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二手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最新報178.54,按周再升0.56%。分區指數除新界西下跌1.32%外,港島、九龍及新界東分別再升1.32%、1.57%及0.45%。其餘領先指數全線上升,大型單位、中小型單位及大型屋苑指數分別上升0.52%、0.48%及0.65%。中原經紀人指數(CSI)最新報59.75,按周回升1.85個百分點。

(pixabay)
(pixabay)

經濟差 政治亂 樓照買

二手樓價連升三周兼達12周新高,累計升幅2%。連續三周八大領先指數有七個上升,技術上樓價走勢已經轉向。但指數未及反映過去兩周中共強行立《國安法》,美國將取消香港特區獨立關稅區地位及即將實施制裁造成的影響。特區股票市場成為國際角力的戰場,急跌後又被托起,開始失去預測未來經濟表現的能力。但特區似乎不管任何政治、經濟、疫情狀況都是「樓照買」。5月份一手新盤共售出近2,100伙,創一年單月份銷售新高。新盤銷情暢旺,單是新地Wetland 2期已售出近500伙,萬科The Campton首輪推盤亦近沽清。長實位於日出康城的Sea to Sky即將開售,是本年的首個大型新盤,對後市有指標作用。二手成交亦上升,過去周末十大屋苑錄得11宗成交,較《國安法》通過之前還要多。

限聚令檢疫令已實施多時,特區市民高度警覺,武漢肺炎仍揮之不去,忽然又出現社區爆發。正如專家所說,武漢肺炎極可能像流感一樣永遠存在,社交限制成為新常態,直至有疫苗及有效藥物面世為止,對經濟活動影響將是中長期。

另外,英國樓價5月份按月跌1.7%,澳洲回落0.5%,特區則反升2%,絕對是一個神話。

當所有專家因應局勢發展看淡樓價時,追價入市者大有人在,破頂成交不絶。資助房屋更是火熱。將軍澳景林邨一個已補地價的153呎公屋單位,以呎價高達20,453元成交,破盡公屋呎價紀錄。有傳媒統計,5月份資助房屋創屋苑呎價或成交價新高有20宗。資助房屋價格高得不可理喻,全因住屋乃基本需求,供應嚴重短缺,需求被壓進小型單位,再加上政府各種活化資助房屋的「德政」,製造額外需求。樓市亂局,特區政府責無旁貸。

各界一面倒看淡樓市

上周,中共強行立《國安法》,破壞《中英聯合聲明》,徹底毁滅一國兩制。中共不顧一切,正極速制定法律細節,務求在短期內在特區全面套上緊箍咒。一班不代表香港市民的庸官當跳樑小丑,不但沒有捍衛特區高度自治,卻紛紛表態支持立《國安法》,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感到煩厭。另一班甚麼代表甚麼政協,根本是中共豢養的傀儡,歪理連篇,邏輯破產,將扼殺港人自由的惡法扭曲成,依法享有的自由不受影響。《基本法》任由中共僭建及解讀,「依法」已毫無意義,只是極權的口頭禪。這些鋪天蓋地撐強行立法的言論,目的就是將歪理重複千遍,將其宣傳成所謂「真理」。

在西方國家亦有《國安法》,但受三權分立制衡。落在「三權合作」的中共極權手中,目的是以言入罪。明顯地,這個所謂《國安法》就是項在香港人嚥喉上的一把刺刀,任何人高調發出中共不中聽的聲音,必遭刺割,殺一儆百。事實上,白色恐怖及自我審查已經降臨。筆者已經收到資料,某些勇於批評政府的網站跟隨者應聲下跌。特區是國際城市,影響多方利益,頓成為博弈的中心。

樓市仍是市民最關心的民生問題之一,一眾專家又再出來分析後市走勢。這次相當一致,不管是測量行、投資者、學者又或是基金經理全線看淡。投資者及地產商則在淡中較為樂觀,相信供求失衡持續,樓價不會大跌,預期下跌5%至10%。投資銀行則較悲觀,惡法將帶來新一輪社會動盪,影響信貸評級,樓市有機會下跌15%至25%。最極端的預測認為事件可觸發資金大逃亡、移民潮,樓價可跌四成。

違反經濟學有原因

問題是樓價早已與經濟嚴重脫鈎,經濟下行引伸的各種影響又怎能壓低樓價?當分析一面倒看淡,為何仍有大批人願意高追入市?筆者認為現在入市主要有三類人。第一類人是從中共國來港的人。由於特區政府的各種輸入政策,這批人迅速增長,成為新香港人。過去五年,各種輸入人口計劃總人數超過100,000人,且絕大部份是大陸人。這些人中不乏金融或科技才俊,有些更是中共權貴的子弟,筆者就見證中環金融界由新香港人掌管的變遷。這些人負擔能力絕非一般。話口未完,傳媒報道有內地保險公司高層以首置身份4千多萬購入豪宅。中共政策之下這類人只會迅速地增長。

第二類是本地中共擁護者,深信中共控制下仍可撈取利益,又或被中共利益綁架。近年特區大搞中港融合,有不少走中港線而賺錢,支持中共就是維護自身利益。筆者就認識一位,近年與大陸人合資搞生意,因反送中利益受損,繼而變成中共擁護者,深信中共政策看好後市,最近更高價置業投資。

第三類就是對現況無可奈何,但又無法移民而被迫留港的人。這類人大多是中產及基層。近日筆者看到一個保險廣告,給出一個訊息就是時代不斷進步但生活倒退,香港人唯一可以做的就係要「自保」。「自保」亦語帶相關,在特區的最佳自保方法,就是擁有自置物業。過去數十年,樓價雖然經歷巨大波幅,但長期上升之勢未變。不論任何時間入市,只要持有時間夠長,必定有正回報,且賺取居住權。有朝一日按揭供滿,其它生活使費根本不高,市場及街頭有多混亂,有瓦遮頭,就可自保。萬一有朝一日真的需要離開,賣掉香港物業,手頭現金就足夠在外地尋找合理居所及生活一段時間。

特區經歷政權移交以來最大的政治風暴,最嚴峻的疫情,住宅樓價依然屹立不倒,還有甚麼可降伏這頭蠻牛?經過多年驗證,特區政府根本無意解決高樓價的問題。

※※※ ※※※ ※※※

極權就是要人民永遠活在不安之中,無法安居樂業,目的就是讓人追逐基本需要,從而放棄理想、信仰及自我實現。這樣極權就可利用操控基本需要操控人民,甚至將人權等同生存權。特區樓價極度超越負擔能力並不是甚麼經濟怪現象,而是極權精心策劃的結果。筆者看不到在中共管治下這個大方向會有甚麼改變,試問樓價又有多少下跌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