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參眾兩院在2020年5月通過了《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於6月2日遞交白宮,等待總統簽署成法。法案宗旨是通過美國法律處理在新疆發生的嚴重侵害人權行為,並制裁嚴重侵犯人權的人員。同時,人們也關注到,新疆政府對當地法輪功學員21年的迫害,

多年來,中共把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全部抓進集中營,採取一系列嚴管和監控措施,以加重迫害。

以下為明慧網報道,近3年來在新疆,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概況。

政法委部署大抓捕

新疆政法委在2017年初就部署了大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密令,從2017年7月開始,只要表明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全部被抓入集中營(中共對外稱「學習班」)關押。

新疆公安找出各種理由抓捕法輪功學員,如不配合警察和社區的所謂「工作」,敲門不開門的,叫去「談心」而不去的……

例如,烏魯木齊市的國保警察程學禮威逼誘騙法輪功學員樊映霞4歲的女兒和十幾歲的殘疾兒子,錄製對其母不利的口供。

對被關在集中營的法輪功學員,新疆政府以疫情為藉口,剝奪家屬探視權。很多人在那裏絕食抗議,並遭受酷刑及精神折磨,至今生死未卜。

新疆焉耆縣法輪功學員沈金玉,在甘肅嘉峪關市被非法判刑4年,劫入蘭州監獄,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仍不被保外就醫。2020年3月17日,她在烏魯木齊的家再次被非法抄家,其小女兒被迫流離失所。家人無法聯繫上她,生死不明。

沈金玉(明慧網)
沈金玉(明慧網)

嚴管措施

新疆對所有離開集中營的法輪功學員施行社區嚴管或單位嚴管,這意味著學員喪失人身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遷徙自由、工作自由,即失去做人的基本公民權和尊嚴。社區人員會隨時闖入他們家中抽查、錄像、拍照,並要求籤字按手印等。

對不配合中共的法輪功學員,社區就會喚來警察破門而入抄家,或專門在半夜給學員家裏的老人打電話威脅,或恐嚇把法輪功學員的親屬子女也列入黑名單等等。

如果法輪功學員需要離開所住縣市,必須去社區請假,否則通過機場、火車站、汽車站、公路檢查站刷身份證時就會被抓。

被大數據監控

中共在新疆搞「一體化信息平台」監控百姓,在這個平台上收錄新疆所有人的所有事,重點監控新疆四分之一人口的一舉一動。

舉例說:某人何時坐了甚麼交通工具、住了甚麼店、去了哪個餐廳、開了甚麼車、加了多少油、上了哪個廁所等等都會被大數據記錄下來。因為以上地方都需刷身份證或被人臉識別,並被電腦分析,所以誰做了政府不「認可」的事,就會被大數據推算出來,新疆公安即可依次抓人。

新疆所有法輪功學員都在黑名單上,他們隨時會因身份證報警被抓。此外,警察會頻繁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拍照,原因是要更新法輪功學員臉部不同角度的照片,以便人臉識別採集信息。

2020年4月16日,河北省邯鄲永年區後曹莊村法輪功學員劉平在去新疆烏魯木齊的火車上被綁架,非法關押在烏魯木齊鐵路公安處。

騷擾

多年來,新疆烏魯木齊公檢法司對法輪功學員不斷進行騷擾、綁架、非法關押、洗腦迫害、判刑等。幾乎上了黑名單上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此迫害。

公安人員通過手機、電話、網絡等監控法輪功學員。公安局夥同派出所社區人員私闖法輪功學員住宅,非法蒐查。他們進門就翻箱倒櫃,問法輪功學員與甚麼人接觸,強行要求學員對煉不煉表態,簽保證書,說是「執行上級任務、履行公務」。

4月21日下午2點,烏魯木齊警察和邯鄲市永年區二十多個警察闖到永年區七里店村法輪功學員栗香亭家中,搶走真相對聯、點播機、壁畫等私人物品,並把栗香亭綁架、逼問口供。

超期關押

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多年也不被釋放。一位派出所警察說,到了洗腦班是沒有期限的。

烏魯木齊市法輪功學員張小平被劫持到洗腦班已2年多,半年前聽說要放人,可是她所管轄的社區拒不收人,說是影響社區業績,影響年終獎金。

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判刑監外執行,幾個月過去了,說是疫情關係不放人;有的法輪功學員刑滿出獄還沒回家就被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

新疆奎屯市高泉鎮法輪功學員王曉鶯被非法判刑3年半,2019年5月10日她該出獄時,卻被政法委、司法所的人劫持到奎屯市一二三團的「教育學習班」(洗腦班)。

網格化管理

「網格化管理」在大陸城市是隨著這次武漢疫情的爆發進民眾視線的,而這套管控體繫在新疆經已實驗了3年。網格化管理就是監獄化管理的「美稱」。

中共把市縣區以下劃分成街道管委會,之下又設立社區。每一網格之內如果有人敢對中共說不,這個網格的負責人會被抓,他的上級會被撤職。因此有的人迫於淫威或出於個人利益,主動出賣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