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遭到西方多國譴責,也使得中美關係更加緊張。5月27日,美國要求聯合國安理會就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舉行會議,但遭到北京反對,中美在聯合國再次交鋒。

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團在一份聲明中說,這個問題(港版國安法)是「全球緊急關注的問題,牽涉國際和平與安全」,因此值得安理會15個成員國即刻關注。

中共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在推特上予以拒絕,並宣稱香港國家安全立法是內部事務,與安理會的授權無關。

美國提出這個要求正值中美就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而緊張關係加劇之際。美國譴責中共在疫情爆發後缺乏透明度,且隱瞞疫情。

美方表示,中共反對就香港議題召開安理會會議,並掩蓋COVID-19(中共病毒引發的疾病)危機的嚴重性,且處理疫情不當,還不斷違反其對國際社會的人權承諾,以及在南中國海採取非法軍事行為,中共種種行為應使所有人認清北京無法成為負責任的聯合國會員國。

張軍則對美方指控予以否認,並宣稱美國是麻煩製造者。

在中共政府決定繞過香港立法會而由全國人大推動有關香港的國家安全法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27日宣佈認定香港已不再具有高度自治,無依據繼續享有美國法律在1997年7月之前一直給予它的待遇。

1992年生效的《香港政策法》給予香港特殊地位,同時要求美國國務院在前英國殖民地香港主權1997年7月1日回歸中國後對其自治狀態予以認定。根據去年11月底生效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國務卿必須在法案通過後的180天之內向國會遞交報告,評估香港是否享有高度的自治。

而美國授予香港區別於中國大陸的特殊地位是根據香港是否擁有足夠的自治權,香港擁有自治權也是《中英聯合聲明》中包括的條例。

美國負責東亞與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在蓬佩奧做出這一宣佈後舉行的一個電話吹風會上表示,美國將盡其所能,使香港人民不受到這一決定的不利影響。

他說:「我們正在制定應對措施,以確保幫助北京明白,作為一個法治國家,我們將援引國會通過的法律,即《香港政策法》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但與此同時,我們將盡力確保香港人民不受負面影響,盡我們所能。但我要提到,這一決定是由北京政府而不是美國做出的。」

華盛頓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的研究員艾胥麗‧方(Ashley Feng)5月27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美國對香港採取的舉動也會影響到中共權貴階層。

她說:「對於那些把錢存在中國國內感到不安全的中共權貴來說,香港也是這些資本外流的一個主要出口。儘管中國過去幾年收緊了對資本的控制,但是香港仍然是一個很好的樞紐。」

5月8日,中美雙方在聯合國交鋒,中共在推動一項全球停火決議中提及世界衛生組織,美方反對中共此舉,隨即否決了這項決議。美方認為中共此舉是為了推廣其應對疫情的虛假陳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