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擬強推港版《國安法》,引國際譁然。

《紐約時報》和BBC分別以「香港的末日」為題展開分析,可以想像,香港或將掀起新一波的資金和人才「逃亡潮」,香港的言論自由也將會更加艱難。 

這是關乎香港人存亡的拐點。在此之際,中共在美官媒《僑報》22日的頭條是「新冠(武漢肺炎)疫情下中國人大會議開幕」,C6內文採用香港兩大左報《文匯報》、《大公報》外加《星島日報》三家之言作為「香港輿論」,一致口徑支持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 

紐約《星島日報》5月22日的頭條是「中國人大常委會出手將訂立《港區國安法》」,A10更刊登其老闆何柱國的署名文章〈理所當然〉,直接宣示其立場,高調挺共。 

何柱國的文章開篇說:「為什麼西方國家在捍衛自家的《國家安全法》的同時,卻又反對香港訂立同類的法例?」對此,一位不願公開姓名的社區人士直言,美國的《國安法》與北京強推的「其實很不同的背景」,何柱國的文章是誤導人。 

「美國有《國安法》,是受民主體制制衡,三權互相制衡。《國安法》在西方不是皇帝,但港版《國安法》是東廠式的殺人工具,共黨專制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一個橙子,一個蘋果,怎麼能同等並論?」他直言,「《星島日報》平時就是中共大外宣的一環,從制度上已經納入了大外宣的管理。」 

他說,這從《星島》的平時版面上可以看出,據悉除紐約新聞版面外,其它版面包括國際版、中國版和香港版面,大部分版面的編輯、新聞審查和排版工作都在香港的深圳中心進行。《星島日報》的思想偏向,就像22日對香港新聞的報道一樣「一覽無遺」。 

這名社區人士說,何柱國本人當了中共的政協委員很多年,因此立場偏向北京,這並不奇怪。但他不喜歡的是「如果專心幫中共,做共產黨的喉舌,那就不要中美兩頭好處都拿,兩邊的身分都佔。應該還讀者知情權,讓讀者知道其中的分別。」 

記錄三代人逃亡港澳經歷的《開,南風窗》一書的作者蔡可風說,這些年看一些中文報刊已經「越看越不同味道」,成為北京的宣傳站,但讀者會辨認、記住那些為廣大香港人發聲、堅持公義的報紙。 

許多在紐約事業有成的僑界人士早年都曾是大陸逃港潮中的一員,在香港獲得美國的難民證,移民到了紐約,他們中的許多人對香港感恩在心,對香港的前途命運時刻關注。 

蔡可風說,他們當中許多人對港版《國安法》的最普遍反應是「離譜」。「疫情已經害死太多人,全世界都站在它的對立面。現在它連香港也不放過,把自己和外界交易的最後一條路也堵死,自己害死自己」。 

他說,一個人要放棄自己原有的看法、承認自己的錯誤不容易,往往要經過一個很痛苦的過程,但一場香港反送中運動加上全球疫情,令國際社會覺醒,更是給台灣人上了一課。 他相信,中共公開撕毀「一國兩制」的承諾,「還會使持觀望態度的人走到共產對立面,令更多人覺醒,它繼續做下去,中共一定倒台。」 「中共兩會中的全國政協會議在電閃雷鳴中開幕時,一度白晝如夜,就是天象顯現,只能用天怒人怨來解釋」,他說,現在是新的拐點,「(這是)全世界通過香港事件進一步對中共認識及唾棄的拐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