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1周年之際,中共當局嚴密封殺網絡,抓捕和監控異見人士,但海內外民眾無畏打壓,仍發起各種形式的悼念活動紀念六四。

「人道中國」和「華人民主書院」聯合舉辦了全球首次網上紀念「六四31周年」活動,發言的六四代表們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台灣、美國等國家和地區。

難屬吳定富夫婦參加了此次活動。吳定富告訴大紀元記者,今年六四前,成都親津縣國保大隊人員已到過他家裏十次,問都有誰來過,要求他們不要讓關注六四的人到家裏或去掃墓。

吳定富通過媒體向三十多年來給予六四家屬關心和支持的朋友們表示感謝。

今年已78歲高齡的吳定富說:「我兒子被它們殺害已經31周年了,每當回想起這件事情,我的內心就非常痛苦,每當我看到兒子遺體和生前的照片,也是痛苦萬分。」「至今,我們也沒得到一個公正的解決,明明白白的一個明確答覆。」

吳國鋒是吳定富的長子,六四期間,他是中國人民大學的絕食團籌委。1989年6月3日晚,吳國鋒攜照相機騎單車離校,在北京西單附近被中共軍警開槍射中後腦,倒地後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長的刀口,雙手手心留有明顯刀痕,當時被一位老人送到郵電醫院,吳國鋒向老人說完他所在的學校就死了,時年21歲。

吳國鋒遇難後,其弟弟贍養父母,由於壓力過重不幸患病去世。連失兩子,令二老痛不欲生。吳定富說,除了精神上的痛苦,家裏一直經濟上非常困難。他的老伴當年得知吳國鋒的噩耗後,氣急之下得了病,如今,更是慢性病纏身,每個月都要去醫院花上2000多元的藥費,而他也因此患上腎病,並切除了右腎,老倆口的生活全靠3000多元的退休金維持,還要供孫女上大學。

「我跟政府提過,我老伴和我都年紀大了,如果住醫院也沒有錢請護工,他們說需要向上反映,就沒有結果了。」吳定富說,「我們很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敦促(中共)政府解決這個事情。我們年紀也大了,希望在有生之年把這個事情給解決了,對我們的內心是一個安慰。」

記者多次撥打另一位參加活動的難屬張先玲女士的電話,未能連線。

由於中共的打壓,今年六四前,死難者家屬一如既往無法在6月4日當天到北京萬安公墓進行集體拜祭。6月1日,有「天安門母親」之稱的124名難屬連署發表聲明,強調六四血腥場面舉世罕見,絕無僅有,她們永遠不會忘記。

四川人權捍衛者、八九學子陳雲飛和六四北京市民代表董盛坤,於31日晚間參加了「六四31周年」活動。陳雲飛在該活動中發表了約6分鐘的講話,再一次提出了為遇難者平反的訴求,也敦促中共正視六四,正視香港問題。

但是5月31日,陳雲飛被當局非法抓捕,目前沒有任何消息。據知情人透露,6月3日下午,有朋友前去看望其老母親,也被跟蹤監控,目前這位朋友失聯。

董盛坤因在六四期間走上街頭,保護學生,抵抗戒嚴部隊,被以放火罪非法判死緩,在監獄裏度過了17年。他表示「雖然黑髮變白,雖然家破人亡。2006年9月5日,我依然昂首挺胸地走出監獄大門。31年前的這一場偉大的民主愛國運動,已經被很多人淡忘了,但我們沒有忘。」

大陸陳玲女士也通過網絡表達自己的心聲。

她表示,年輕學子們為爭取民主自由而犧牲了自己寶貴的年輕生命與健康,他們是值得人們尊敬和悼念的真正英雄。他們將永遠被銘刻在人類追求文明的抗爭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