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0日,自媒體「堅料網」消息稱,北京已經鐵心強推「港版國安法」,在中共全國人大5月28日表決通過該立法決定草案後,相關部門已經就該立法作出部署,緊急調任廣東省公安廳廳長李春生到香港,坐鎮中聯辦指揮國安法機構,開展工作。

消息稱,李春生或接任香港中聯辦常務副主任一職。如果消息屬實,李春生將是中聯辦有史以來第一個來自公安系統廳長級的副主任。

而中聯辦日後在鎮壓抗爭行動,推行國安法工作上,會擔當極為重要的角色。中聯辦內現有的國安及公安系統官員均歸李春生直接領導。

消息透露,即將根據國安法在香港設立的中共國安法執行機關,平日工作也將歸李春生分管。而李在廣東省公安廳廳長的工作,已在5月初進行交接。

消息稱,李春生可能已於5月28日在香港履新,下周或在中聯辦露面,與離任的楊建平副主任辦理交接工作。

不過上述消息仍未被中共官方證實。在此之前的5月27日,就有中共內部人士向香港《大紀元》透露,李春生5月25日已經到了香港,身份是前線總指揮,親自坐鎮,指揮鎮壓香港的抗爭運動。

該中共內部人士還稱,中共的國安、公安系統早已經派出幾千人,偷偷潛入香港佈防。6月的香港恐將迎來新一輪的血雨腥風。

不少觀點認為,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以及派出大陸國安高層,並動用數千名國安、公安入港,目的是妄圖趁全球各國忙於防疫之際,奪取香港。

公開資料顯示,現年59歲的李春生於2013年南下廣東,接任省公安廳廳長,官至副總警監(副部級)。按慣例,省公安廳廳長應該在省府擔當副省長一職。李在廣東做公安廳長8年,與香港警隊及入境處高層關係密切,其副總警監官階相當於香港警務處處長。

對於北京派出公安高層「鐵腕治港」之舉,評論人士梁京刊文說:這是中共故伎重施,轉移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視線,妄圖從全球疫情追責和索賠窘境中解脫出來。

梁京分析說,2019年以來中共政權在中美貿易問題上,在台灣和南海問題上,一連串輸掉的政治本錢已經太多,而在香港問題上付出的政治代價之大,恐怕最令中共感到意外和懊惱。換句話說,香港2019年至今的反送中運動,是中共各種壞運氣的源頭。

不過可以想像的是,香港一旦解除防疫控制,中共第一頭痛之事,就是港人重啟抗爭,包括「六四」燭光晚會、「七一」反共大遊行。

加上今秋香港立法會選舉,親共的建制派若再慘敗,中共的權威更將受挫,相信正是因為不能容忍這樣的前景,令北京做出了不惜毀掉香港自治的決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