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驅逐低端人口已人盡皆知,但近年來,北京當局還向中產階級下手、強拆他們的豪宅。由於當局對中產階層的顧忌大於普通民眾,使此事比較隱密。日前,有業主向大紀元深度揭開這一內幕,並曝光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有關內部講話。

中產業主王明(化名)介紹,北京郊區的香堂、崔村、敖山國際、文化山莊等這些文化產業居住區建設已經十幾年了,業主包括作家、企業家、影視界明星、軍界、黨政軍、退休老幹部等。

當時地方政府為了提振經濟,以區政府牽頭做了很多項目,一般都是村上報鎮、鎮上報區、區做審批。昌平區的重點項目就是建設文化產業居住區。當時,各地都舉辦推介會,有很多相關的文件、相關的報道。

王明進一步介紹:「昌平區香堂、崔村蓋的都是北京老四合院這種仿古的、仿明清的(建築),其它區域蓋的是歐洲風格的。像我們這兒就是木屋,從俄羅斯進口的白松建起來的房子,就是以別墅形式出現。」

他說,有很多文化界、藝術界的人士被吸引,簽下各種各樣的北京郊區的這種三方合同的「小產權房」。

他解釋,這些「小產權房」是經過村委會的集體土地,由村委會召集的開發商搞的。賣地等收入政府拿不到大頭,政府便聲稱這是「拆違」,所謂的「違建」都是指的北京周邊的這些小產權房。

「按中共的法律規定,土地都是國家的,就是農村的宅基地,它要用著了那就隨便拆。比如修公路、機場、高鐵等,它以所謂合法的名義,不知道強拆了多少老百姓的房子。歸根結底就是中共的土地政策,根本不是保護私有財產。」他說,「在這個土地上,甚麼權力都沒有,連生存權都沒有。」

王岐山內部講話被曝光 稱現在強拆正當其時

王明介紹,這幾年中共的強拆是自上而下的,命令來自上頭。「王岐山去年有一個內部會議上的講話,他說現在強拆正當其時,我們再下手晚了,就難拆了,以後越來越難拆。他說『不要太埋汰我們的強拆幹部,他們面臨的抵抗壓力非常大。』他說的是拆遷工作,要公、檢、法、司全面配合。」

王明進一步表示,中共的共產制度就是一以貫之的消滅私有制,另一方面中共從秦嶺拆違中嚐到甜頭,因為貪官污吏他不敢照頭,所以拆了就拆了。因此中共對他們的這種文化產業居住區想拆又不想賠,就先給定為違章建築,作為打壓的法律依據。

他還說,所有在郊區山區買房子的人都是有品味的,各家各戶在綠化上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和心血,「普通老百姓誰能綠化的這麼好,弄的跟園林似的,到了這好像到了歐洲小鎮一樣那感覺」。

6月7日,北京昌平區流村鎮附近小區居民進行了抗強拆保家園的集會,敖山國際遭強拆的王女士在會上介紹:「咱們這個都是屬於整治違建別墅的運動,去年六月份全國開了一次會議,其中有(中共)國家的副總理、有(中共)國土資源部的部長聯合十四個部一塊開了一個會,這個會上一個非常大的重點是說大家提高認識,提高到甚麼程度,就是要提高到講政治的認識。」

中共強拆先封鎖後斷水斷電斷網

王明介紹,現在當局強拆文化產業居住區做法就是先封鎖,把你困死在山裏,然後「挖地壕、挖水溝、封鎖溝,甚至建碉堡。他們用打炮機往地上噹噹一打眼,把鋼管順進去固定,這就封鎖了。車進不了,出不去,到時候斷水、斷電、斷網。」

王明說,敖山國際去年大部份拆完了以後,有六七戶老人有的都70多歲了,他們在斷水、斷電、斷網、斷食品、斷一切生存的條件下,從去年冬天一直堅守到今年春天堅守了147天,前不久也被拆了。

據遭強拆戶之一的王女士在維權集會上披露:「我們幾戶老人用一輩子辛勤勞動的積蓄,在那裏長租50年的使用權,把房子買下來。但是強拆那天,屋裏只有我一個人。將近有五六十個黑衣人把我們的房子包圍,然後撬門、撬窗進來,把我們房子給拆掉了。」

王明的別墅有兩個出口,其中一個出口路障已經被設置80%,另一個出口是由於村民、業主抵抗,沒能具體實施,但很快強拆的大型的機械、鉤機就會開來,已經很危險。

他說,政府還對小區裏每天進了多少輛車、誰家住人、誰家沒住人、都是誰、從事甚麼工作及政治傾向,利用疫情登記資料摸得一清二楚。

「它(中共)不是一個法制政權,法制就是它們用來對付老百姓的工具。這個網絡隨時有可能就立馬就會斷。鑑於我們在水深火熱當中這種事,我特別支持香港。」他說。

數天前6月7日昌平小區的有業主維權影片中高呼:「誓死保衛我們的家園!這是我們辛辛苦苦,一磚一瓦,運來的土、石頭建起來的美麗家園。」

事態發展,請留意大紀元的後續跟進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