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市府前打出海報抗議,被警察暴打,當時就失去了知覺。但他還繼續暴打我的臉,又把我打醒。」在談到2020年6月8日去維權的遭遇時,武漢女子姚青對大紀元記者說。

拍「工人討薪」影片 手機被安保搶走

6月8日晚,武漢市江岸區長江委社區居民姚青對大紀元記者敘述了事件的經過。當天上午約10點鐘,姚青在武漢市政府門口,看到某工廠的一群工人在跪著討薪,工人們從去年11月份起就沒有發工資,找了多個部門,但都被推諉。

「我沒有過去,就在旁邊拍了些影片,有很多特警和安保將這些人往旁邊約200米左右的信訪局那邊攆,我繼續在拍影片。」姚青對大紀元記者說。

「那些安保人員圍住我後,先把我的手機搶走,然後他們強行將手機裏的影片和照片刪除,又威脅我說,是不是帶頭的?」姚青表示,自己跟那些討薪的人沒有關係。

隻身一人維權 被打昏

等那些工人走了後,大約10點30分左右,她一個人站到武漢市政府門口,將一張寫有「地鐵霸凌撒謊,政府不作為」的海報拿出來。「有一個交警走過來,我說地鐵公司將我家的房子搞裂了。他讓我到信訪局去。」

姚青表示:「這時從市政府裏面走出來一個穿制服的女警和一個便衣男子,一過來就搶我的海報,我說這是我個人的東西。」

「那男子當即推我的胸部,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流氓的行為。」姚青就說,「你不要耍流氓。你是誰,哪個部門的?」

該男子並沒有回答自己的身份,而旁邊的女警說:「他是警察。」

姚青就質問道:「警號是多少?哪個部門的?你推我胸是個很流氓的行為。」

這時又有一個黑衣男子從市政府出來,上來就搶姚青的海報。當她問為甚麼搶自己的東西時,黑衣男就開始對她施暴。

「他直接踢我的肚子,接連不斷地踢,還打我的臉,並把我的雙手反綁,直到把我打昏倒地。當時我失去了知覺,他還繼續打我臉,又把我打醒。」姚青說,「黑衣男又找來幾個保安,把我抬起來丟到路邊。」

姚青對大紀元表示,她聽到旁邊的人在說:「你作為警察怎麼打人?人家都暈倒了,還繼續打。」

「打我的人是警察,沒亮明身份,女警一直說我襲警。」姚青說,「我自己爬起來,當路過市政府門口時,又圍上來一群特警。我一個弱女子,他們全副武裝。」

一個穿格子衣服的男子一直說姚青是帶頭維權的,威脅她並想把她抓起來。姚青說:「此前,我把能走的所有維權途徑都走完了,但沒有得到解決。現在又遭遇暴力毆打。我覺得警察太暴力了,隨隨便便就可以給你捏造一個罪名。我不能理解在中國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艱難維權經歷

姚青對大紀元記者透露,她之前有一份年收入20萬以上的穩定工作(全國各地做諮詢培訓)。2019年10月,武漢地鐵在她家邊上施工,造成她家房子開裂,倉庫變形,無法居住。她去地鐵處維權,肩周部位被社區的人扯傷,造成不可恢復的傷害,沒法工作了。只能失業在家,沒有收入來源。

只能靠她母親一個月二千多元的錢,不夠母女倆在武漢生活的,她心理壓力很大,以至於患上了抑鬱症和焦慮症,從2019年10月份開始就一直在吃藥。

姚青認為,只要有監督的政府,她的事情並不算大事,但就這種小事也沒有人管。直接就把一個中產的家庭變成了「無產」,她把車也賣了,房子也賣了,沒辦法正常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