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紀元》獲得中共內部系列文件顯示,北京首例病例在1月11日被採樣,但直到1月20日凌晨,官方才發佈有病例確診的消息。其中,僅僅是中共國家疾控中心進行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核酸檢測,就用了足足6天時間。

獨家:北京地壇醫院接待WHO專家材料透露首例病例信息

1月20日凌晨2:56,北京大興區衛健委官方微博通報,接診的兩名有武漢旅行史的發熱患者,根據臨床症狀和流行病學調查,經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檢測及專家組評估,確認為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公開資料顯示,這是北京市最早通報首例中共病毒病例的消息。

但這條消息帶來的是更多的疑問,北京的首例確診者到底何時發病?為何通報時間是在習近平做指示,而且鍾南山揭露疫情「人傳人」的同一天?

近日,《大紀元》獲得北京地壇醫院2月17日「接待WHO專家考察團彙報材料」的內部文件。內部文件顯示,早在1月12日,地壇醫院就收治了北京市首例病例。

(大紀元)
(大紀元)

這個內容,也可以從北京地壇醫院的微信號文章中得到證實。

但是之後的整個確診過程,為大多數人所不知。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獨家:中共國家疾控中心檢測一個核酸用了6天

1月12日,一個由北京疾控中心發出的病毒標本被送到了國家疾控中心。

直到6天之後,中共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署名發出「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關於北京市送檢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標本實驗室檢測結果的報告」。

《大紀元》獨家獲得的這個報告內容顯示,1月12日,國家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收到北京市疾控中心送檢的肺炎病例痰標本1份。收到標本後,病毒病所對所送檢痰標本進行了病毒螢光定量PCR檢測,結果為陽性。

(大紀元)
(大紀元)

另一份附件「北京市疾控中心送檢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標本實驗室檢測結果」的內容顯示,北京的這名病毒患者是29歲陳X,編號為BJ002,採樣日期在1月11日,檢測結果為陽性。

(大紀元)
(大紀元)

從1月12日中共國家疾控中心收到中共病毒的標本,直到高福1月17日發出確認陽性的函,一共用了6天。而據2月初陸媒的報道稱,在大陸疫情初期,一次核酸檢測需要大概16小時。

中共官方報道模糊事件的具體時間點

3月份,中共官方開始發文,回應外界對北上廣首例確診病例均在1月20日的質疑,其中兩篇文章有代表性。其中一篇是3月29日,《健康時報》所發《北上廣三地首例病例確診時間並不是通報的1月20日?》

另一篇是3月15日,《北京晚報》發表的題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檢測幕後故事實錄:北京第一宗確診病例報告從這裏發出」文章。

這篇報道模糊了北京首個病例確診過程中的關鍵時間。

文章稱,「1月中旬」,兩個採自北京地壇醫院的鼻咽拭子樣本送到了北京市疾控中心傳染病地方病控制所的實驗室,樣本檢測結果陽性,第一宗確診病例需要國家疾控中心的覆核,「很快」,國家疾控中心的覆核反饋回來了,陽性!1月20日凌晨,北京市對外發佈,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共肺炎)病例。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說,這個「1月中旬」實際是1月12日;這個「很快」實際是從1月12日到1月17日的6天。中共報道隱瞞真實情況的用意可見一斑。

1月18日各省首例確診病例通報的規則

從1月17日高福確認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再到病例在1月20日被公佈,當中又過去了3天。

《大紀元》獲得中共在1月18日下發的中共《國家衛健委辦公廳關於印發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第二版)和全國各省(區、市)首例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確認程序的通知》。

這份文件規定,除湖北的其它省份首例疑似病例,經省級疾控中心檢測病毒核酸陽性,由中共國家疾控中心或第三方進行核酸檢測覆核陽性,經國家衛健委疫情應對處置領導小組下設的診斷組進行評估確認。

對確診病例,則需進一步由中共國家疾控中心或第三方進行基因測序,再根據病例臨床表現、流行病學史、實驗室檢測結果等進行評估確認。

通知稱,經診斷組確認的首例疑似病例和確認病例,才能由相關省份予以公佈。

(大紀元)
(大紀元)

李林一表示,這份文件規定,地方送交國家疾控中心覆核病毒標本之前,首先需要「省級疾控中心檢測病毒核酸陽性」。換句話說,1月12日,病例的病毒標本送交國家疾控中心之前,北京市自己就已經檢測出核酸陽性。從1月12日算起到20日公佈,覆核及評估確認居然用了9天。

李林一認為,再加上北上廣首例確診都在1月20日發佈,其實中共最初想要政治維穩、隱瞞疫情的心思已經相當明顯。最後是因為疫情失控蔓延,而不得不在20日公佈部份確診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