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6月7日表示,在一國兩制下,18萬公務員具有兩重身份,「既是特區,同樣屬於國家公務人員的一員」,在執行政策時需要考慮兩重身份,而未來亦會加強公務員培訓,強化國家觀念與認識,掌握《憲法》與《基本法》下所列明的憲制秩序等。新公務員工會及公務員工會聯合會同表詫異與憂慮,立法會議員胡志偉直斥聶德權上綱上線,對公務員施加無形壓力,背棄特區政府一直為香港人服務的態度。

「雙重身份」源出何處

新公務員工會主席顏武周昨早(8日)在香港電台節目《千禧年代》表示,過去從未聽過相關說法。他引述《基本法》第 99 條:「公務人員必須盡忠職守,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公務員執行職責的對象是香港特區政府,而非中央政府,服務的是香港社會,並以香港市民為核心,條文中亦無「雙重身份」字眼。對此,顏武周希望局長能交代根據哪份文件給出有關說法。

他亦指出,縱使有人認為香港公務員乃國家體制一部份,也不存在雙重身份具備兩種不同考慮與出發點的特質。他又希望局長回應,當公務員執行牽涉大陸事務、入境等政策時,面對雙重身份所帶來的矛盾與衝突應該如何處理,執行程序如何,以何者為優先。他更希望局長能令香港人相信,公務員是以港人利益作為最大依歸,行政系統以至一國兩制是有效的。

對於公務員須恪守政治中立原則,顏武周提到,政府曾於 2000 年作澄清,政治中立並非為了剝奪公務員的政治權利。他指出,現時政府對公務員要求只集中於「忠誠執行政策」,卻忽略了其他例如「如實反映政策意見」、「符合市民意願」、「爭取市民支持」等,以減少政府與市民的摩擦。他最後表示,工會之前曾做問卷,超過九成會員認為,公務員毋須另作宣誓,對港版國安法亦感擔憂,因此響應「二百萬三罷聯合陣線」行動,將以其相應的方式參與公投,如實反映公務員對國安法的觀點。

港公務員體系有「母公司」?!

公務員工會聯合會總幹事梁籌庭則指,局方說法是「越搞越複雜」。公務員體系突然變成子公司,背後竟然有一間母公司,「你問員工如何是好?」公務員會因此感到緊張與憂慮,會否因言論影響國家聲譽而遭懲處。他舉例指,如果公務員要受命興建一條連接中港兩地的橋,但他本身認為沒大用途,發聲卻會影響兩地關係,從而感到驚恐。

他慨嘆,公務員的僱主是香港政府,「我為你工作,有何理由會跟你翻桌子?難道想不支薪嗎?不可能嘛。老闆不過份的要求,我一定做。」他希望政府能反思,為何港英年代,公務員往往是政治冷感,只看眼前利益;現在紛紛表態,不是想參與政治活動,只是為職業而憂慮,擔心因發聲而丟了工作,「員工隊伍不支持你,就要想想你怎樣對員工。」

聶德權:對制度理解以為是不言而喻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就此於節目中回應兩工會,澄清其言論並非新事物,他指一國兩制之下,香港與大陸制度並不同,這種制度將會繼續維持。他稱香港面對種種問題,如何拿捏尺度,聚焦香港本身制度是為重要,「我本以為是不言而喻的,但有些人並不是這樣看。」故此,他特別提出公務人員既屬香港特別行政區,亦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個概念,希望公務員能有所認知。

聶德權一再強調,相關言論「出於苦心」,同屬一國之內,香港公務員在考慮問題時不能單純從本土出發,只考慮香港自身的發展,甚至對中國採取敵視、抗拒態度,否則「問題很大」。

當被問到公務員是否從此沒有言論與表達自由,聶德權指在政府政策制訂時,參與政策的人士都應該暢所欲言,將看法與角度、考慮與關心的事提出,越辯越明,讓政府能以多角度考慮。但當政府作出決定後,所有人都應該一心一意支持並推行有關政策,這是公務員的職責所在。他特別提到,一般市民言論、表達自由受《基本法》保障,但公務員對身份有要求,「在某方面上,某種意義上,你可以說公務員的言論自由、表達自由,是受到限制的,在言行上當然不能如普通人自由」。

聶德權被主持問到,對於一般基層公務員而言,未來是否所有政府範疇都不能夠公開地表達不同意見時,聶德權重申,作為公務人員,即使沒有參與政策制訂過程,但個人的看法、公開談論,或做出一些行為,容易讓人質疑是否公然反對政府政策,也是不必要的。

最後被問到公務員在網上平台發表私人言論會否有問題時,他指,網上平台傳播性強,「朋友之間評論,你以為是私人意見,但最終變成了公開意見,需注意所引致的影響與後果。」

聶德權壓公務員 損港利益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胡志偉接受大紀元訪問時,批評聶德權的說法是對公務員施加一種只會損害香港社會利益的壓力,令公務員產生寒蟬效應,影響公務員在作出決定時所持守的中立與專業態度。

他認為,公務員一直量度的標準,是所做的事是否符合香港人的利益,但聶德權卻要求公務員在政策的推展過程中,時刻須要思考對國家利益有沒有影響的問題,「聶德權並沒有說明,當國家利益與本地利益有衝突時,誰為主?誰為次?取捨在何處?」

他補充說,兩地之間利益必然存在一些矛盾需要取捨,如果特區政府不是以香港利益作為取捨基礎的話,「即是說特區政府沒有盡責維護香港人的利益,或者只懂得假設中共的利益一定會令香港有利,但這樣的想法是會出現偏頗。」

他舉例,香港與中國兩地的金融政策是有明顯差異,香港擁有聯繫匯率、港幣相對於人民幣較為流通國際,可以自由兌換貨幣,這些都是透過香港優勢,從而令中國的經濟發展有利;如果忘記這些好處,只從中共利益出發的話,選擇就會截然不同。他期望香港官員不要將一些小問題上綱上線,否則特區政府將會所餘無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