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哈佛大學最新研究發現,中共病毒很可能早在2019年夏末秋初就已在武漢傳播。挪威病毒學家質疑,中共病毒一些特性以前從未在自然界中被發現過。前英國秘密情報局局長理查德迪爾勒夫(Richard Dearlove)表示,中共病毒可能是因中國實驗室事故而外洩。

衛星圖像顯示 中共病毒或去年夏秋已在武漢傳播

美國ABC電台在6月8日披露,哈佛醫學院最新研究發現,去年夏末秋初之際,武漢5家主要醫院外的停車數量和交通量急劇增加,同時大陸網站上「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搜索明顯增加。

哈佛大學醫學教授約翰布朗斯坦(John Brownstein )主導了這項研究;他的團隊與來自波士頓大學和波士頓兒童醫院的研究人員一起,通過研究衛星地圖,花費了一個多月時間來尋找武漢疫情爆發的線索。

布朗斯坦這項研究項目的邏輯是:呼吸系統疾病會導致特殊的社區活動模式。他說,「如果醫院業務繁忙,停車場也會很忙。因此如果醫院外的汽車越來越多,說明醫院的工作更忙,好像社區正在發生了這種事情:即感染正在增加,人們不得不去看病。」

布朗斯坦的團隊研究了350張由環繞全球的私人衛星拍攝的圖像,其中包括直到2019年秋季的、每周或每隔一周從太空拍攝的照片,然後從中挑選了108張可用圖像,據此對武漢醫院附近的汽車進行了計數,並評估了社區之間的行為模式。

布朗斯坦說,他的研究結果表明,當時在武漢醫院出現異常情況,「從2019年的夏末到秋初,武漢主要醫院外的車輛流顯著增加。」

具體說來,2019年10月10日,武漢天祐醫院外停放了285輛汽車,2018年同期只有171輛,增加了67%。武漢其它醫院外的車輛來往也是猛增,比2018年秋季至2019年之間的「交通量」增加了90%。武漢同濟醫科大學在2019年9月中旬出現了車流量激增的情況。

在醫院流量激增的同時,武漢地區的網民在百度搜索引擎提供有關「咳嗽」和「腹瀉」的流量激增,而「咳嗽」和「腹瀉」正是中共病毒的重要官方症狀 。研究發現:雖然「咳嗽」可能與當年的流感季節相吻合,但「腹瀉」是一種更普遍的中共病毒症狀。

該研究已經提交給《自然數字醫學》雜誌,正在接受同行評審。

布朗斯坦承認,得到的證據是間接的,但他說這項研究為中共病毒的起源提供了重要新證據。

布朗斯坦說,他們的數據跟其它越來越多的信息一起,指向武漢發生的事情。他說,仍然需要很多研究來充份揭開真相,讓人們真正了解疫情是如何爆發的。他們的研究只是諸多證據的一點。

「十月份發生了一些事情。」波士頓兒童醫院計算流行病學實驗室主任布朗斯登說。「顯然,在先前認定的(中共)新冠病毒疫情起點之前,發生了某種程度的社會波動。」

疾病生態學家,曼哈頓生態健康聯盟主席達扎克(Peter Daszak)說,哈佛大學的研究「非常棒」,「有關病毒從何而來,何時出現,你需要研究每一點可能的證據。」

達扎克的組織致力於研究新興疾病的來源。過去當他們在疫情爆發之後做分析的時候,他們總是發現,在疫情爆發之前的幾天、幾周、幾個月、幾年,該疾病就已經在人群中傳播了。「我真的相信,我們將發現中共病毒也是如此。」

挪威病毒學家:病毒特性以前從未在自然界中被發現過

挪威病毒學家索倫森(Birger Sorensen)近期發表在《生物物理學季刊》上的一項研究表示,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某些序列似乎是人工插入的。

這項研究還寫道,科學家發現病毒自爆發以來缺乏突變,這表明病毒已經具備了與人類共存的能力。

索倫森6月7日接受挪威廣播公司採訪時表示,中共病毒的特性與沙士病毒(SARS)有很大不同,這些特性以前從未在自然界中被發現過。

英前情報局長:中共病毒來自實驗室

英國前軍情六處(MI6)首席負責人迪爾勒夫,6月4日接受《每日電訊報》專訪時,援引一份研究報告指出,「新冠病毒」應該被稱為「武漢病毒」,該病毒可能是從中國的實驗室事故中意外洩露。

這份研究報告是由倫敦大學教授安格斯達格賴許(Angus Dalgleish)和挪威病毒學家索倫森(Birger Sorensen)合著。

迪爾勒夫表示,自己並不認為中共故意釋放病毒,但顯然中共試圖掩蓋疫情。

他進一步解釋說,由於中共病毒對全球造成嚴重傷害,該份報告的調查結果,將迫使北京必須賠償世界各國,同時也會讓全球都重新思考與中共的關係。

有關中共病毒起源問題至今仍無定論。許多歐美專家都質疑,該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

目前全球已有至少700萬人被感染,逾40萬人死亡。去年(2019年)12月31日,中共才正式把疫情報告給世界衛生組織,隨著更多證據的出現,西方國家開始指責中共隱瞞疫情爆發的真實時間和規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