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釣是一項古老的戶外休閒活動,兼有賞畫的絢麗;吟詩的飄逸;奕棋的睿智;遊覽的曠達。真是一竿在手,其樂無窮。陽光和煦的春天,春江水暖,鳥語花香,魚兒戲滾,是一年中垂釣的黃金季節。

唐人褚光羲在〈釣魚灣〉中寫道:「垂釣綠水灣,春深杏花亂,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這首垂釣詩,不僅有情有景,又有釣魚的經驗。古人名人都喜歡垂釣,描述垂釣的詩歌,豐富多彩,閒暇細品垂釣詩,從中可窺見垂釣的學問和情趣。

唐人杜甫也喜歡春天的魚,他在〈渡江〉詩中詠道:「春江不可渡,二月已風濤。舟楫欹斜疾,魚龍偃臥高。渚花兼素錦,汀草亂青袍。戲問垂綸客,悠悠見汝曹。」此詩充滿自由歡樂的情景。

李白〈姑蘇十詠〉說:「波翻曉霞影,岸疊春山色」,唐人杜牧〈漢江〉:「溶溶漾漾白鷗飛,綠盡春深如染衣」;唐人韓屋〈野釣〉詩云:「紅雨桃花水,輕鷗逆浪飛」;呂從慶〈釣魚〉寫得更細緻:「落花向我舞,啼鳥向我歌;旁有楊柳枝,迎風翻阿那。」

唐人張心和,一生鍾情於江河,自稱「煙波釣徒」,他曾寫過一首千古流傳,膾炙人口的春釣詩〈漁歌子〉:「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短短二十七個字,寫了山水,白鷺、鱖魚、斜風細雨中怡然自得的漁人,情景交融,宛如一幅江南漁歌圖。

有的春釣詩寫釣魚不在魚。朱元璋曾在一個春日裏約解縉到湖邊釣魚,解縉一連釣了幾尾大魚朱元璋卻一無所有。為了解除皇帝的不快,解縉隨口吟了一首詩:「王梵垂釣興正濃,碧波春暖水溶溶。凡魚不敢朝天子,萬歲君王只釣龍。」真稱得上是阿諛奉承的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