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為全球帶來全面影響,也使中美兩國的分歧更加擴大,特朗普政府和美國國會都在採取作為加強應對來自中共的威脅。中共在國際組織封鎖台灣的問題,也成為國會議員關注的焦點,有議員提案支持台灣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的正式會員。

據美國之音報道,新冠(中共病毒)疫情讓中共對世界衛生組織的影響力受到注意,特朗普總統指責世衛組織受到中共的控制,5月底宣佈將終止美國與世衛組織的關係。不久前,眾議院共和黨成立了「中國工作組」(China Task Force),目的在於彙整中國在各領域對美國的威脅,從國安、經濟、科技、競爭力及意識形態5大支柱提出政策建議並制定相關法律,而中共意圖在國際組織取代美國的作為,就是「中國工作組」聚焦的重點之一。

「中國工作組」成員、俄亥俄州聯邦眾議員安東尼·岡薩雷斯(Anthony Gonzalez, R-OH)5月22日提出了《2020年不歧視台灣法案》(Taiwan Non-Discrimination Act of 2020),旨在推動台灣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正式會員,並禁止中共在該組織增加份額(shareholding),直到台灣成為會員或被允許有意義參與該組織為止。

《2020年不歧視台灣法案》要求美國財政部採取作為,使台灣在國際財政機構得到更公平的待遇。

法案條文規定,美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執行董事必須運用美國在該組織的聲音和表決權來反對和不同意中共份額的增加,除非美國財政部長能夠向國會提出報告說,該組織執行董事會(Board of Governers)正在考慮讓台灣加入成為會員,或是台灣能有意義的參與該組織,這包括台灣的經濟和金融政策能參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定期監測活動;台灣公民能夠在該組織得到公平僱傭的機會;台灣有能力取得該組織適度的技術協助和培訓。

岡薩雷斯在一個聲明中說,「台灣是地球上少數成功地在維持財政穩定下取得發達地位的國家」,隨著許多發展中國家因新冠肺炎(中共病毒)面臨難以估計的財政負擔,「台灣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顯得更加重要」,但只因為中共的政治反對才使得台灣無法在此機構裏獲得他們本應享有的一席之地,因此「該停止討好總想操控國際組織的中共了」。

聲明說,作為世界第22大經濟體,台灣的外匯儲備已超過4,800億美元,也超過巴西、印度和南韓。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89個成員國致力於匯率穩定及貿易平衡的承諾下,台灣作為世界上一個主要的經濟體參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協助發展中國家達到同樣目標是十分必要的。

6月11日,岡薩雷斯在《華盛頓觀察家報》(Washington Examiner)發表文章,再次呼籲讓台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他說,美國政府1994年即宣示支持台灣參與不以國家身份為會員資格的國際組織,在推動讓台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事上美國的承諾已經逾期許久,「不像世界衛生組織及其他聯合國機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不要求國家必須具備被聯合國承認的資格才能加入,這也是該組織屢屢顯示它對此非常認真看待的一個區分。」

在文章裏和在法案中,岡薩雷斯都提到一個關於IMF會員資格的研究。

依據這個研究,IMF法律顧問約瑟夫·戈德(Joseph Gold)稱,「沒有規則或甚至是非正式理解認為,一個申請者必須先被其他成員國或其他國際組織承認,才能被IMF認為它符合會員資格」。他說,IMF會「自行確定申請者是否為一個國家,而且只作為自己的參考。」

以科索沃為例,岡薩雷斯指出,科索沃在2009年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世界銀行)的成員國,但它並不是聯合國的會員。

他說,由於美國能夠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份額改變做出否決,美國的領導力對此事極為必要,允許台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不是要把美國置於與中共衝撞的軌道上,而是要放棄只要讓中共高興中共就會改變的迷思,美國及其盟友應該革新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這種幫助建立和平秩序的機構,這代表歡迎那些不像中共那樣想要遵守秩序的國家。

在岡薩雷斯的提案前,科羅拉多共和黨籍國會眾議員蒂普頓(Scott Tipton)和佐治亞州民主黨籍國會眾議員斯科特(David Scott)也在今年2月28日提出《2020年台灣公平僱傭法》,要求美國財政部長指示各個國際機構的美國執行董事發聲並使用表決權,以確保這些機構在僱傭中不歧視台灣公民。法案還要求財政部提交年度報告闡述進展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