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剛從耶魯法學院畢業做律師的瑞潔·利特瓊(Reggie Littlejohn)接手一樁案子,是一個中國婦女申請政治庇護。

直到今天她還記得,在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裏,她坐在自己的辦公室中,聽了那個中國婦女的故事後她感到的寒冷。她想,「我,一個美國女人,一個律師,怎麼對中國發生的事情完全一無所知。」

在那個遙遠的國度裏,婦女被從大街上拽到一間屋子裏,撂倒到桌子上,直接開刀結紮輸卵管。都是強迫的,強迫墮胎,強迫節育,很多人從此百病纏身。

那一刻,一個念頭在瑞潔心中產生,她要幫助那些受苦受難的中國婦女。不久,在她得病在家休假時,她向神祈禱,問她生命的意義在哪裏?她強烈地感受到神回應了她。

「我相信神按照他的樣子造了人,他平等地愛世上的每一個人。」2020年6月初的一天,瑞潔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說,「我認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有使命的,神給我們每一個人活著的意義。」

而瑞潔的使命就是幫助中國的婦女和孩子,她從神那裏接受到了這一信息。「因為中國沒有言論自由,我要為他們發聲。」

「女權無疆界」組織創始人及主席瑞潔·利特瓊(Reggie Littlejohn)日前接受本報專訪。(影片截圖)
「女權無疆界」組織創始人及主席瑞潔·利特瓊(Reggie Littlejohn)日前接受本報專訪。(影片截圖)

瑞潔成立了一個組織,想通過調研和曝光中國婦女權利受到的侵害,幫助那些受害者,為媒體和公眾提供信息了解她們遭受的暴行,激勵世界上的人們團結起來,共同努力,爭取中國婦女的公正自由的權利。

揭露中共「一胎化」罪惡第一人

「在我開始的時候,沒有人相信中國強制婦女墮胎。所以在最開始的幾年中,我一直在記錄案例。」

瑞潔記得,一直到2008年,那時聯合國正在召開一個人權會議,主題和北京的奧運會有關,與會的官員們仍然不知道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造成了多少慘劇。

她寫信給會議主席問道:為甚麼會上沒有一個人談中共的一胎化政策?她收到的回信中寫著「現在中國的一胎化都是自願的,中國已經沒有強制墮胎了」。

瑞潔當時的想法是:「天哪,這是2008年,他們還都是精英人權活動家哎,竟然不知道中國的強制墮胎政策。」

她的律師本能上來了,她把自己手上的調研和侵權案例都拿了出來,「我說,那這個案例是怎麼回事?這個案子呢?這個案子呢?」

在一個個如山鐵證面前,那個主席承認了中共強迫墮胎的存在,遂以歐洲議會的名義出資請她「作為第一位頂級專家來揭露一胎化暴行」。

後來,瑞潔去了歐洲議會,給世界講述了懷孕七個月被強制墮胎的陝西婦女馮建梅的故事。這個案例以及她手中許許多多案子背後慘絕人寰的故事像一場暴風雪一樣席捲了世界。歐洲議會因此通過了一項決議案,譴責中共的強制墮胎政策。

瑞潔·利特瓊(Reggie Littlejohn)在國際會議上發言。(受訪者提供)
瑞潔·利特瓊(Reggie Littlejohn)在國際會議上發言。(受訪者提供)

從此,瑞潔成為了中國一胎化問題上最著名的國際專家,所有人都找她請她講述中國的實際情況。她請專家提供分析和意見,並使用媒體、影視、藝術等手段,把收集和調查到的案例曝光出來。

2008年12月,瑞潔在布魯塞爾的歐盟議會發表演講,揭露中共的一胎化政策問題。2009年7月,她在美國白宮作過簡短報告。2009年11月,她在美國國會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舉辦的聽證會上作證。

美國、聯合國、歐洲多國議會、梵蒂岡等地都留下了她演講的身影,她鏗鏘有力的控訴聲讓人們記住了中國婦女的悲慘境地。

她告訴人們,中共開始於1970年代的計劃生育政策,殺害了4億生命;她呼籲世界要求中共全面廢除計劃生育政策。

她說,「對中國的懷孕婦女來說,她們面臨的暴力問題不是來自於她們的丈夫,而是政府。」

「一孩政策引致婦女及女孩受到的暴力對待,超過世界上任何其它官方政策,超過世界歷史上任何其它官方政策。」

「這政策的核心,並非在於政府容許每名婦女有多少個孩子,而是他們用來實施限制的高壓手段。」她告訴人們,即使一對夫婦獲准生育第二個孩子,仍然需要獲得生育許可證,如果沒有,懷孕的母親仍然可能面臨強迫墮胎。

瑞潔告訴世界,這個政策有兩個目的,一個是為保住共產黨的政權,「這是對婦女的暴力行為,我認為是官方政府的強姦行為,也是對整體國民的一種恐嚇方式。」

另一個目的,則是政府通過向超生家庭罰款而獲利。

瑞潔·利特瓊(Reggie Littlejohn)在美國集會上發言。(受訪者提供)
瑞潔·利特瓊(Reggie Littlejohn)在美國集會上發言。(受訪者提供)

瑞潔在2017年一個八萬人的集會上表示,「在中國大陸,每分鐘有47個胎兒因強制墮胎而亡。……中共強制墮胎政策,並未因所謂的二胎政策有絲毫改變。」

在瑞潔的奔走呼號下,國際社會注意到了中共對婦女的罪行,這是讓她感到欣慰的事情。但是悲劇還在繼續,她只能靠自己和同道們的力量,儘量在資金、醫療、教育和法律方面,去幫助中國那些婦女們。

瑞潔把「女權無疆界」籌集來的資金成立了「救助女童」(Save A Girl Campaign)項目。通過他們在當地的工作人員,給要拋棄女嬰的人家每個月送去25美元,幫助女孩的母親留下孩子。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救助了幾百個這樣的中國女孩。

另外,瑞潔心裏還掛念那些沒人養的中國老年婦女。她聽到一些故事,有的兒媳婦直接對生病沒錢治的婆婆說:「你怎麼不去死呢?」聽了這樣的話讓瑞潔非常傷心。她就成立了一個幫助孤寡老人的項目。

儘管瑞潔這麼多年來感覺自己已經深曉中共的邪惡,但在這次瘟疫期間得知的消息仍然讓她震驚。她說,她在中國的人脈告訴她,中共正在向中國人宣傳「病毒來自美國」。

「如此輕易就能證明是假的事情他們(中共)都能撒謊,他們在社交媒體上散播,等到真相出來時,危害已經產生了。」瑞潔說,「中共正向中國人開展反美宣傳,這令人震驚。中共就是一個撒謊者,一個騙子和宣傳者,是世界上最大的群體謀殺犯。」

在瑞潔·利特瓊(Reggie Littlejohn)的幫助下,中國維權人士陳光誠抵達美國接受媒體採訪。(受訪者提供)
在瑞潔·利特瓊(Reggie Littlejohn)的幫助下,中國維權人士陳光誠抵達美國接受媒體採訪。(受訪者提供)

瑞潔每天無時不刻不在想著那些中國的婦人和孩子們,牽掛著她們,不停地在網上搜尋著她們的信息。

「每當我聽到中國共產黨還在實施那些暴行時,心中就感到無比沮喪,這時我就會去看看我們救助的這些女童和老婦人的照片。」她對記者說,「她們的臉龐讓我有力量繼續走下去,因為一切生命都是無價的。」

開始的時候,瑞潔曾想把她的組織起名叫做「中國女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到網上一查,發現已經有人註冊一個同樣名字的NGO了,這個人是一個中國人,名叫張菁。瑞潔就換了一個名字,給自己的組織取名「女權無疆界」(Women’s Rights Without Fronties)。兩人因為同樣的責任感結下了不解之緣,在過去的十幾年間親密合作,幫助了無數中國女嬰、流產母親、寡婦以及被拐賣的兒童。

曝光中國童養媳的人

「中國婦權」組織主席張菁日前接受本報專訪。(影片截圖)
「中國婦權」組織主席張菁日前接受本報專訪。(影片截圖)

張菁家住皇后區,接受採訪的時候她的身後牆上掛著一張小男孩的照片,那是一個他們組織幫助過的一個貴州農村無人照顧的孩子,剛剛從地上撿起東西,放到嘴裏吃。

多年前,張菁也是因為看到了令人髮指的孩子照片,才有了成立組織幫助他們的想法。

2005年,一組中國人吃嬰兒的照片在網絡上流傳。張菁說,中國古代人們在飢餓至極的情況下發生「易子而食」的事情。現代的中國人在溫飽無憂的時代竟然有人去吃孩子,可見中國的孩子淪落到了怎樣任人宰割的地位。

同一年,張菁又看到江蘇省南通兒童福利院把兩名智障的少女割去子宮的新聞。福利院的理由竟然是怕女孩來月經後不能自己清理,另外還怕她們遭人強姦懷孕。

這兩件事讓張菁,這樣一個遭受過中共迫害的中國女人感到極為羞恥和痛苦。

張菁生於貴州,16歲就參加了1979年的民主牆運動,結果被中共關進大牢迫害了五年。後來她逃到香港,在九七年中共接管香港前夕又逃到美國。不管是作為人妻人母,還是作為中共的受害者,她看到中國的婦女兒童們那麼受苦,她再也不能坐視不管了。

張菁和朋友們針對南通福利院的惡行在網上發起聲討,最後用輿論的力量迫使這家福利院的院長和給女孩做手術的醫生受到判刑懲罰。這件事也震懾了所有也有類似事情發生的其它福利院。

「我覺得中國的婦女兒童們太弱勢了,需要有人替他們發聲,讓人們了解他們的生活。」張菁說,「不管作用大不大,但是我希望儘自己的能力去幫助他人,這也是我的理想。」

2007年,張菁正式在美國紐約註冊了「中國婦權」組織,幫助計劃生育婦女維權,幫助被拐賣兒童找到家長。

「中國婦權」組織創始人張菁(中)在獲得2013年美國獅會(Lions Club)「婦女勇氣獎」的大會上揭露中國婦女兒童人權災難。(受訪者提供)
「中國婦權」組織創始人張菁(中)在獲得2013年美國獅會(Lions Club)「婦女勇氣獎」的大會上揭露中國婦女兒童人權災難。(受訪者提供)

在這個過程中,張菁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國農村的留守兒童的淒涼生活。

「李克強說中國人每月收入在1000塊錢的有6億人,而我們看到的人家更窮。貴州的農村家庭,一個家的家產只有二三十元人民幣,最值錢的就是吊在房樑上的辣椒……」她手指著身後的男孩照片說,「這樣在地上撿吃的孩子很普遍,不是我們特殊找的,隨便就能碰到。中國的農村和城市不一樣,城市不代表中國,可是人們被中共欺騙的,只相信中共的話。」

張菁的組織還關注了另外一個受計劃生育政策迫害的人群——童養媳。中國農村因為計劃生育政策導致相當程度的性別滅絕現象。因為人們都喜歡男孩,女孩就被打胎,造成男女人口失調,就滋生了買賣女孩的童養媳市場。

「中國大陸的人不承認現在還有『童養媳』這樣的事,我們是一個村一個村去統計的,是很準確的,估計現在在大陸有30萬到60萬的童養媳人口。」她說,有的村子因為窮,甚至兄弟倆娶一個媳婦。「『童養媳』現象是我們告訴世界的一個事情。」

另外,「中國婦權」還向世界揭露了中共治下的另外一個秘密勾當,即農村的計生辦人員抓走超生的孩子,轉賣給孤兒院,把賣得的錢當作罰款。孤兒院則把孩子再賣給外國人牟利。

農民賣孩子的時候價格只有3000元(女孩)或者6000元(男孩),但孤兒院現在以五、六萬美元賣給外國人。張菁把發生在湖南邵陽孤兒院的這個事情都寫在了一本書中,書名叫「邵氏孤兒」。歐美的領養父母們因此知道了,他們收養的孩子是「超生抵罰款」的孩子。

「中國婦權」出版《邵氏孤兒》一書揭露中共治下的「超生抵罰款」倒賣兒童現象。(大紀元資料)
「中國婦權」出版《邵氏孤兒》一書揭露中共治下的「超生抵罰款」倒賣兒童現象。(大紀元資料)

為香港婦女站出來

今年5月底,中共人大通過了港版國安法,結束了香港「一國兩制」的時代。此事讓瑞潔和張菁這兩個關心中國婦女的好朋友又走到了一起。

「香港街頭的抗議者有很多是女性,她們正在為香港的自由付出巨大的代價。因為如果香港變成一國一制,她們也將面臨計劃生育。」瑞潔說,所以香港婦女的權益是他們目前密切關注的事情。

張菁曾經在香港生活過好多年,她說香港人是「最優秀的華人」。

「在大陸人最需要支持的時候,香港人都伸出了援手,無論是大饑荒的時候,他們收留了從珠江漂下來的大陸人;還是後來的各種災難中,文革、六四、汶川地震……每年六四,連大陸人自己都忘記了的事情,香港人都站出來紀念。現在香港出事了,大陸的人有幾個人發聲?」她說,「我呼籲大陸人都站出來抵抗中共暴政,支持香港人。」

她們兩人代表各自的組織聯名給特朗普總統寫了公開信,要求美國政府帶領全世界所有自由國家,共同抵制中共,保護香港的自由。

瑞潔說,在中共病毒禍害全球,中共又違反承諾,欲強行控制香港的今天,至少有一件事情是讓人高興的,那就是「世界正在清醒,正在意識到中國共產黨的真相」。

「以前美國人把中國(中共)看成是一個友好的國家,實際上它不是,我們不應該對一個競爭對手或者敵人如此寬容。」

她說,現在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像她一樣認識到,「我們國家的奠基者們相信神,相信神賦予人不可剝奪的權利。中共是無神論,迫害一切信仰,它把自己當成神,由它來決定人們應該做甚麼,不應該做甚麼,這是和人類以及人權完全相反的概念。」

因此,瑞潔想對那些在街頭抗議中共暴政的香港女人以及女孩們說,「我們愛你們,我們敬佩你們,在中國的土地上批評中共和我們在這裏批評中共完全是兩回事,你們是英雄,絕對是英雄!我們和你們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