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總統阿塞德的家族出現內鬨,國家經濟瀕臨崩潰,與主要盟邦俄羅斯的關係也似乎更緊繃,這些種種跡象暴露阿塞德政權的衰弱。專家指出,阿塞德政權正面臨內戰9年來最大的挑戰。

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儘管敘利亞叛軍掌握的區域只剩全國1/3,目前在阿塞德(Basharal-Assad)家族已統治50年的敘利亞,也沒有其他對手足以挑戰阿塞德地位。但內戰期間效忠阿塞德的人士一度展現的統一陣線氣勢,卻開始出現裂痕。

更嚴重的是,敘利亞經濟正在陷入近代最嚴重貧窮程度。然而無論俄羅斯或伊朗,現在都無能力提供敘利亞數以十億美元計的資金來重建並活化經濟。但阿塞德仍繼續抗拒政治改革,導致敘利亞無法吸引西方和波斯灣阿拉伯國家資金。

敘利亞貨幣過去一個月劇貶逾50%,在之前的6個月內也已貶值類似幅度。根據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20日發佈的報告,敘利亞的麵包和糖等基本物資價格過去一個月已暴漲一倍。

敘利亞經濟因戰爭受重創。美國和歐洲聯盟(EU)為施壓阿塞德和叛軍妥協所施加的制裁措施,造成敘利亞無法獲得帶動經濟增長所需的投資和建設資金。令情勢雪上加霜的是,美國祭出更嚴厲的制裁將自6月開始生效。

倫敦智囊「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The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Chatham House)中東及北非部主任哈蒂柏(Lina Khatib)表示,阿塞德目前處境可能比過去9年內戰期間任何時候都還要脆弱。

她說:「阿塞德已變得非常需要伊朗和俄羅斯的支援。他缺乏國內資源來滿足選民,他的政權在國際上也缺乏正當性。他掌握的軍事力量已比內戰前更弱。他的工具箱已經空了。他實際上從沒這麼脆弱過。」

阿塞德的表弟馬赫洛夫(Rami Makhlouf)最近更公然透露他和阿塞德的不和,凸顯阿塞德面臨的困境。馬赫洛夫竟透過美國社交網站Facebook發文,抱怨敘利亞政府企圖沒收他的資產,顯示他已無法直接和阿塞德溝通。

馬赫洛夫的例子,背景是阿塞德政權正想辦法迫使因內戰獲利而崛起的敘利亞富商階層交出現金,來支持衰弱的國家經濟。

另一方面,阿塞德和俄羅斯關係也出現緊張跡象,使他面臨更大壓力。最近俄羅斯新聞媒體出現數篇文章,批評阿塞德政權的頑固和腐敗,令人懷疑莫斯科對阿塞德的支持正在減弱。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東方研究系教授蘇科夫(Nikolay Surkov)指出,莫斯科方面對於阿塞德政權拒絕同意進行政治改革感到不滿。

蘇科夫表示:「即使阿塞德政府在軍事上獲勝,只要敘利亞人民不滿的主要原因未解除,便很可能再出現反叛動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