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非裔、年輕保守派政治活動家歐文斯(Candace Owens)發表影片聲明,反對把在警員執法中死亡的非裔男子弗洛伊德「英雄化」,「他曾犯重罪、持槍搶劫、屢次入獄服刑」,「我拒絕將他看作烈士」。

歐文斯日前在臉書和推特上發表自拍影片。她說,不願看到弗洛伊德在警員執法中死去,希望他的家人為他獲得公正。然而,她也絕不同意將多次吸毒入獄、持重械入室搶劫而服刑5年的弗洛伊德「奉為烈士」。

歐文斯特別為以下事實感到悲哀和憤怒。因「弗洛伊德事件」,全美警察和執法部門遭受災難性打擊和創傷,以及「那些沒脊樑的政客」利用此事,撈取政治資本。

歐文斯更是直言不諱地揭開美國非裔族群的根本問題——愚昧、自殘,把醜陋的「包裝成」美好的,就如同在弗洛伊德事件中所見。她說:「如今的美國非裔文化已經破裂。」

「非裔似乎是唯一為我們中的問題公民,吶喊助威的族裔……弗洛伊德屍檢報告顯示,他在被抓前吸了大麻,神志恍惚」……「從甚麼時候起,把罪犯奉為英雄成了一種時尚了?

「他不是楷模,為何被包裝成楷模?還有人把他的頭像印在T恤上?

「沒有哪個白人、猶太人,甚至西班牙裔,會因甚麼『事件』,把一個曾經的罪犯捧為英雄,只有我們非裔經常這樣做!而且往往在美國大選年,非裔常會『出大事』,這個不值得我們思考嗎?」歐文斯問到。

她說,自己是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但不是位盲從者。她對非裔歷史和現狀,做過廣泛了解和研究,看到自己族裔的根本問題——盲從、不自省、互相打鬥。「這種有問題的文化,把非裔打造成社會底層,讓我們自甘沒落。」

歐文斯說,希望以下數據和她的話,能喚醒更多非裔自省,對自己的問題有所了解,然後做出改變。

– 去年,警察在執法中擊斃的白人有19名,非裔9名。

– 佔美國人口13%的非裔,在全美犯罪紀錄中佔了50%。

– 警察死在與非裔疑犯發生衝突的機率是其它情況的18.5倍。

「所以你們知道嗎,當警察遇到我們非裔疑犯時,會本能地比遇到其他族裔疑犯時,更警惕、甚至害怕!」

「弗洛伊德不該那樣死去,但哪個群體都有個案,我們不能以偏概全,包括對待警察!」歐文斯說。

31歲的歐文斯是美國保守派評論員和政治活動家。她對美國的「黑人的命也重要」(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和民主黨持反對意見。

2016年美國大選中,歐文斯成為特朗普支持者,之前曾一度反對特朗普和共和黨。2017年到2019年,她為保守派團體「美國轉折點」(Turning Point USA)擔任聯絡總監。歐文斯發表評論,語言簡潔、犀利,經常對反省和揭開本族裔的問題,直言不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