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文署稱因應疫情,將足球和籃球場等設施暫時關閉,阻止市民弔念六四。(宋碧龍/大紀元)
康文署稱因應疫情,將足球和籃球場等設施暫時關閉,阻止市民弔念六四。(宋碧龍/大紀元)

今日是六四事件31周年,支聯會首次不獲批准在維園舉行燭光悼念集會。警方先前不批准在維園舉行集會,康文署昨日又貼出通告,稱因應疫情,將足球和籃球場等設施暫時關閉,但支聯會在「六四 31周年燭光悼念集會」網頁與社交平台上表示,將以8人一組進入被鐵馬圍封的維園點燃燭光,並呼籲港人及全球以遍地開花形式悼念,在晚上8時一起點亮燭光。

 

6月4日上午,「維園鎖左」。(Solo B)
6月4日上午,「維園鎖左」。(Solo B)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今天中午12時到銅鑼灣記利佐治街街站派傳單及蠟燭。下午近5時, 維園天后入口可見約有10名警員駐守。

(Bill /大紀元)
(Bill /大紀元)

5時,在立法會通過「國歌法」後,支聯會開始在維園水池入口派發白蠟燭。銅鑼灣突然天降大雨,十五分鐘後,維園天后興發街入口外有5輛警車停泊,並有一隊防暴警到場,另有警察在天后港鐵站A出口外戒備。

(宋碧龍/大紀元)
(宋碧龍/大紀元)

5時半 「天安門母親運動」於天后入口派發電子燭光,支聯會於維園天后興發街入口派發蠟燭、秘書蔡耀昌接受傳媒訪問,他指出港人的堅持已贏得世界的尊重,全世界都在關注香港,希望市民無論今晚8時身在何處,一同點起燭光,延續港人的堅持。現場有便衣警察用攝錄機拍攝維園内情況。

6時左右,在中聯辦外水馬附近有數名防暴警員駐守,並停泊一輛水炮車及一輛銳武裝甲車。

6時半支聯會常委身著黑衣,在維園噴水池一同燃起蠟燭,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與在場市民一起高叫平反六四與反修例口號。之後一眾常委,慢慢行入維園人行道,並推開鐵馬進入維園足球場範圍,沿足球場中線走向天后站方向,過百人跟隨其後。行走過程中,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用手機播放二胡哀樂。

李卓人與眾人步入維園,弔念六四。(Sarah/大紀元)
李卓人與眾人步入維園,弔念六四。(Sarah/大紀元)

(Sarah/大紀元)
(Sarah/大紀元)

7時維園晚會進入高峰,之後十幾位支聯會常委在以往六四晚會大台的位置坐下,等候8時舉行集會。附近有警方呼籲市民不要聚集,維園天后方向警力加強,除維園興發街入口外,皇仁書院外亦有警車停泊。

維園入夜。(宋碧龍/大紀元)
維園入夜。(宋碧龍/大紀元)

維園球場內從零星分佈,隨著時間推移有越來越多的人來到4號、5號足球場中間和外圍。以往六四悼念活動市民會唱紀念歌曲,並有背景佈置和現場音響,而今日市民在維園的活動以齋坐為主,彼此都相距一段距離。也有市民在現場擺放電子蠟燭,並展示「結束一黨專政 追究屠城責任」的標語。

《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一書作者、新聞工作者張家偉亦在現場。

接近7時半,記利佐治街兩邊行人路已佔滿市民。有市民於維園內播放《願榮光歸香港》,大批市民高呼「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香港獨立」等口號,還有市民準備英文標語。

(宋碧龍/大紀元)
(宋碧龍/大紀元)

7時50分左右,越來越多的市民由維園入口進入球場。警方目前沒有進一步行動。

維園入夜。(宋碧龍/大紀元)
維園入夜。(宋碧龍/大紀元)

晚上,民眾進入維園越來越多。

黃之鋒等也在維園。(宋碧龍/大紀元)
黃之鋒等也在維園。(宋碧龍/大紀元)

黃之鋒也在維園。

(宋碧龍/大紀元)
(宋碧龍/大紀元)

長毛等民主派人士在維園。

2020年香港,燭光紀念六四。(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香港,燭光紀念六四。(宋碧龍/大紀元)

燭光點起。

維園,晚。民主派人士來參加紀念六四弔念活動。(宋碧龍/大紀元)
維園,晚。民主派人士來參加紀念六四弔念活動。(宋碧龍/大紀元)

今年雖然沒架大舞台,口號和歌聲不絕於耳。

(宋碧龍大紀元)
(宋碧龍大紀元)

亮起手機上的燭光畫面。

模型坦克,紀念六四。(音音/大紀元)
模型坦克,紀念六四。(音音/大紀元)

坦克模型警醒人們當年的暴行。從去年反送中開始,香港實際是在重複31年前的北京。

(宋碧龍/大紀元)
(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的年輕人,是這次反修例運動的中流砥柱。數不清的年紀小小的孩子,表現出了純真的良知和不一般的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