港酒店工會主席徐考澧(Alex),昨日亦於旺角設街站招募同業加入工會。他受訪指昨日大概有10人即場報名加入,情況不算太大進展,但他預期,香港人在公投前夕,詢問人數應該會比較多。「根據過去一年觀察,香港人往往要面臨逼切威脅才會動身,在「國安法」未有太逼切的危險,也缺乏逼切的誘因,故此他們也許尚未覺得需要加入。」

他表示,整個酒店業現在大約有38,000位從業員,而酒店工會約有540人,因「國安法」而加入的只有20多人。「雖然酒店工會已經成立半年,反而二月因應武漢肺炎襲港,嚴重影響酒店業界,加入人數最高。」

他估計另一較少人加入工會的原因是,過去在反送中運動,目標針對香港政府及立法會,但中共將「國安法」壓下來,大家不知對何單位反抗,「沒理由去中聯辦吧...」而且人大常委決定亦難阻止,種種因素令香港人不知該怎樣做。

對於「國安法」訂立後對酒店業界的影響, Alex 指出,「國安法」勢必令國際政府制裁中國,無論經濟上或制度上的制裁。「現時,香港給予免簽證的國家數目,差不多比中國多近一倍,如果國際政府將香港看待成中國一樣,那麼香港將會減少一半免簽證的國家,無論出入境的自由、外地旅客方便程度,都會大大減低,從而降低旅客來港意欲,旅遊業必然會大受打擊。」

最後對於下星期六(6月20日),早上10時到晚上8時的公投有何感想,Alex 直言,「這場時代革命,帶動了一班香港人出來反抗,當中的有些人,相信組織、團結的力量才能達成這件事,於是眾多工會應運而生。」

他指今次這個公投,其實是場「工會革命」,不單屬於工會成員,也是所有香港人須參與的一件事,「歷史從來是由勝利者所寫的,如果我們勝出的話,香港的未來就由我們所撰寫;反之,如果我們輸掉的話,就會由中國共產黨來寫。所以在這一刻,大家選擇公投,其實是在改寫香港人的命運。眾工會罷工公投的聲勢,將改寫香港的未來。」

他寄語香港人,好好運用既有自由,在「國安法」訂立前仍然擁有的自由,尚可以反抗的自由,出來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