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疫症確診稍緩,不慣長時間隱於窩居的港人,終也出外逛逛,市面人流漸廣,喜見餐廳零售行業都試啟營業,重新再出發。豈料,突然又強行推出「港區國安法」,再次激起萬人上街抗爭,從螢幕上見灣仔等各區,大批市民逼爆馬路,武警瘋狂驅散,烟林彈響,水砲四射,市民明知會受傷及被捕,但為了日後能安居樂業,紛紛上街伸訴。

那邊廂的早上,街頭街尾,地鐵站出入口等,又見一群男女聚集,師奶大嬸等各手持簽名冊,一堆堆站在路上為支持「港版國安法」攔截路上行人簽署,卻不見警察干預,人們則急閃而過,沒有理會,也有人非常「樂助」,於街頭簽完,街尾再簽,而遠處卻有人大聲呼喊:「呢份散工幾錢個鐘呀?」

現今香港處於前途不明的局面,政府每有新政策推行,各傳媒為了可儘早洞悉社會反響,免引起動盪,總會訪問一些部門主管或相關人士,問其所知及看法,以安民心,但大多被訪者,總是言不由衷,言語不詳,顧左右而言他,千篇一律,更甚者顛倒是非黑白,指鹿為馬,說「你沒有分裂國家,又何須害怕⋯⋯」等等,口徑如出一轍。更有些人不但答非所問,只想藉受訪機會不斷表忠,搶記者提問時間!唉!怎會天下不大亂吖!上方可能因此而收錯料!相信掌舵者都是愛民若子,因導航人所報資料失實而誤判形勢,觸礁而一發不可收拾!現今回歸才不過廿多年,不是有承諾,五十年不變嗎?言猶在耳!噢!無怪「DSE」試題要測考學生的分析能力了!

記得當年,大陸每有饑荒,港人寄郵包、物資救助同胞,天災地震、水災,港人齊捐款救助;卅年前,港人回鄉探親,見鄉間子侄無校舍讀書,小孩各自「擔凳仔」坐在田野外上課,而老師則掛個黑板在樹上來教書,在港的長者,希望子侄能成材,遂將其積蓄帶回家鄉辦校助學,誘發港人都紛紛效法於全國各地,捐款建校,此情此景,還歷歷在目。

戰前,民國政府也曾保送有為的青年往外國留學,當時潮州,還未有建立「大學」,最高學府有著名的金山中學,已是較大規模的了,若要升讀大學,大多去廣州或自費出國深造。而當年潮州九縣中,也有4人,獲得國家保送往不同地區學習,且稱:甲乙丙丁,不久,中日戰爭,他們逃過一劫!

抗戰勝利後,潮州3名獲保送外國的留學生,分別各自回國,其中一名阿甲,沒下落,也許留在該地發展。

而阿乙所乘的船快將到岸,眺望碼頭,見人頭擁擁,原來全鄉的鄉親、長老站在碼頭歡迎,視為光宗耀鄉之事,但不知為何?竟有人命船家轉航別處登岸,直接返抵家門,令鄉親久站撲空,長老皆感面目無光,自此之後,便沒有人去理會他,傳說阿乙受了「統戰」思維影響。

這天香港機場,一名洋女子過境要往大陸,但身懷手槍,突發大事,警方扣查,而她說,其為某國政要的女兒,要往潮州找其男友,警方立即致電,核實身份手續清楚後,被安排護送往潮州,原來與阿丙是同學,心儀多年,但因阿丙鄉間已有妻房,故也不辭而別,而她竟為愛而追至潮州,甘作二房,並學會說潮州語,而49年後,經歷變天,禍福如何,已不聞了!

阿丁留學國外,研習機械工程,獲泰國富商聘請為其廠的工程師,原來其廠中一部機器不明原因,無法修理。阿丁入職後,經過詳細勘察,及聆聽機械發出的聲響後,並沒有作任何維修,只見他每天不知在打磨甚麼?3個月過去了的一天,他告訴富商,選擇一天全廠的機器,停止運作一天來修理,不消一刻,修理完成。原來他查出大型機器常生故障問題在那裏後,寫信回鄉,命人寄來我國的古錢幣十數枚,在此其間,他將錢幣逐一磨薄至準確後,安放入所缺的軸承位置,解決了,機器即運作暢順,一勞永逸,大家都讚阿丁有本領,其後更與富商之女兒結婚,落籍泰國,避過內陸浩劫。

常言道:命運在我手!究竟人生禍福,係聽天由命?任人魚肉?或是自求的呢? 

今日點煮:蝦醬炒鮮魷

材料:

鮮魷魚:六両。

薑:兩片。

蔥:一條。

紅椒:一隻。

蒜頭:兩粒(剁蓉)。

蝦醬:兩茶匙。

調味料:

薑汁酒:一湯匙。麻油、胡椒粉:各少許。

芡汁:

水:三湯匙。生粉:兩茶匙。麻油、胡椒粉:各少許。

做法:

(一)鮮魷魚洗淨,去衣及軟骨後戒花、切件,瀝水,拌入調味料,醃片刻待用。

(二)時菜洗淨,切好,瀝水待用。

(三)蔥切度,薑及紅椒切絲,蒜頭刴蓉。

(四)熱三湯匙油將菜炒熟,下些少鹽調味,兜勻上碟。

(五)燒熱多些油,將鮮魷泡至轉色撈起瀝油(也可汆水過冷河待用)。

(六)熱兩湯匙油,爆香薑、蔥、蒜蓉及蝦醬,隨即將鮮魷回鑊,炒勻後,埋芡,淋於菜上即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