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輪迴轉生者,可能帶著一些明顯的特徵、前世的情性轉生,甚至前世今生中的遭遇也有著奇妙的類似之處,形成跨世連貫的「印記」。歷史上有不少和尚轉生成高官的事蹟留下來,都是帶有「印記」來的,這是為了提醒他們不要迷失在凡塵中嗎?

禦史王十朋和高僧宗覺處嚴

王十朋(西元1112—1171年)字龜齡,號梅溪,是南宋很有名氣的詩人、狀元、高風亮節的名臣,為國為民的「真禦史」。《宋史》記載,王十朋自幼聰穎慧悟,記憶力超強,頃刻就能寫出數千言來。

在王十朋出生前,王家為沒有子嗣憂愁很久。正和壬辰年正月某天夜裏,王家太翁夢見一位出家的姻親宗覺處嚴送來金環(一說花環),並且對他說這是你們家冀望好久的,然後就消失無蹤了。那時,也是宗覺處嚴圓寂之時。得夢後,王母就懷孕了。宗覺處嚴俗名嚴伯威,字闍黎(音同「十離」),是溫州樂清明慶院首座僧人,他博學工詩文,擅長書法翰墨,而且守戒甚嚴,德望卓卓,人們敬稱他「嚴首座」。他出家前是王十朋祖母賈氏的兄長。

就在宗覺處嚴剛剛坐化時,王十朋就生下來了。家鄉的和尚見到王十朋都說他是嚴首座轉生的,那時候,王十朋聽著聽著並不信以為真。後來,聽人家說多了,他就向嚴首座的弟子寶印大師求證。大師告訴他,他和「嚴首座」長得很像,寶印大師說:「我師父眉毛又黑又密,微微下垂,深深的眼窩藏著炯炯有神的雙眼。他聰明過人,早在童年就能誦讀上千字的文章,而且很喜歡作詩。也因為你的長相和趣好很像我師父,所以說你是他的後身呀。」寶印大師和王十朋很親近,也是他叔父。

王十朋和嚴首座不僅長得像,他們超強的記憶力、為詩為文的志趣和專長都很像。王十朋年輕時在家鄉梅溪就很有文名,吸引了幾百人入他的學館學習;等他入了太學,師長對他的文章都刮目相看。南宋紹興二十七年(西元1157年)殿試對策時,王十朋建議朝政數萬言,洶湧而出隨手書成,被宋高宗親自拔擢為狀元。

王十朋這一世儼然帶著嚴闍黎那一世文章成就的記憶。而且,其前世今生的精神操守也一貫相通,一個是守戒甚嚴的首座和尚,一個是南宋一介清廉的「真禦史」。

他們之間也有小異之處,讓王十朋持疑,那就是嚴首座非常擅長小楷書法,他卻最不善於此。可能這也是命運要讓轉生者去悟的吧!紹興年間,王十朋作了一個很真確的夢,並且在醒來後道經石橋寺親歷其境,夢中和現實中的人事物、過去與現在時空的人事物都能契合對應,他終於了解到前世今生的輪迴真有其事。在 《浙江通志卷二百一》就留下了他的前世今生的轉生記載。而在王十朋這一生,就是個入世修行的人,一生中未曾為自己、為家人圖謀一絲一毫的名與利。《四庫全書總目》說:「十朋立朝剛直,為當代偉人。」

張照尚書和斷臂和尚

從南宋到清朝,來看兩個康熙朝的輪迴轉生故事,他們的前生也都是和尚,來到此生帶著怎樣的印記轉生呢?

根據《三異筆談》作者許仲元的說法,雍正朝的尚書張照前身為斷臂和尚是可信的,因為有許多相關事實可以證驗。張照還沒出生時,他的祖母錢太夫人很尊重一位斷臂和尚,供養他在朱家閣的指松庵中。人們不知「斷臂和尚」是從哪裏來的,只知道他效法禪宗二祖慧可,自斷了一臂自我惕厲,以堅定修行的意志。

張照出生的那夜裏,他的太翁(祖父)在曙色中假寐,朦朧間見到一個僧人進入家門。當他驚醒時,指松庵來人通報斷臂和尚在半夜圓寂了。而這時他的小孫子張照出生了。這時他明白了,是斷臂和尚轉生來了。

張照很聰慧也很有膽量,18歲就中了狀元。他前世為和尚,在這一世遺留下來一些跡象嗎?

張照像,出《清代學者像傳》第一集,清葉衍蘭輯摹,黃小泉繪。(公有領域)
張照像,出《清代學者像傳》第一集,清葉衍蘭輯摹,黃小泉繪。(公有領域)

清世宗雍正皇帝即位後,曾經問了張文和,朝廷臣子中有沒有通悅禪的人。張文和推薦了族姪張照,張照因而得到召見。雍正皇帝問張照說:「視朕何人?」(你看我是誰?)

張照說:「是佛。」

雍正皇帝又問:「你視自己是何人?」

對曰:「乾屎橛」(乾掉的刮糞便木簡)。

對答中,張照的話展現了禪機,讓雍正皇帝大感契合,從而得到任命為左都禦史,後來進為刑部尚書。

在張照的著作《天瓶詩》中,多以佛家思想為題,詩中也常出現生老病死、夢幻泡影等等的字眼,或許在他的記憶中,隱隱浮現了一些前世修行的浮光掠影。

後來張照發生了一件斷臂意外事件。那是他隨從皇帝出行時,在行宮山莊墜馬折斷了一手臂,而且折斷的正是和前身斷臂和尚一樣的右臂。後來他斷了的右臂得到蒙古醫生治癒了。墜馬斷臂後三年,他死於歸鄉奔喪的道中。他這一世的聰穎和官祿,有可能是當年修行的福報吧。

清 張照書聯。(台灣故宮博物院提供)
清 張照書聯。(台灣故宮博物院提供)

錢中翰和天童寺天童

清朝一位錢中翰(尊稱內閣中書),根據《三異筆談》作者許仲元的說法,他的前身是天童寺裏的一個擔飯僧。錢中翰出生時肩上有一大塊肌肉聳起,和那擔飯僧無比相似。

錢中翰的轉生因緣不是在夢中得解的,是他父親親自求來的。他的父親是明朝末年的官員,50歲時膝下仍無子,就到四明山天童寺向天祈願賜給他一個天童(佛家言顯現童像的諸天護法)。他得到了住山方丈點悟:「錢官人有家無子,有子無家。」於是,大施捨了三年,將積蓄的四十萬捨盡,再往四明山見方丈。

方丈設了齋飯,請他用膳,就在堂上對僧人們說:「這位錢官人膝下無子,向天祈子嗣,在座的各位誰願意去呢?」

當時有個擔飯僧人向錢官人一笑。方丈說:「你也可以。」就在方丈送走了錢官人出寺院的同時,擔飯僧人就坐在燒火的凳子上坐化了。

後來,錢官人果然得了兒子。兒子初名鼎瑞,字寶汾,後來改名,字葆汾,康熙丙午舉孝廉,官至中翰。他的詩號金門,詞名湘瑟。怪的是他文體多工豔,沒有佛家清淡出塵氣息。

一天,錢中翰和客人下棋,才擺好棋盤,正要展開棋局,這時門房拿著一封信入內報告說:「天童山來信」。

他拆開一看,裏面卻甚麼也沒有,只是一封空箋。此時,在他內心最深處靈光乍現,他恍然大悟,立即作了一偈:「來從天童來,去向天童去。笑指天童山,白雲最深處。」「天童」來自何處?一個「空」的點悟,觸動他前世記憶吧,讓他再度即時徹悟人生,這也是生命中潛藏的修行志向的召喚。

他告訴家人自己有點微恙,不出數日就逝世了。他的孫子長澤,把祖父的遺事詳細地告訴了《三異筆談》作者。

前身是和尚,輪迴轉生來了一趟短暫的凡世之旅,他們為啥而來呢?若宗覺處嚴帶著「真禦史」的使命而來,同時又在最苦的凡世中繼續修行提高嗎?或是像天童和尚一樣一笑了凡緣,這一笑的背後,曾經有過怎樣的因緣呢?

可喜的是,一些前身的「印記」幫助他們在今生的凡塵中得悟,繼續修行之路。也有遺憾轉生迷失在凡世中的,旁觀者清,為之一嘆!而這一喜一嘆不也是在警醒後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