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剛剛發表了重拳反擊中共的宣言,開始全面實施最新的《美國對華戰略》,這也是中共最怕看到的。從2018年的中美貿易戰,演變成今天的美中全面對抗,中共始料未及。今天這一幕,全世界知名的國際關係學者早已做出準確預測,唯有中共蒙在鼓裏,或者說不大相信。特朗普有備而來的講話,才令中共意識到,這一刻真的來臨了。

中共把瘟疫當籌碼挑戰美國

也許中共認為,突如其來的這場瘟疫,在幾個月內改變了這一切。瘟疫看起來屬於不可抗力,這樣的不可抗力,同樣令所有國家遭難,美國很嚴重,這場瘟疫還沒有過去,為甚麼矛頭都對準了中共政權呢?

中共可能覺得是不是太倒楣,也許就是,中共的霉頭就是來了。1月15日,中美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之前,1月7日中共政治局會議已經討論了疫情。中共知道瘟疫來臨,卻矇騙了中國人和全世界,想先暗地控制,以為最多就是一場SARS非典。只要北京的中共高層官員不染病,其他人死多少,中共並不在乎,正可以藉著不可抗力,抵賴掉貿易協議,從特朗普手裏扳回一局。那時,中共可能還沒覺得倒楣。

白宮發佈新的《美國對華戰略》報告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談話,指出媒體專注於目前的病毒大流行,可能忽視了中共構成挑戰的大背景,他說,「自從1949年以來,中國一直被一個殘暴的威權政權、一個共產黨政權所統治。幾十年來,我們曾經認為,通過貿易、科學交流和外交接觸、讓他們以發展中國家身份加入世貿組織,會讓這個政權變得更像我們。這並沒有發生……我們大大低估了北京在意識形態和政治上對自由國家的敵對程度。全世界正在看清這一事實。」

中共陰險的利用瘟疫禍害全世界

蓬佩奧的準確判斷一再被驗證。武漢疫情失控後,中共被迫封城,瘟疫已經蔓延出中國,中共繼續隱瞞,並有意讓瘟疫向世界擴散,卻早已搜羅了全世界的醫療物資。特朗普就指出,中共不讓武漢人進入北京,卻任由武漢人飛往全世界、飛往美國。雖然特朗普立即撤僑,1月31日果斷對中國封關,但中共病毒至少已經進入美國1個月,封關只是阻止了更多病毒攜帶者直接從中國來到美國。中共與世衛串通,阻止了大多數國家對中國封關,1個多月後,中共病毒繞道歐洲,仍然大規模入侵美國。美國死亡人數達到數萬時,美國才識破了中共的詭計,特朗普才認清了中共簽署貿易協議的障眼法。

3月份,因輕信中共,世界各國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正當世界各國開始反思與中共的關係時,中共發起了一系列甩鍋、口罩外交、要求感謝的外交鬧劇,特朗普第一個站出來反擊,揭穿了中共的欺騙把戲。3月底,習近平主動與特朗普通電話放軟,才暫時平息。然而中共一切照舊,自那以後,特朗普就不想與習近平說話了。

新的《美國對華戰略》報告中描述,「中共反而利用自由開放的、基於規則的秩序,更多獲利並試圖重塑國際體系。中共公開承認,它尋求改變國際秩序,以符合中共的利益和意識形態。中共越來越多地利用經濟、政治和軍事力量,脅迫民主國家噤聲,不但損害了美國的重要利益,並破壞了世界各國和個人的主權和尊嚴。」

中共的本性促使它繼續為禍

4月份,中共眼看各種取巧失敗,陷入國際孤立。趁羅斯福號航母染疫,中共又派出遼寧號航母,向太平洋美軍挑戰,隨即招來了美軍B-1B轟炸機的頻頻示警。中共嚇得退回渤海演習,與美軍避戰。

俗話講,事不過三。至少三次陰招失靈後,中共面對國際追責,百般抵賴、謾罵、繼續甩鍋,並妄圖脅迫澳洲等國,令全世界義憤填膺。5月19日在世界衛生大會上,各國一致通過了獨立調查的決議。顯然,美國已經不再寄望這樣的調查、追責,這對中共沒多大約束力。美國死亡超過10萬人,特朗普需要實實在在的追責行動,他一直在權衡如何著手。

正如白宮的《美國對華戰略》報告所寫,「為了應對中共的挑戰,美國採取了一種競爭性的方式,對中共的意圖和行動進行了清晰的評估,對美國的許多戰略優勢和不足進行了重新評估,界定了更大的雙邊摩擦的容忍度。」

報告還說,「我們的競爭方式有兩個目標:第一,提高我們的機構、盟友和夥伴關係的適應能力,以應對中共的挑戰。第二,迫使中共停止或減少有害於美國、盟友和夥伴國家利益的行為。」

中共還是挑起了中美對抗

白宮的《美國對華戰略》完全公開,中共當然會看到。但中共仍不死心,甚至覺得只要閉關鎖國,美國和西方也只能無可奈何。

於是,中共再次主動挑釁,推出「港版國安法」。類似的惡法,香港政府難以搞定,「反送中」還激發了香港人的民主熱潮,中共眼看9月份的立法會選舉將失去控制,於是現在就一意孤行鋌而走險。外界認為,中共此舉是藉機向美國和西方叫板,妄想從瘟疫追責中強硬的扳回一局。

特朗普看到,已經沒有迴旋的空間,中共已經完全不可信任,也無法再合作,當然要強力回擊,並順勢攤開了全面對抗的棋局。正是中共一系列的流氓卑劣行徑,導致了今天難以挽回的敗局。中共不僅是倒楣,而且是要倒大霉了,正如瘟疫來臨一樣,看起來已經不可抗拒,更無法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