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受害者家屬張海6月10日向武漢當局提出索賠訴訟。上午11點,張海將4份正式起訴狀通過郵政快遞寄往武漢市中級法院,這是中國國內第一宗中共病毒受害者家屬正式提出索賠。

在起訴狀中,張海將武漢市政府、湖北省政府、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列為共同被告,要求登報道歉,並要求三被告共同承擔近200萬元的賠償。

張海在武漢封城前送父親回武漢就醫,結果父親感染病毒死亡。他向《大紀元》表示,「因為武漢市、湖北省當初掌握疫情的情況,但並沒有即時公佈出來提醒大家、警示大家做好防範,導致後續給普通人帶來了很多傷害,包括我父親。我當初也不知道武漢市有疫情,如果知道,我肯定不會把我父親送回來。」

張海求助「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律師免費為其撰寫了起訴狀,列舉事實證明被告故意向公眾隱瞞疫情,導致其父親感染病毒和死亡。並依據《國家賠償法》、《侵權責任法》具體條款,提出8項訴訟請求。

張海說,起訴狀最快11日就可以到武漢市中級法院立案庭,「武漢市家屬裏面我是第一個告他們,不管甚麼後果,我認為這是一件正確的事情、正義的事情,這個行為(隱瞞疫情)是特別惡劣的犯罪行為,所以我堅決告他們,這件事情肯定是要追責下去的。」

起訴書將武漢市人民政府、湖北省人民政府、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列為共同被告,要求追責、道歉、賠償。(受訪者提供)
起訴書將武漢市人民政府、湖北省人民政府、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列為共同被告,要求追責、道歉、賠償。(受訪者提供)

載父到武漢就醫 致父親感染中共病毒去世

張海的父親是為中共核武器項目工作的軍隊老兵,2020年1月15日在深圳因摔傷導致骨折,1月16日張海致電父親原單位、武漢市商業服務學院,該單位說要想公費醫療需回武漢,但未提到武漢發生疫情。

當日,張海就駕車送父親回武漢,17日中午直接進入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被收治到骨科住院治療。20日做了骨科手術很成功,恢復良好。但住院後期出現發燒症狀,29日做檢測,30日確診為中共病毒,當時張海父親已昏迷,2月1日去世。

張海表示,他後來才知道,他們到醫院時,醫院已有專門收治中共病毒病人的隔離病區,但醫院並未告知他們醫院存在感染的危險,導致他和他父親都沒做任何防護。而醫院在收治父親後,也沒有盡到妥善的防疫保護,「所以我也把它(醫院)告了。」

當局漠視不道歉 反騷擾家屬

父親感染病毒去世後,張海非常後悔、氣憤,一直通過微博為其父親討說法,希望當局和醫院主動為隱瞞疫情行為道歉、賠償。但不僅未得到回應,反而遭到居住地深圳警方多次上門騷擾,微博內容也多次被遮罩,張海才決定通過法律訴訟來追責和索賠。


張海表示,當局給他的感覺是對家屬的訴求漠視、對生命漠視、對造成家屬的傷害漠視,「我公開發聲,還遭到各種打壓,甚麼微信、電話、微博都被監控。」

「人不可能這麼不明不白的走了,當初瞞報的人就是害死我父親的人,這些人不受到懲罰,我永遠不可能是沉默的,所以不管採取甚麼方式,我肯定是要追責,同時也希望他們道歉,同時要賠償。」他說。

索賠法律顧問團:維護家屬權益 給逝者交代

對於張海索賠訴訟案,顧問團成員律師陳建剛認為,按中國司法現狀,法院立案的可能性幾乎沒有。過去一般訴訟是收到材料後無限期拖延,不了了之,或不予立案,甚至連材料都拒收。

他指出,因為一旦立案,就意味著將有後起者繼續起訴,還意味著對中共各級政府在疫情防控中濫權、瀆職的審視。

顧問團的合作夥伴、主要參與協調律師和受害者諮詢的公益機構長沙富能發起人楊佔青律師表示,目前來諮詢的受害者集中在武漢地區,已有二十多個受害者家屬諮詢求助,最初有五、六位打算起訴,後來由於各種原因仍沒有提交訴狀。

他說,目前這些家屬大部份在和社區街道或受害者生前所在的單位交涉,他們很多人不相信司法公正,只希望通過協商能拿到一部份撫恤金和喪葬費。

「我理解那些家屬,但對於受害者來說,通過司法維權也是為數不多的維權途徑之一,只有窮盡辦法嘗試才可能有希望突破,維護自身權益,給逝去的家屬一個交代。」楊佔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