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日是6月3日,星期三,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是瑞秋。昨日跟大家分享了一條影片,裏面好多場景都令我好感觸。今日我們大紀元五位主播有_說話好想跟大家說。 

香港「亂」和美國「亂」大對比

美國明尼蘇達州一名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上周因涉嫌使用假幣,遭一名白人警察壓頸7分多鐘窒息而死,引發美國30多座城市爆發抗議,並在多地出現暴力事件。事件被網友與香港反送中、抗議港版國安法做對比。

海外著名時事評論員文昭在YouTube「文昭談古論今」節目中,分享了五點對比,來總結香港和美國的街頭運動的不同。

第一:今天在美國街頭製造混亂的這批人、打砸的這批人,你要讓他們得了勢、掌握了國家。那麼20年後,美國人的下一代,就是今天香港街頭的年輕人。

第二:地球的東邊和西邊都有暴徒,但是香港有一批暴徒是穿上了警服,美國的還沒有。

第三:香港的警察有免死金牌,他們所做的事情不會被法律所追究,而美國的警察沒有。

那位涉嫌執法過當造成黑人弗洛伊德死亡的警察喬文(Derek Chauvin)是被控以三級謀殺罪和過失殺人罪,跟他一起出勤的四個警察被開除。

然而在香港,迄今還沒有一名警察自從反送中運動開始以後,因為過度暴力而被起訴逮捕,連免職的都沒有。

文昭分析,從2005年到2018年,美國有93名警察因為執法過當所造成的傷害被起訴。因為與使用槍支有關,而被判罪名成立的警察有三十幾個人,受害者也會獲得國家賠償。所有這些警民衝突以後發生的事情,環球時報胡錫進、新華社不會告訴牆內的中國人民。

第四:對比美國和共產黨國家,「美國發生100次示威 1000次示威,那還是美國。蘇聯發生一次示威,那就沒有蘇聯了。」

第五:美國的街頭混亂要不了多久就會平息,而且社會從上到下各個階層都會有反思。

而對香港的動盪,中共是永遠不會有反思。

文昭最後還做比喻,一個因為肥胖而大肚子的男性,和一個懷孕而大肚子的女性,前者是風險,後者是希望。

他表示,關於美國社會的種族問題,是另外一種結構性、深層的問題。它不是由法律、社會制度、階級這些東西製造出來的,它是來源於文化和歷史的遺留。

范國威對比兩地差異:

香港民主派人士、西貢區議會議員范國威在社交媒體貼出美國及香港政府面對群眾示威的四點差異:

在警察暴力方面: 在美國,以膝壓頸的警員被控謀殺,涉案4名警員被解僱;而在香港,沒有警員面臨指控。

在拘捕記者方面: 在美國,記者2小時獲釋且沒有被控罪,州長還道歉並表示警方做法不能接受;而在香港,警察對記者進行圍捕搜身,高層包庇默許。

從爆發騷亂的角度上看: 在美國,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認為調查死因是首要任務,州長表示死者配得公義;而在香港,港府無視民意,繼續暴力鎮壓示威民眾。

從地方損毀的角度上看: 在美國,州長表示紅磚水泥不及人命重要;而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慰問受損港鐵閘機,高官心痛立法會被破壞。

插畫家nagee也以一張畫解釋美國和香港的不同。

nagee這張《死因無可疑》的比較插畫中,美國警方壓頸奪命,被依謀殺罪起訴,而在香港,同樣的情況會被指稱是「 自殺,死因無可疑 」。

美國警察下跪祈禱

在佛州的一場和平抗議中,許多警察單膝下跪,與民眾一起祈禱。這一幕令許多中國網友感嘆,絕不可能發生在中國。

上周末珊瑚牆市(Coral Gables)和邁阿密戴德郡警察首長協會,合辦了一場和平抗議,抗議群眾依然高舉「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與「停止警察暴力」(Stop Police Brutality)等標語。但是不同的是,沒有盾牌或警棍,來自不同警局的警員單膝跪地,與抗議群眾一同祈禱。

「邁阿密戴德郡警察首長協會」在推特上寫道:這次和平抗議結束後,我們跪下來為喬治·弗洛伊德,我們的社區和我們的國家祈禱。他們還在聲明中譴責警員暴力,並表示要改善培訓,重建和維持社區信任。

前大陸資深非政府組織人士楊佔青感概說:「我認為這是美國警方對生命的尊重,也是對同行中有人暴力執法的反省。」

旅美中國問題觀察人士張健則表示:「更加能看到的是,美國的媒體、美國的人民都可以自由的報道,自由的站出來,無論是正面的、反面的,讓大家去看,有一個正確的思考。還有用自己的選票,把當地的政府乃至於美國的聯邦政府,你都可以有權利去改變他們。」

網友驚見中美警察對比

中共黨媒熱炒佛洛依德事件,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用英文發推說「我不能呼吸」。另一名發言人趙立堅也跟進,轉推華春瑩。

但有網友諷刺道:「警察把討薪工人的妻子扭斷脖子致死,最終判了5年,關兩三年應該就減刑放出來了。沒有人喊『我不能呼吸』。」

還有網友說:「國內瘋狂轉發說種族歧視,其實無非是警察暴力執法!還有人記得雷洋被警察壓制頭部致死案嗎?」

有網友綜合了歷年來中共警察和城管暴力毆打訪民、或普通民眾的影片,發在推特上。

中共警察暴力執法事件發生在全國各地,經常造成民眾傷亡,甚至引發大規模群體抗爭。但暴力執法人員受到懲罰,被問責的卻少之又少。

張健表示:「這裏有一個最好的例子就是看到香港。過去香港警察執法標準操守,是在全世界能排在前幾名的。但是我們現在再看一看,香港警察還沒有徹底變成中共的國家機器,就已經是這樣。所以你就能看到在中共體制下它的警察標準。」

中共兩天後回應特朗普組合拳 專家:中共無招

美國總統特朗普當地時間29日對中共打出系列「組合拳」,宣佈對中共全面出擊,取消香港特殊待遇,修改引渡條約、出口管控、關稅特殊待遇、旅行令等。接連兩天,中共官方沒有回應,在國內也不敢高調報道,僅僅提及特朗普退出世衛組織。

兩天後的官方通過外交部、黨媒和中聯辦作出低調的官式回應,除了嘴仗之外,沒有其它相應措施。

31日,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面書嘲諷中共:「中共外交部呢,至今還未回應美國總統特朗普凌晨記者會,我真的相信,共產黨說的五天工作制。」

6月1日,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算是正式回應特朗普的組合拳,但只是老生常談,稱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強辯中共人大推出的港版國安法目的是彌補香港在國家安全立法方面的缺失,而美國是「橫加干涉」,將美國退出WHO指責為美國掩蓋抗疫不力而轉移公眾視線等等。

趙立堅再提「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及中方致力於同美方一道努力,「發展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關係」等老套話。

學者:中共無招 沒有機會翻盤

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說,「中共在處理香港問題有一個大前提,就是香港不管是好是壞,香港只能『姓共』。如果香港不是在共產黨統治之下,換上對香港人民有再多好處的政府也不行。因此中共不再安於過去假的『一國兩制』的這種現狀,現在對香港露出牙齒。所以現在(中美)沒有任何的迴旋餘地。」

他也認為,「現在趙立堅說甚麼和不說甚麼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原則上中共只能招來更多的打擊。」

6月1日,大陸中共禦用學者開始出面談美國取消香港特惠待遇對中國沒有任何影響,李恆青表示,這就是一群睜眼說瞎話的騙子。

他說,「中國在香港每年有4,000多億美金的轉口貿易,大陸很多貿易都是通過在香港再包裝出口到美國、歐洲等國家,從而降低關稅甚至是零關稅。世界五百強企業在亞洲的中心基本都在香港有分公司或企業。香港沒有自由貿易的環境馬上就變成死港。」

他認為,就香港問題和美國對峙,中共已失所有招數,無力翻盤。

香港在亞洲的經濟角色將徹底改變

中國人大會議上月底的通過的決定,是建議人大常委訂立香港國家安全法的提案,而非香港國家安全法本身。

美國公民力量負責人楊建利博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認為,北京在訂立港版國安法上,目前仍然保留了一定的彈性空間。未來,港版國安法何時訂立?以及具體條文為何,目前都不清楚。

正因為這樣,他認為美國將繼續視最後的結果,才會推出詳細具體的制裁方案。

香港財政官員陳茂波,日前接受大陸《環球時報》採訪時表示,香港的特別關稅地位是國家授予的,和美國無關。他也認為,美國對香港的制裁,對香港經貿和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包括與美元掛鉤的聯繫匯率體制等,都沒有太大的衝擊。

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解釋說,陳茂波的說法站不住腳,美國如認定香港不是和中國不同的特殊關貿地區,則將對香港徵收與大陸同樣的關稅,禁運同樣的技術和設備。

他解釋說,美國對外國的制裁措施大致分為十級,如果美國對香港實施最高級別的制裁,等如伊朗,任何與香港交易,或者有資金往來和資本交易的公司,都需要報備甚至審批。如此,香港大批金融類企業,或被迫撤離香港,另 以東京或者新加坡為地區中心。影響所及,不止是大量公司撤走,大量金融專業人才失業而已,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必然喪失。

而其中最嚴重的結果,可能會是香港聯繫匯率崩潰。

他分析說,未來美國對香港的制裁措施,可能會在5到6級之間。短期內或許不會對金融資本市場造成巨大衝擊,但長遠來看,這種可能隨時發生變化的不確定性,對金融資本運作造成風險大增,其實影響相當之大,也將徹底改變香港在亞洲的經濟中的角色定位。

今日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裏,多謝你的咖啡~ 我是黃瑞秋,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