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爆發初期,俄羅斯災情發展尚屬平緩,但近一個月以來,俄羅斯染疫人數陡然上升,至2020年6月10日,確診病例達到49.3萬例,感染人數排在全球第三位,染疫人數日增近萬,情勢嚴峻。

按照病毒學理論,在人群密切接觸的地方更便於傳染性病毒迅速傳播。俄羅斯地廣人稀,其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8人,在聯合國成員193個國家中排第179位,本不利於呼吸類傳染病毒傳播,那麼,是甚麼原因導致那裏的中共病毒瘟疫如此肆虐?

大紀元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一文指出,「這次中共病毒的擴散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細究根源,俄羅斯與中共結成戰略夥伴、在政經文化方面關係親密,才是導致瘟疫纏身的真正原因。

歷史回顧——中蘇從好兄弟、反目成仇 再到戰略夥伴

受蘇維埃共產國際領導和支持而起家的中共,原本奉蘇聯為「老大哥」,兩國關係密切。在中共剛剛竊取政權、中國經過多年戰亂而國力凋敝的時候,1950年,中共按照社會主義陣營,首先是蘇聯和中國聯合行動的要求出兵北韓,與聯合國軍隊交戰。

後中蘇一度交惡,甚至反目成仇。1969年6月,中蘇在邊界烏蘇里江珍寶島爆發衝突,雙方都死傷慘重。8月,在新疆鐵列克提,雙方再次發生武裝衝突,中國方面死傷嚴重。為避免衝突再度升級,9月,兩國總理在北京機場緊急會面,達成共識維持邊界現狀。雖然之後兩國不再兵戎相見,但關係也降到冰點。

與此同時,中國向美國靠近,以乒乓外交打開局面。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遜訪華,中美簽署了《上海公報》並於1979年正式建立外交關係。1980年蘇聯在莫斯科舉辦奧運會,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因蘇聯入侵阿富汗對其抵制,中國也加入抵制陣營,拒絕參加莫斯科奧運會。

80年代中後期,蘇聯開始推行改革。中蘇關係開始慢慢解凍,1989年戈巴卓夫在中國發生學生民主運動期間訪華,因天安門廣場被學生集會佔據,歡迎儀式改在首都機場舉行,中共感到顏面盡失。戈巴卓夫成為第一位訪問中國的蘇聯最高領導人。

1989年6月4日,中共動用軍隊血腥鎮壓學生及北京市民,舉世震驚。北京的學生民主運動雖被鎮壓,其精神卻引發東歐巨變,戈巴卓夫順應民心,解體蘇共,共產鐵幕轟然崩塌,遭受共產主義蹂躪多年的東歐人民重返自由,煥發新的生機。

1991年12月,蘇聯解體後的第二天,中共宣佈承認俄羅斯為蘇聯的繼承者。

在中國,江澤民踩著六四學生的鮮血上台,成為中共黨魁。為掩蓋其留學蘇聯時被收買的醜事,江澤民刻意討好俄羅斯,與俄羅斯高層互訪頻繁。1997年,江澤民與葉利欽同意在中俄兩國元首互訪之外,建立中俄總理定期會晤機制。自此,中俄關係又開始熱絡。

1999年12月9-10日,江澤民與俄羅斯政府簽定了「中俄邊界新約」。在這個新的邊界條約中,中國人得到了圖門江出海口的捕魚權,「要回」了本來就屬於中國的幾個小島,卻承認了中國一直拒絕承認的中俄九項不平等條約,將中國與俄羅斯多年來存在的邊界領土爭端做了一個令人震驚的結論,放棄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完全擁有主權的相當於110個台灣的領土面積。

江澤民出於一己之私而定下的這個約定,將344萬平方公里的中國國土盡數獻給俄羅斯,這是自清政府以來最大的賣國條約。

2001年普京上台以後,與中國簽署了《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確定戰略夥伴關係。2010年,兩國確定「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

中俄高層互訪頻繁 戰略夥伴關係親密

至此,中俄關係又變成好兄弟。中俄關係在習近平和普京任期內越來越緊密,為制約美國,兩國盡棄前嫌,抱團取暖。

2013年,習近平擔任中國最高領導人後,第一個出訪的國家就選擇了俄羅斯。到2019年,他共訪問過俄羅斯八次,算上6月與普京在莫斯科的會面並一起參加慶祝兩國建交70周年活動,習近平與普京在任上會面的次數達到了近30次之多。中俄元首互訪幾乎成為定製模式。

除了兩國元首互訪外,中俄總理定期會晤也是一個定製。

2019年9月,李克強與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會晤,這是中俄自1997年由江澤民與俄羅斯定下的會晤機制以來的第二十四次總理定期會晤。

兩國在多個國際重大問題上,也同進同退。在聯合國安理會議上,中俄都投票否決制裁敘利亞阿薩德政府的決議。對待北韓核武器問題上,兩國一唱一和,調門一致。

不僅如此,兩國多次聯合軍事演習。2017年7月,中俄海軍在波羅的海首次舉行聯合軍事演習。2018年9月,中共軍隊又參加了俄羅斯代號「東方2018」的軍事演習。

最大能源消費國和最大能源生產國

戰略夥伴合作的項目之一還包括能源。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中國就成為原油進口國。隨著經濟發展,中國對能源的需求也快速加大,開始向國際市場購買原油,成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費國。

為保證經濟持續增長,中國積極開拓與產油國之間的關係。作為產油大國的俄羅斯,自然成為重中之重。俄羅斯石油年產量居世界第二,2005年產油4.7億噸,產量僅次於沙特阿拉伯。俄羅斯天然氣產量也位於世界前列,其天然氣儲量達47.5萬億立方米,居世界第一位。

中國看重俄羅斯能源的原因還包括運輸安全的考慮。以中國現有能力,不能保證海上運送的原油的安全,而與俄羅斯合作能減輕此顧慮。中俄之間有共同邊界,可經輸油管道直接將俄羅斯原油輸送至中國境內,既可確保能源供應穩定,且其安全性亦大幅提高。

2013年,兩家中俄國營企業——中石油與俄羅斯石油公司——簽訂了一份供油協議,是中國原油貿易中最大單筆合同,也是全球石油工業歷史上最大的交易之一。根據此協議,俄羅斯將在目前中俄原油管道(東線)1500萬噸/年輸油量的基礎上逐年增加對華提供原油,到2018年達到3000萬噸/年,增供合同期25年,可延長5年;通過中哈原油管道(西線)於2014年1月1日開始增供原油700萬噸/年,合同期5年,可延長5年。

同時,俄方還承諾在中俄合資天津煉廠建成投運後,每年向其供應910萬噸原油。未來中國石油進口俄羅斯原油量將達到4610萬噸/年。根據合同,中國向俄羅斯石油公司支付600億至700億美元的預付款。

中共為普京女婿買單

為穩固與俄羅斯的戰略夥伴關係,中共不惜以高價出手購買俄羅斯西布爾石化公司10%的股票,而這個公司的第二大股東就是普京的小女兒的夫婿,其擁有公司21%的股份。

2015年,俄羅斯總理梅德傑夫訪問中國,此次訪華簽訂的數十個合作文件中,引入注目的是中國石油化工集團收購俄羅斯石化工業巨頭西布爾石化公司10%股權的協約。

「中國對西布爾的資產評估為134億美元,比2014年上漲了10億美元,同時也創下了該公司資產有史以來的最貴紀錄。但俄羅斯目前正陷入越來越嚴重的經濟危機,盧布貶值劇烈,經濟衰退可能還沒有跌至谷底。資本正從俄羅斯市場大量外逃,俄國公司和企業的資產大幅縮水。但在這種背景下,中國卻高估西布爾公司的資產價格,採取與市場趨勢反向的舉動,高價收購西布爾股權耐人尋味。」作家白樺在《中國密報》41期刊登的文章《中國高價收購普京女婿控股資產》中寫道。

中共成為俄羅斯第一大貿易夥伴

在經濟貿易上,中俄貿易額逐年增加,從2001年到2018年17年內翻了十倍,並計劃到2024年達到2000億萬美元額度。

「在最近的十幾年中,兩國(中俄)的雙邊貿易有著較快增長。2001年中俄之間的貿易量達到100億美元的目標後,2004年年初達到200億美元,2006年超過300億美元,2012年達到881.6億美元。根據中國海關統計數字,2014年中俄兩國貿易額達到952.8億美元;2015年,由於俄羅斯經濟的疲弱和大宗商品價格的波動,中俄貿易額出現了下滑,兩國進出口的貿易額為962.6億美元。截至2014年年底,中國是俄最大的貿易貨幣,而俄也是中國第九大的貿易夥伴。」譚岳衡和謝湧海在《香港如何「帶」「路」》一書中寫道。

根據統計,中俄兩國貿易額在2018年首次超過1000億美元,後繼續保持增長,計劃到2024年雙邊貿易額達到2000億美元。

中俄在能源、航空航天、互聯網、衛星導航系統等領域加強戰略性合作,並鋪設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同江鐵路橋、黑河公路橋、「濱海1號」「濱海2號」陸海聯運國際交通走廊等項目。

在俄羅斯遠東地區,中國已成為俄遠東地區第一大投資來源國。2019年1月至5月,中國對俄羅斯全行業直接投資2.1億美元,同比增長20.1%。

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等6家中資銀行在俄羅斯設立分支機構,中國銀聯也在莫斯科設有代表處。此外,兩國共同設立了投資合作委員會。

兩國官方合作親密,共同舉辦了一系列的國家級高級別的交流年活動,並建立了140對友好省州和城市。

結語

雖然在一些問題上中共與俄羅斯存在分歧,如2008年格魯吉亞(Georgia)及2014年克里米亞問題,而且兩個大國之間也存在暗中較量,雙方合作的背後各自有不同的利益考慮,但是為了制約美國,兩國結成戰略夥伴關係,越走越近。近年來,俄羅斯在經濟上對中國的依賴越來越強。孰不知,與中共為伴,結果瘟疫也隨中共惡魔而至。

20年前已經摒棄共產主義的俄羅斯人民,如果能肅清共產遺毒,認清中共的邪惡,重新找回對神的信仰,才是防疫的良方。只有遠離中共惡魔,才能平安驅除瘟疫,俄羅斯這塊古老的土地才能重新綻放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