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近日美國各地因一名非裔男子死亡引發的暴力活動,美國總統特朗普、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部份州和地方官員,先後給予譴責和警告。巴爾5月30日表示,「起初的和平抗議正在被暴力和極端力量所劫持。」一些示威活動被「極端左翼組織所左右,他們另有目的」。巴爾說,聯邦政府將協助當地執法,制止暴力犯罪。

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25日在警方執法過程中身亡。連日來美國十多個城市爆發抗議活動,伴隨越來越多的暴力、縱火和搶劫行為。

明尼蘇達州長沃爾茲(Tim Walz)5月30日表示,目前的「抗議」活動「已經不再與弗洛伊德的死有關」。他已全面調集了該州的國民警衛隊,參與治理暴力行為。他說,這是該州首次全面調集國民警衛隊,否則下一步的發展將是無辜路人可能在暴力行為中成為犧牲品。

美司法部長:暴力激進分子劫持了和平抗議

司法部長巴爾在聲明中說,「我們國家的偉大之處在於我們對法治的信守。

「全美對發生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喬治·弗洛伊德身上的事,感到憤怒,這是真實而合理的。我們必須通過州和聯邦刑事司法系統的常規程序,對他的死因追責。司法系統和程序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推進(對此案的審理)。(對當事人的)初步指控已經做出。這個程序還在繼續推進。正義將得到伸張。

「不幸的是,隨著騷亂在全國各地發生,暴力和激進分子劫持了和平的抗議活動。

「外來激進分子和蠱惑者正在利用目前的局勢,追求他們的暴力目標。

「在許多地方,暴力似乎是由無政府主義和極端左翼分子計劃、組織和驅使,他們使用的是類似反法西斯式(Antifa)的(左翼暴徒)行動,其中許多人是從外州而來,加劇暴力局面。

「我們必須為我們的街道和社區,維護法律和秩序,制止這種暴力行為首先是地方和州領導人的責任。司法部(包括FBI,Marshals,ATF和DEA)以及遍佈全國的93位美國檢察官的辦公室,將支持當地的工作,並採取所有必要行動來執行聯邦法律。

「跨越州界或使用州際設施煽動或參與暴力騷亂,構成聯邦罪行。我們將執行這些法律。」巴爾說。

Antifa(反法西斯)在美國被認知是一種好戰的、左翼政治運動,成員來自激進組織或個人。其做法是直接採取行動,而非政治改革,來達到目的。其行動主要包括數字化激進主義、損壞財產、利用人身攻擊,對他們認定的「法西斯主義者、種族主義者和右翼人士」,施加暴力。

特朗普要求司法部加速調查弗洛伊德死因

5月29日,特朗普發表聲明,「向弗洛伊德的家人表示我們國家最沉重的哀悼。這是一次可怕的事件。我已經要求司法部加速對弗洛伊德死因的聯邦調查,立即調查,越快越好。」

特朗普同時呼籲,明尼蘇達州的局勢不能「再繼續無法無天和混亂下去。」

5月29日,數百人聚集在白宮附近舉行抗議活動,情勢一度緊張。白宮特勤隊在外圍設置安全柵欄,並臨時關閉白宮通道。

特朗普5月30日發推,稱讚特勤員的工作「訓練有素、很專業」。特朗普說,他在白宮內看到了外面發生的「每一個過程」,「他們(特勤員)允許『示威者』尖叫、爆粗口,但如果有人越線或失控,特勤會立即採取行動,制止對方……眾多示威人群沒有靠近柵欄,被疏導得很好。如果當時他們越線,面臨的將是厲害的警犬和武器」。

當事人和白人警察的個人記錄

46歲的弗洛伊德生前居住在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利斯。25日他在一家便利店購物時,被懷疑使用假幣。店員要求他退還商品,遭到拒絕。店員之後報警。警方趕到和對他執法過程中,一名警察用膝蓋壓在弗洛伊德的頸部超過7分鐘。有路人拍攝的影片顯示,當時弗洛伊德對警察說,他「無法呼吸」。最終他在送醫過程中不治身亡。

據《侯斯頓紀事報》(Houston Chronicle)報道,弗洛伊德出生在北卡州,幼年時移居侯斯頓。2009年,他因持重型武器搶劫,被判入獄服刑5年。2014年刑滿釋放後,他搬到明尼蘇達州居住,希望「開始新生活」。

他之前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家餐廳做過5年的保安員。中共病毒(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後,因當地商業關閉,弗洛伊德失業在家。他有兩個女兒,一個6歲,另一個22歲,都居住在侯斯頓。

據《星論壇報》(Star Tribune)報道,25日針對弗洛伊德執法的白人警員喬文(Derek Chauvin),44歲,自2001年起在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工作。他的檔案中有18份針對他的投訴記錄,其中有兩份導致他接受紀律處分。

巧合的是,喬文和弗洛伊德都曾在同一家夜總會做過保安。這家夜總會的僱主瑪雅·桑塔瑪麗亞(Maya Santamaria)說,喬文在那裏做了17年,弗洛伊德為那裏提供過十幾次保安工作。僱主無法肯定他們是否彼此認識,但相信這種可能性是零。僱主回憶說,喬文在工作中曾表現過激,被要求放緩態度。

弗洛伊德案件發生後,當地警察局要求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做聯邦民權調查。明尼蘇達州刑事調查局也在調查此案是否違反了州內相關法律。

5月29日,喬文被警方逮捕,被控「三級謀殺罪和誤殺罪」。當地檢察官表示,將對其他三名在現場執法的警員給予同樣的指控。

弗洛伊德的家人對給予喬文的上述指控表示十分不滿,要求對其控以「一級謀殺罪」。

和平抗議升級為暴力行為

事件發生後的第二天(5月26日),明尼阿波利斯爆發抗議活動,起初以和平方式進行,之後發展為暴力行為,包括一些年輕非裔抗議者焚燒當地的警察局、砸毀商舖櫥窗、搶劫便利店和超市連鎖店等。

一段網絡影片顯示,一名遭洗劫的非裔店主無助地對街上的抗議者喊道,「你們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和我的生意?你們在做甚麼?這是抗議還是別的甚麼?」據報,這家店主沒有購買保險,他店內被盜搶的電腦和所有損失,只能由自己承擔。

類似暴力、縱火和盜搶行為很快在美國十多個大城市蔓延,包括侯斯頓、亞特蘭大市、紐約市、華盛頓特區、芝加哥、哥倫布、路易斯維爾、達拉斯、加州的聖何塞、洛杉磯和波特蘭等地。

亞特蘭大非裔女市長波特慕斯(Keisha Lance Bottoms)5月29日在新聞會上憤怒地說:「當你們拿著褐色酒瓶去砸櫥窗、縱火燒燬這座城市時,你們焚燒的是我們的社區(社會)……你們目前的行為是在侮辱我們的城市……這些不能代表我們。作為一個城市、一個國家,這些行為代表不了我們。回家去,回家去!」

波特慕斯說:「我在亞特蘭大街頭看到的情形,已經不是亞特蘭大。這些不是抗議,不是馬丁·路德金的精神,而是混亂無序……如果你愛這座城市、一個具有非裔發展遺產的城市、有非裔市長和警察局長的城市;如果你在意這個城市——50%的商業場所由少數族裔擁有;那麼請回家去……抗議和示威應該有方向和目標,而不是現在的樣子——混亂、無序和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