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香港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國際金融中心非共產黨賜予,是國際認可;德議員:歐洲人忘了共產黨的恐怖,佩服港人勇敢;中共經濟下行難再安內,用香港打民族主義牌。(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香港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國際金融中心非共產黨賜予,是國際認可;德議員:歐洲人忘了共產黨的恐怖,佩服港人勇敢;中共經濟下行難再安內,用香港打民族主義牌。(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去年6月後,港人無懼中共壓迫、警察暴力以及被捕的風險上街抗爭,致使港府撤回《逃犯條例》。而今中共火速推出港版國安法,威脅更甚《送中條例》,香港「一國兩制」岌岌可危。香港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港人在反送中抗爭中,已成功逼中共在國際間撕破虛偽面目,香港已成為捍衛世界自由、對抗邪惡政權的「橋頭堡」。

他認為中共當前面臨內憂外患,已無實力與世界抗衡,「狗急跳牆、氣急敗壞」下強推國安法,讓自己踩進一個更大的陷阱裏,香港正處於有利時機。他鼓勵港人,不要低估自己,面對眼前困境不要灰心,做好長遠戰鬥的準備,中共已走向滅亡,「共產黨可以很強大,但我信人民的力量更加強大。我自己讀中國歷史,相信從來暴政是敵不過人民的。」

張崑陽曾參與反國教及雨傘運動等運動,為雨傘運動後第一代本土派學生領袖。反送中運動期間,張崑陽曾以學界代表團身份到美國等多個國家游說,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等立法工作。

近期他與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和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發起連署,促請歐洲各國領袖反對惡法。與國際社會多有聯繫的張崑陽說,「他們真的擔心在《國安法》之後,香港人的集會自由、言論自由會受到很大的打壓。」

他說,國際社會已越來越了解中共真實面目,已不再受中共欺騙。尤其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改變對華政策,明白共產黨長期掩飾其侵略、影響他國政治與政府的企圖。

不過相對於美國,他認為歐洲許多國家錯判中國形勢,「我們很佩服美國醒覺得很快。但是否全世界的國家都是這麼快醒覺呢?是否全世界都知道孔子學院、華為計劃,其實是中共野心的一個擴張權力的表現?不是的。」

一次德國行,一位德國議員主動對他說,很佩服香港人提醒全世界,共產黨的邪惡,「他看見香港人這麼勇敢去抵抗共產黨,感到很慚愧,二戰以來歐洲人太習慣和平了,忘記了共產黨的恐怖。」

「香港現在擔當一個橋頭堡的角色,捍衛這個自由世界,去獨挑這一個大樑,點燃這一個火炬,(與世界)一起去對抗這一個邪惡的政權。」

他認為,中共當前面臨內憂外患。對外,將面對疫情過後,來自全球針對疫情的究責與索賠。對內,面臨經濟嚴重衰退危機,其維護管治的武器「經濟成就」已無計可施,於是打出另一張牌「民族主義」——推行香港國安法,「對中共而言,香港問題就是國家民族問題。認為香港問題是外國勢力陷中華民族於不義,用這種方法去給十四億中國人洗腦。」

「其實它沒有足夠的實力跟世界抗衡,反過來看,我們可以演繹它是氣急敗壞、狗急跳牆,逼於無奈推出國安法。但其實它一做,反過來給了自己更大的一個陷阱踩進去。」

他說,中共已走向滅亡,「香港的問題處理不好,就會給國內帶來很大的問題。」而對外,「即是搞香港,國際更加不會放過它,因為(香港對國際)牽連著很大的利益。」

「我們已成功地逼共產黨撕破了它的面目,全世界現在都知道它是個甚麼東西。」他說,反送中抗爭讓國際認清中共真面目,《國安法》一通過後,國際紛紛發出譴責聲浪。

「我覺得中共的前景是挺渺茫的,發展是挺黑暗的。」他說,港人面對抵抗惡法的這場戰役並不容易,但他提醒港人不要低估自己,一位美國眾議員曾告訴他,佩服香港人,「人類幾千年、幾百年歷史,沒有見過有一個運動好似香港這樣,可以持續這麼長、這麼大規模、這麼有創意。」

張崑陽說,共產黨是歷史上最邪惡的政權,「它夠邪惡,它厲害,它夠恐怖,想那麼多方法去監控你。它是厲害的,但它將這厲害放在錯誤上面。」「我們一定要懷有希望,我覺得現在這個時空,已經是對香港人或者是對這個世界的人最有利的時機。」

「共產黨可以很強大,但我信人民的力量更加強大。我自己讀中國歷史,從來相信暴政一定是敵不過人民的。」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國際社會更了解中共 疫情過後對中共問罪

記  者:您代表香港的年輕人在國際上發言,經過了反送中的這一年,國際陣線的反饋是甚麼樣的?

張崑陽:我們覺得國際社會對中共的面目越來越了解了。自從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他對待中國的政策已經改變了。他對中國政權的本質更加徹底地了解,明白共產黨很多時候會做很多掩飾,掩飾自己真實的動機。實際上它(中共)想侵略,或者是想影響外國的政治或者政府,國際社會已經不會再被它欺騙了。

只不過是現在疫情來到,全世界很多國家都在疲於奔命,處理疫情。疫情過後,我們有信心,國際社會將對中共興師問罪。

共產黨最怕被認清真面目

記  者:港版《國安法》的推出,是不是針對你們國際陣線?會引起全世界對中共的態度將發生甚麼改變?

張崑陽:很明顯《國安法》裏有一部份是針對我們這些平時做國際游說的人。這一點也很荒謬,共產黨本身就是一個國際的產物,不論講它以前的共產黨是參考了俄羅斯,無論是馬克思還是列寧,蘇聯的共產國際在1919年3月誕生,共產黨本身就是一個外來的產物。它覺得我們做的事情真的有機會影響到共產黨。

共產黨甚麼都不怕,就怕外國或者是國際社會更多的人認清了它的真面目,這就是我們為甚麼要繼續打國際線的原因。

打國際線也不是甚麼大逆不道的事情。本身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國際都會,人來來往往,全球化,有不同的民間交流,這本身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們何罪之有呢?我們不怕。那你和外國溝通,用Facebook就可以跟外國溝通了,用YouTube就可以向國際發放一些資訊了。

我們就是要告訴別人香港現在到底發生了甚麼,共產黨到底是如何箝制香港的自由,這全部都是事實,如何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它如何在西藏、新疆真的去傷害那些人、那些權利,如何剝削人家,如何打壓人家的文化。需要世界去認清中國的真面目。

破壞香港國際經融中心的是中共

記  者:港版《國安法》推出之後,國際關心香港的甚麼情況?

張崑陽:他們真的擔心在《國安法》之後,香港人的集會自由、言論自由會受到很大的打壓。就像六四晚會不可以搞了,這個政府用限聚令,香港31年來第一次在維園沒有(六四)燭光晚會。國際社會上,美國國務院、國務卿都先後表態:其實你不讓人們悼念六四同樣是打壓人民自由。更加顯示出所謂的兩制,所謂的高度自治是蕩然無存。

大家要明白現在這個世界已經不可能壓制資訊。香港是一個很自由,資訊自由的城市。我們很幸運,我們不像新疆、西藏。我們有很多外國記者,我們的資訊是完全開放的,能讓全世界看到的。他們有雪亮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完全不可能因為中共說了甚麼就是甚麼。

它(中共)現在就說有本土恐怖主義,推《國安法》就是因為香港現在很混亂。但實際上,亂的源頭就是中國共產黨。你(中共)現在搞完國安法,外國投資者也害怕了,他們會撤資。真正令香港攬炒(玉石俱焚),真正破壞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就是中國共產黨。

大家想一個很簡單的道理: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那沒有國際支持的金融中心還能叫國際金融中心嗎?當然不是了。

香港可以成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不是共產黨賜予的,是要國際認可的。比如香港有十萬澳洲人,有七萬或八萬美國人,還沒有算歐盟、全世界在香港的投資都很多。其它國家事實上,他們當然對香港的事務有一定的話語權,因為你影響他的投資,所以我們見到(外國)政府都很擔心。

(中共)中聯辦、港澳辦、人大一推完《國安法》,他(中共)私底下自己都要去「勾結外國勢力」,他最討厭的(外國勢力),他自己都要勾結了,邀請一些外國人來談:其實《國安法》不恐怖。人家當然不會相信你(港府)了,怎麼會不恐怖啊!共產黨的政權本身就是邪惡的,《國安法》的定義那它一定會亂來的。

所以我們現在要打好文宣戰,跟世界要多做一些訪問,寫些推文(Twitter),跟人家講共產黨是不可以相信的。

歐洲眾國錯判中國形勢 港人要繼續向國際社會揭露中共

記  者:最近您們也在歐洲、美國發起了一些連署,最新的進展情況?

張崑陽:比如我之前和黃之鋒一起有不同的連署。最新的一個就是針對歐洲不同國家,我們希望他們的政府可以表態去維護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去維護我們這裏的利益不會受到《國安法》的影響。其實外國是很擔心的。我們平時講國際關係、講國際社會,這個世界不只是美國,這個世界有很多國家,這些國家每一個的參與都相當重要。

當然就香港的情況,英國是一個很重要的國家,是《中英聯合聲明》的一個簽署方,所以很多人都說它有道義需要去關照香港。我們當然希望英國政府表態,它最近也表了很多態,目前也在討論BNO護照(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持有者會不會有更多的權利。

除了英國以外,我們很多時候都覺得歐洲其它國家,對於中國形勢分析是錯判的。所以我們很佩服美國醒覺得很快。但是否全世界的國家都是這麼快醒覺呢?是否全世界都知道孔子學院、華為計劃,其實是中共野心的一個擴張權力的表現?不是的。

所以歐洲的國家依然要與他們溝通,給多點資訊他們,這些事實擺在眼前,給他們多講點香港的實況,看一下中國是如何限制我們,看一下它們是如何打壓新疆、西藏的人,為甚麼還要與這樣的政權保持這麼友好的關係呢?

歐洲的國家經歷了二次世界大戰,應該是最反共的一批人。例如我去德國的時候,有一個德國議員,我沒有與他說甚麼,他主動過來與我說。

他年齡比較老一些,這個德國議員說他很慚愧,他看見香港人這麼勇敢去抵抗共產黨,他想起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這六七十年,他覺得歐洲現在的人太習慣和平了,忘記了共產黨的恐怖,他覺得尤其是德國人。所以他說他很佩服香港人,這次是提醒了全世界的人。當然我們要繼續努力,提醒更多的人。

其實大家是有共鳴的,講回一些歷史給他們聽,大家曾經也知道共產主義的恐怖,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過《杜魯門宣言》去宣佈冷戰的揭幕。當年這個冷戰的揭幕與蘇聯對抗,當初的北約組織對抗蘇聯的華沙公約。其實那個歷史並沒有太久,不是講一個世紀前,只是六七十年前。

蘇聯解體是1991年,其實沒有太遠。這個時候我們要看一下自己,我們老是認為冷戰結束了,老是以為共產主義已經消亡了,但我們要知道民主的價值不是真的那麼長遠、不被動搖的,它是可以被一些有心人、一些邪惡的帝國衝擊,破壞我們所相信的民主自由的核心價值,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們建立了一個文明西方,或者自由民主的國度就完事了,不是這樣的。

我們依然要提防和警惕這些共產黨的所作所為,不能夠讓它破壞我們很相信的民主價值。而香港現在的角色就是擔當一個橋頭堡,捍衛這個自由世界去獨挑這一個大樑,點燃這一個火炬一起去對抗這一個邪惡的政權,不能夠讓它破壞一國兩制和對香港人本來應該有的高度自治這一個承諾。

人民的力量強大 暴政從未敵得過人民

記  者:反送中運動年輕的抗爭者甚至許多學生,站在前線去抵抗共產黨強權,成功將這個《送中條例》暫停了、撤回了。這一次港版國安法,你們所面臨的狀況是怎麼樣?有沒有信心去贏得這一場戰爭?

張崑陽:我不會說這場仗好簡單,但大家不可以那樣悲觀。我明白的,共產黨,有人說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邪惡,同時是最有錢、最強大的政權。我覺得是這樣,但共產黨一定有它厲害一面,它不厲害怎麼會這麼長時間。它夠邪惡,它厲害,它夠恐怖,想那麼多方法去監控你。

它是厲害的,但它將這厲害放在錯誤上面。那問題就是有沒有信心,我們一定要懷有希望。我覺得現在這個時空,已經是對香港人或者是對這個世界的人最有利的時機,共產黨可以很強大,但我信人民的力量更加強大。我自己讀中國歷史,從來信暴政一定是敵不過人民的。

港人不要低估自己 已經成功逼中共撕破面孔

張崑陽:更加重要的是不要小看香港人,例如凡是到外國見一些議員進行一些的交流,(我)清楚記得有一次與美國眾議員,他與我說他很佩服香港人。他覺得香港這場運動是他人類幾千年歷史、幾百年歷史,他沒有見過有一個運動好似香港這樣,可以持續這麼長、這麼大規模、這麼有創意。

香港人不要低估自己,我們去年成功200萬出來逼政府撤回了這個《逃犯條例》、逼它沒有送中,令到我們現在很開心,香港你犯法以後不用送中的。但是隔了一年,現在一個更加大的難關就是國安法,它比《逃犯條例》更加惡毒十倍的一條法例。

以前《逃犯條例》都是送中,現在中都不用送了,國安法就直接派些國安來香港,有機會可以直接執法,這真是荒謬。你(中共)是不能夠動搖香港的基石,百年建立的基業給共產黨一手摧毀了,是不能夠接受的。

但是我們現在相信的是,當越來越多的人醒覺認知共產黨的邪惡,我們需要更多保護自己的民主自由,而更多的人加入香港的陣營去聲援我們、支持我們,我們就不需要太過悲觀。

我明白許多人認為國安法來得這麼急,特朗普要制裁,為甚麼習近平好像不怕?是不是不怕、香港是不是玩完?大家要知道,倒過來講,可能國安法是虛的。大家不要以為美國制裁,共產黨會怕,起碼習近平應該不會弱到特朗普今天要制裁,他明天就叫救命,他不會的,它一定有一段時間打。

美國、中國貿易戰打了兩年,其實還沒有完全完了,不知道幾多階段的貿易談判。那關於香港問題,香港問題涉及共產黨的尊嚴、所謂中華民族的尊嚴、國家的尊嚴,它怎麼會這麼容易放過香港?

所以,我們一定要有長遠戰鬥的心理準備,但是我覺得香港人聰明的地方,就是我們已經成功逼共產黨撕破它虛偽的面目。它要立國安法,其實是同一時間意味著它是狗急跳牆,它沒有任何方法,它很急,是氣急敗壞。

習近平可能對內平復不了派系鬥爭,他的管治出現了危機,而同一時間中國出現內憂外患,國際上在疫情過後一定會興師問罪,問你為甚麼搞個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出來?一定會要求中國賠償,單是每個國家要中國賠些,它都完蛋。

同一時間,除了外患,它的內憂是甚麼呢?中國本身的經濟其實已經在向下跌。共產黨造假了那麼年的數據,吹鼓了那麼多年所謂的經濟增長,真是下跌得非常的厲害。共產黨的維護管治的方法,就是用經濟成就和民族主義的兩大武器。現在它經濟成就沒有了,沒有成就可言了,越來越差了。

但是中國有十四億的人口,難道又再來一次大饑荒嗎?它已經不可以用經濟成就,去維護共產黨的生存,那麼它就要用民族主義了,第二個方法了。就像香港問題就是國家民族問題了。認為香港問題是外國勢力陷中華民族於不義,用這種方法去給十四億中國人洗腦。

現在香港上升到一個民族主義問題,習近平當然不會那麼輕易退讓,也不會說特朗普一開始說制裁,它就會完蛋。不會,還要打一段長時間,但是我們成功地逼共產黨撕破了它的面目,全世界現在都知道它是個甚麼東西。其實這就是我們說的新冷戰。

習近平之前是溫家寶、胡錦濤。(在)胡溫年代,我們還有很多美好的幻想,就像2008年北京的奧運會,我們有很多美好的幻想。08年那時候我年紀還很小,我看到北京奧運會,我也很開心,覺得自己是中國人、國民身份認同很高啊!那時候對於中國是非常自豪的。

但是大家想一想,這就是共產黨當初為甚麼能夠成功的原因,就是共產黨非常會裝假。它(中共)裝假成為一個文明大國、謙謙君子,(讓世界覺得)它們完全沒有稱霸地球的野心,而是以禮相待,所以就騙了很多人。

所以,十幾年前是沒有人會去反中(共)的,全世界都要和它做朋友,同時還可以賺錢,這多好啊!

但是現在不是這種情況了,過了十幾年,共產黨走向滅亡。所以現在它更要抓住香港,香港的問題處理不好,就會給國內帶來很大的問題。簡單地來說,我們要有長遠戰鬥的準備,但是同一時間不需要太灰心。

它推行國安法,我們會感覺到非常的突然,好厲害喔,但是我們不要認為他這樣做很厲害,其實他是沒有足夠的實力跟世界抗衡,反過來看,我們可以演繹他是氣急敗壞、狗急跳牆,他是逼於無奈要推出國安法,但其實他一做,反過來給了自己更大的一個陷阱踩進去。

所以未來我對於中共的前景,我覺得它們是挺渺茫的,發展方面,挺黑暗的。它們真的會發展得很好嗎?它們可以成功擺脫國際對它們的歧見嗎?我覺得不會。它搞香港,國際更加不會放過它,因為(香港對國際)牽連著很大的利益。

金融手段美國牌多 可讓中共斃命

記  者:覺得對抗中共,(香港的)優勢在哪裏?

張崑陽:我以前寫過一篇文章,如果美國政府就香港問題作出制裁,美國會有七大武器,應該還有更多,我大概主要寫了七項。其中有一樣最重要的就是共產黨的經濟在衰退,它很需要透過國企銀行不停發債,或者它要印鈔票。人民幣不是一個(國際)流通貨幣,中央銀行究竟印了多少人民幣,我們是不知道的。

中共就是在不停地做這樣的事情,用債抵債。同一時間,它也不停地去借美金來抵債。所以也有一些經濟學家分析,中國四大央行,如果美國從明天開始禁止它(中共)用美元結算,它就會完蛋。它們的美債,或者它們處理的全球貿易不可以用美元,它們就會完蛋。

美國政府絕對有權禁止,不僅僅是中國,他想的話香港企業都可以,禁止它用美元結算,這是一個毀滅性的武器。當然這對於美國來說,不會是沒有影響的,是有影響的。

我們經常說美國的霸權,很厲害,世界上的強權。因為他們有很多軍力,很多艦隊,在香港附近的太平洋第七艦隊。

但除了軍事力量以外,美國更厲害的地方就是金融的霸權,它絕對有機會封鎖你的資金、封鎖美元,封鎖你在全球貿易的參與,驅逐它們在美國的上市等等的這些方法,都會令中國的企業很難集資,很難尋找資金去應對國內的經濟危機。這就有很大的可能出現資爆,也就是中國經濟的崩潰。

所以我希望,還是那一句,美國一定會有方法做(對付中共),希望中共不要那麼愚蠢,一定要懸崖勒馬,否則中共一定會完蛋。因為貿貿然這樣做,真會讓許多在香港有持份利益的人感到激憤,你(中共)沒有理由去摧毀國際金融中心(香港)。

很多那些建制派的人,我都和他們說,真正令香港攬炒的,真正破壞香港經濟的,就是中國共產黨,大家一定要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