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以來,中國經濟危機層疊加重,大量企業裁員甚至倒閉,引發失業率大增。有證券首席經濟師發表報告提出,中國新增失業人數可能已超7,000萬;法國的中國經濟學家估計,中國失業人口大約佔中國城市就業人口的30%。

目前,中共對內要求,地方各級當局要大力壓減一般性支出;對外宣稱,暫免77個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債務。分析指,中共對外撒幣以維護自身的政權;對內的要求將淪為口號,地方官員會巧立名目轉嫁財政危機困境,魚肉百姓。

失業率暴增 新增人數可能超過七千萬

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擴散整個中國大陸,北京當局3月份即鼓吹復工復產。但多方報道顯示,美國、日本、南韓等各國企業陸續撤離中國;當時,疫情不斷向全球擴散後,造成大量歐美亞洲國家的客戶取消訂單等,促使許多大公司、小工廠停產休假、裁員、倒閉。

《華爾街日報》6月8日報道,在中共肺炎的影響下,美國失業率飆升,但大瘟疫流行幾乎沒有在中共官方失業率上體現出來。中共官方最近公佈的數據宣稱,中國失業率從1月份的5.3%微升至6%。外界紛紛質疑該數據。

非官方證據和經濟學家的計算顯示,中共官方給出的數據有重大遺漏,沒有包括那些大量曾在城市打工,但因各種原因返鄉的農民工,以及在城市裏的被迫縮減工時,或者被減薪的人。一中共國家統計局官員承認,官方失業率數據不能充份反映失業情況。

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研究中國問題的經濟學家陳興動估計,一旦把所有人都考慮在內,中國今年有多達1.32億的勞動者失業,這個數量約佔中國城市勞動力的30%。

陳興動表示,從經濟角度講,這些失去工作的農民工將不會在農村土地上勞作,把他們視為無收入、無工作的勞動者是合理的。

另外,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師李迅雷團隊4月25日發表的報告提出,美國、歐元區的失業率都和經濟周期有明顯的負相關關係,而中國的兩套失業率指標和經濟周期的相關性都不高。中國的城鎮登記失業率存在明顯漏算。調查失業率沒有很好的處理農民工的失業統計問題。

報告表明,當時中國失業率或在20%附近。「根據我們的測算,目前我國新增失業人數可能已經超過7,000萬,對應的失業率大概在20.5%。」目前,這份報告已遭刪除。

對內:中共要求 過緊日子沒錢了!

6月8日,中共全中國財政廳(局)長座談會上,要求財政部門要認真貫徹政府過緊日子的要求,嚴格壓減一般性支出。稱中央部門帶頭過緊日子。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向《大紀元》表示,中國經濟危機已非常嚴重,包括疫情所造成的和國際封鎖。要求嚴格壓減支出,折射出中共整個官僚體系從上到下整個的財政危機,反應出中共沒錢了;另一方面,擔心民憤,表面上做做樣子。

中共高層從上往下壓的方式不管用。李燕銘分析:「因為第一,政令出不了中南海。高層怎麼說是一回事,很難落實到地方。並且,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地方當局會用各種方式來躲避所謂的一般性支出,高層其實很難實際掌控;第二,轉嫁危機。所有的支出,地方會巧立名目轉換方式去轉嫁給百姓。」事實上,中國地方財政吃緊本已不是一朝一夕的問題。4月16日,有中國市縣負責人對陸媒「半月談」抱怨稱,「近兩年經濟結構性調整,市縣財政保障能力本來就在走弱。疫情一來,收支矛盾更是雪上加霜!」「上面出政策,下面來買單」加劇地方財政額外的壓力。報道還稱,受中共肺炎疫情衝擊,不少地方今年一季度財政收入銳減。

時政評論員蘭述表示,這會給地方造成巨大的壓力。因為中國大部份地縣市、鄉鎮市政府都已處在破產邊緣,實際都在負債運行。

蘭述分析:「隨著經濟下行,國內現在民用住房空置率大概是25%左右,商業建築空置率接近30%,如此高的房屋空置率,可以想像,過去靠通過賣地或者城市開發,政府從中進行牟利,從而維持地方開支的方式,再也運行不下去了。這就是目前中共所面臨的困境。」

隨之而來的將是各級政府更加瘋狂的去橫徵暴斂,從民間收取錢財。蘭述說:「實際上,中共權力得不到任何制約,錢不夠,它的辦法就是從中國社會地方去撈取它所需要的運行費用,訂立各種各樣的巧立名目,這是毫無疑問的。」

對外:撒錢維繫外交 危機層疊交加

在面臨多重危機沒錢的狀態下,6月7日,中共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仍在對外記者會上宣稱,北京將援助世衛組織(WHO)5千萬美元,並決定暫免77個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債務。向國際社會提供20億美元的抗疫援助。中共並未列出77個受惠的名單,以及暫停的債務總額。此前,中共曾向世衛組織分兩批提供5千萬美元的現匯援助,以及正在建立30個中非對口醫院合作機制。

海外網友感嘆道:「可憐的中國人!自己國家的錢都跑去幫人了,而自己還在為兩頓奔波。」

蘭述分析,中共病毒的氾濫造成世界性的疫情,令中共目前在國際上的處境空前的不利、空前的孤立。這種情況下,它就是「銀彈」外交到處去撒錢,希望一些小的國家在國際上幫它發發聲。「這些小國家不會白幫你說話,這邊話音剛落那邊就會伸手跟你要錢。中共當然要給錢。這就是中共在國際上搞宣傳、搞統戰等等,不得不付出的代價。」

網上曾傳出習近平在最近一次政治局常委會議上的講話稿,習談到隱瞞疫情釀成災難,承認這場災難讓中共正面臨「最危險的結果」。

李燕銘最後指,中共面對國內經濟、政權等層疊交加的危機處理方式上,反映出中共在苟延殘喘、作末日的垂死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