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明尼蘇達州一名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發30多座城市爆發抗爭,多地出現暴力事件。事件被網民與香港反送中、抗議港版國安法做對比。 海外著名時事評論員文昭分享了五點對比,以總結香港與美國街頭運動的不同。香港西貢區議會議員范國威亦總結出美國、香港政府面對群眾示威的四點差異。而美國許多警察在一場和平抗議中單膝下跪,與民眾一起祈禱的畫面,令許多中國網民感嘆:這絕不可能發生在中國。

文昭:美港之亂  五大不同

時事評論員文昭在YouTube「文昭談古論今」節目中分享了五點對比,以總結香港與美國街頭運動的不同。

第一:

今天在美國街頭製造混亂的這批人、打砸的這批人,你要讓他們得了勢、掌握了國家,那麼20年後,美國人的下一代,就像今天香港的年輕人一樣,他們就得上街。「最大的不同就是,如果你容忍今天在美國街頭製造混亂的這批人,那麽美國人的下一代就是今天香港街頭的年輕人。」他説。

第二:

地球的東邊和西邊都有暴徒,但是香港有一批暴徒是穿上了警服,美國的還沒有。

第三:

香港的警察有「免死金牌」,他們所做的事情不會被法律所追究,而美國的警察沒有。

那位涉嫌執法過當造成黑人弗洛伊德死亡的警察Derek Chauvin被控以三級謀殺罪和過失殺人罪,跟他一起出勤的三個警察被開除。

然而在香港,迄今還沒有一名警察自從反送中運動開始以後,因為過度暴力而被起訴逮捕,連免職的都沒有。

文昭分析,在美國是永遠都會有警察,因為執法過當而被起訴和量刑。從2005年到2018年,美國有93名警察因為執法過當所造成的傷害被起訴。因為與使用槍支有關,而被判罪名成立的警察有三十幾個人。

他説,警民衝突發生傷害以後,司法系統更加鼓勵通過民事賠償達成和解。而所有這些警民衝突以後發生的事情,司法過程如何走、政府有沒有和受害者達成賠償諒解等等這些方面的事情,《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新華社是不會告訴中國牆內的人民的。

第四:

對比美國和共產黨國家,「美國發生100次示威 、1000次示威,那還是美國;蘇聯發生一次示威,那就沒有蘇聯了」。

第五:

美國的街頭混亂要不了多久就會平息,而且社會從上到下各個階層都會有反思。

而對香港的動盪,中共是永遠不會有反思。

文昭最後還作比喻,一個因為肥胖而大肚子的男性和一個懷孕而大肚子的女性,前者是風險,後者是希望。

文昭表示,關於美國社會的種族問題是另外一種結構性、深層的問題。它不是由法律、社會制度、階級這些東西製造出來的,它是來源於文化和歷史的遺留。

文昭還指出,中共的黨媒、大小網評員和大小外宣們如今是如獲至寶,對美國的街頭騷亂是喜形於色。其實他們才不關心美國黑人,也不會想幫助美國改善人權。他們所關心的僅僅是共產黨的倒行逆施不要受到譴責,他們洗不白的就要去抹黑。他説,這是慣用的打爛仗的辦法,把所有的國家說成天下烏鴉一般黑。

范國威指出四點差異

香港民主派人士、西貢區議會議員范國威在粉專貼出美國、香港政府面對群眾示威的四點差異:

在警察暴力方面:在美國,以膝壓頸的警員被控謀殺,涉案4名警員被解僱;而在香港,沒有警員面臨指控。

在拘捕記者方面:在美國,記者2小時獲釋且沒有被控罪,州長還道歉並表示警方做法不能接受;而在香港,警察對記者進行圍捕搜身,高層包庇默許。

從爆發騷亂的角度上看: 在美國,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認為調查死因是首要任務,州長表示死者配得公義;而在香港,港府無視民意,繼續暴力鎮壓示威民眾。

從地方損毀的角度上看:在美國,州長表示紅磚水泥不及人命重要;而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慰問受損機關,高官心痛立法會被破壞。

插畫家nagee也以一張畫解釋美國和香港的不同。

nagee這張《死因無可疑》的比較插畫中,美國警方壓頸奪命,被依謀殺罪起訴;而在香港,同樣的情況會被指稱是「 自殺,死因無可疑 」。

美國警察下跪祈禱

在佛州的一場和平抗議中,許多警察單膝下跪,與民眾一起祈禱。這一幕令許多中國網民感嘆:這絕不可能發生在中國。

上周末,珊瑚牆市(Coral Gables)和邁阿密戴德郡警察首長協會合辦了一場和平抗議,抗議群眾依然高舉「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與「停止警察施暴」(Stop Police Brutality)等標語。但是不同的是,沒有盾牌或警棍,來自不同警局的警員單膝跪地,與抗議群眾一同祈禱。

「邁阿密戴德郡警察首長協會」在推特上寫道:這次和平抗議結束後,我們跪下來為喬治弗洛伊德,我們的社區和我們的國家祈禱。他們還在聲明中譴責警員暴力,並表示要改善培訓,重建和維持社區信任。

前大陸資深非政府組織人士楊佔青表示:「我認為這是對美國警方對生命的尊重,也是對同行中有人暴力執法的反省。」

旅美中國問題觀察人士張健也表示:「更加能看到的是,美國的媒體、美國的人民都可以自由的報道,自由的站出來,無論是正面的、反面的,讓大家去看,有一個正確的思考。還有用自己的選票,把當地的政府乃至於美國的聯邦政府,你都可以有權利去改變他們。」

網民驚見中美警察對比

中共黨媒熱炒佛洛依德事件,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用英文發推稱「我不能呼吸」。另一名發言人趙立堅也跟進,轉發華春瑩的推文。

但有網民諷刺道:「警察把討薪工人的妻子扭斷脖子致死,最終判了5年,關兩三年應該就減刑放出來了。沒有人喊『我無法呼吸』。」

還有網民說:「國內瘋狂轉發說種族歧視,其實無非是警察暴力執法!還有人記得雷洋被警察壓制頭部致死案嗎?」

有網民綜合了歷年來中共警察和城管暴力毆打訪民、其他普通民眾的影片,發在推特上。

中共警察暴力執法事件發生在全國各地,經常造成民眾傷亡,甚至引發大規模群體抗爭。但暴力執法人員受到懲罰,被問責的卻少之又少。

旅美中國問題觀察人士張健表示:「它的血腥程度是遠遠超逾美國的。你就是和平的、理性的,中共照樣動用這些殘暴的手段進行鎮壓。你所有的不滿,你能有遊行嗎?你能有不間斷的24小時直播嗎?這些情況都不存在。」

有網民表示:「所以說美國是警察個人問題被擴大化,而中國警察做惡是體制問題。」

張健說:「的確就是體制問題。這裏有一個最好的例子就是看到香港。過去香港警察執法標準操守,是在全世界能排在前幾名的。但是我們現在再看一看,香港警察還沒有徹底變成中共的國家機器,就已經是這樣。所以你就能看到在中共體制下它的警察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