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中共對港人的監控日趨嚴重。有香港民眾在往返大陸時被扣留,手機被查,從國外購買防護物資被污衊為勾結境外勢力。面對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香港人繼續在打壓中抗爭。

來自香港的Chow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自己先後在大陸海關被查過四次。有一次在羅湖海關被查,在羅湖口岸派出所被關了一晚上,手機裏面參與活動的信息被非法監控。

Chow所在公司的業務需要他經常往返深圳和香港。由於風險太高,Chow後來使用兩部手機,一部手機裏有敏感的東西,回大陸的時候就放到公司裏。

據他介紹,他曾經提供過防護物資,買了很多防毒面具、眼罩還有護甲。後來,因香港缺貨,他請美國的朋友幫忙,從亞馬遜購買了一批防毒面具,郵寄到香港。

Chow先生表示,「他們從我的手機上把這些資料全部取下來,拍照、做記錄。他們說我提供反送中抗爭物品,勾結境外勢力。它掌握了我的資料,不知道它會扣甚麼帽子。」

「他們發現我的手機上各類的社交平台很多,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每一個聊天他們都要去搜查所謂證據。我的手機取證、檢查完了,第二天才放你走。」他說。

Chow對此感到擔憂。「本來這在香港太正常了,政治觀點不一樣,不至於上升到顛覆國家政權的層面。但普通人也被中共形容成暴徒,它認為你是甚麼人,那麼你就有危險,會給你上黑名單。」

蘋果手機ID被解開

Chow先生表示,自己的蘋果手機已經被解開過,「有一次我人在香港,手機就突然間被人登錄了。蘋果手機有密碼的話,在別的地方被登錄手機是會彈出消息來的,那一次我的手機就彈出信息,說我的手機在國內被登錄了,那個城市是濟南。當時我還截圖了,濟南我猜應該是政府行為吧。」

Chow先生提供的截圖顯示,手機彈出Apple ID異地登錄的要求:「Apple ID Sign In Requested. Your Apple ID is being used to sign in on the web near Jinan, Shandong.」。

Chow先生的手機彈出Apple ID登錄要求:「Apple ID Sign In Requested. Your Apple ID is being used to sign in on the web near Jinan, Shandong.」(受訪者提供)
Chow先生的手機彈出Apple ID登錄要求:「Apple ID Sign In Requested. Your Apple ID is being used to sign in on the web near Jinan, Shandong.」(受訪者提供)

「用我的蘋果id登錄他的設備,如果他登錄成功了,就能把我手機上所有的資料、app、聊天記錄、通訊錄在iCloud雲端下載下來,相當於克隆了一個手機。蘋果ID它有這個作用。」他說,「我就不明白為甚麼那邊(大陸)登錄我的ID號,我猜反送中期間,我的資料都洩漏了,那邊登錄了我的ID。」

「他們即使沒有你的密碼,他會強迫你解開;你不解,他們扣留你的手機,也有辦法解。」Chow先生認為,蘋果在中國已經屈服了,連雲端的服務器都設在大陸貴州,要破解普通人的密碼,蘋果內部的人跟它合作就可以了,不需要多高的技術。

中共對香港的長期監控和滲透

Chow先生表示,中共對香港的監控和網絡封鎖,在「反送中」發生以前,就已經在暗中進行了。

「網絡監控和限制,在香港,不是現在才開始,是以前就有。這是我自己親身經歷的。」他舉例說,去年五六月,他曾用中國移動香港公司的電話卡來上網,發現大紀元等網站是被封鎖的。

他說,「中國移動是中資公司,在香港配合(中共)網絡監控。在反送中之前,他們就沒有遵守香港的法律,而且在幫助大陸的政府對香港人進行監控和網絡封鎖。」

大陸人移民香港的配額是每天150個名額。Chow先生介紹,還有一些是沒公開的。身邊認識一個女士新移民,花了6萬元人民幣辦了一個工作簽證,只要工作7年就能拿到永久居民身份證。他的家鄉也有人在香港工作7年拿一個永居。

「這種肯定不是普通公司能申請的,有關係的才行。這種事情97回歸以後,一直存在。也就是說,有一些公司利用這個漏洞在賣香港的身份證。」他說,以各種方式湧入香港的大陸人,使香港人的生活空間不斷受到擠壓。

「我後期就在一家金融公司工作。在港島那個高檔的寫字樓區,我大概感覺有超過30%都是大陸的員工。也就是說,大陸的這種公司在金融業佔的比例是挺高的。」他說。

chow先生認為,中共的滲透是方方面面的,除了日常生活的商情、流通領域更加依賴大陸以外,金融業也是被中共控制的。

他介紹,香港很多中資公司,都是官二代、太子黨洗黑錢的公司。比如,一家大陸的一個省的首富控股的公司有100家,在英國、澳洲、非洲、台灣都有公司。從國家銀行借了一千多個億的貸款,通過這些網絡、上市公司把這些錢轉來轉去,把錢洗到國外去。

「這也是為甚麼要搞國安法,有一個因素就是黑吃黑。它用國安法可以去控制這種大陸的公司,可以把他們的錢搶過來。有了國安法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抓人。」他說。

對反送中運動以後香港出現很多被自殺、死亡的可疑案件,Chow先生透露,公安系統的親戚告訴他,廣東省每一個縣、市都有抽調公安到香港去。一個縣就有50人左右,整個廣東省粗略估算下來被抽調的有一萬人。

「香港是華人文明的代表」

Chow先生出生在大陸,了解大陸的情況,也了解香港,也參加香港的活動,他認為自己更有資格評論這兩個地方的情況。

他說,「(香港)完全不是外面宣傳的那樣,非常好,全世界你找不到有比香港更文明的地方,香港排第一,太文明了。」

Chow先生稱讚說,香港年輕人組織能力很強,號召力也高。「香港所謂的『裝修』、砸店舖,被國內媒體說(參與的)這些人是暴徒,其實他們都是針對性的,特別針對一些親中共的、或者發表過親中言論的公司,才去破壞的。」

「香港人不是亂來的。就算是這些所謂的暴徒,他們有任何行動,我們平時即使沒參與、從街邊走過,都不會感覺有任何危險。大家都是很守規矩的。和美國現在這些騷亂完全不是一回事,不能放在一起比的。」

Chow介紹說,200萬人遊行、100萬人遊行,那些商店、便利店全部都打開門做生意,人們根本沒有任何恐慌的心理。會恐慌的都是中資公司,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在香港是被討厭的群體。中資不但要關門,還要用鋼板把門鑲起來。

「香港人很有質素的,我老實說我都四十多歲了,看到這些香港年輕人,特別是音樂上的創作,看著那些畫面,真的會掉眼淚。聽著那些歌,我是掉了無數的眼淚。你真的會為這些香港人感動的。」他說。

談到大陸,Chow表示,「我看得太多,其實對中國人的現狀我是很絕望的,這讓我很痛苦。」他認為,中國人被愚弄了。一些所謂的社會精英階層,對這個國家和政黨的認知很明顯是偏差得太厲害了。

中共強推國安法 失信於全世界

去年以來,中共先後在香港強推「送中條例」和「國安法」,外界輿論普遍認為,或將導致香港喪失國際金融地位。

Chow先生認為,中共這種的智商榷確實實不是可以用正常的理念去看待的,他們不但是自私,甚至是智商有問題。

他說,國安法具體實施應該會在9月份,想針對立法會的選舉。國安法實施之後,就可以名正言順地DQ(Disqualify的縮寫,意思是取消資格)那些參選人,剝奪他們的資格。

「我個人認為,它(國安法)是一定會實施的,只是實施的細節,會不會下手輕一點,留一點後路,是這點差別。」他表示,「這麼要面子的一個政黨,說出來的話絕對不收,但是它想後退、示弱的情況下,唯有在細節上、執行上去退讓。」

他說:「這件事情它也是騎虎難下,想下台也下不來,只能硬上,自己騙自己,把細節寫得威力小一點就好了,向美國示弱。但是它不知道,美國不吃這一套啊。因為它已經失信於全世界了,所以最後的結果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