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閉幕前一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27日宣佈香港不再從中國那裏獲得自治權,不再獲保證享有主權回歸前美國所賦予的特殊待遇。這個宣佈將引發美國下一步的何種舉動?總統特朗普將作出決定。

中共當局正在罔顧香港民意,強行推動港版國安法,該法將削弱香港公民的權利和自由。美國、歐盟、英國和其它國家對港版國安法均表示關注,人們普遍認為這是香港自治的可能轉折點。

美國國務院聲明說,蓬佩奧在5月27日與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討論了這項立法(港版國安法),雙方「都同意國際社會必須支持香港人民,並回應北京對香港自治權的持續侵蝕。」

Height Capital Markets負責貿易、政策和地緣政治風險的高級副總裁克萊頓·艾倫(Clayton Allen)對「市場觀察」表示,與此同時,美國國會正在考慮一系列擬議中的法案,以制裁中共官員和公司,這凸顯了華盛頓對中國(中共)立場的重大轉變。

美國總統將決定下一步行動

去年,美國國會和總統特朗普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該法是根據1992年通過的美國國內法《美國-香港政策法》修正而來,基於《美國-香港政策法》,美國授予香港特殊地位,以及該地位帶來的多種中國大陸不能擁有的優惠和益處。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要求國務院至少每年進行一次核證,證明香港擁有足夠自治權,以證明美國對香港有利的貿易條件是正當的,這有助於香港保持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自治權取決於香港政府在人權、執法和引渡要求、普選、司法獨立、警察和安全職能、出口管制和制裁執行方面的決策自主權。法案還賦予美國總統採取進一步行動的權力。

蓬佩奧在聲明中未提出任何下一步行動的建議。一位國會助手告訴CNN,對香港自治的認證不會自動觸發任何行動,總統將決定下一步。

美國總統將決定終止或保留香港目前享有部份/全部特殊地位所賦予經濟特權,以及決定是否對中共官員進行相應制裁;或者決定不採取行動。

不過,特朗普總統5月26日被問及白宮實施制裁的可能性時說,政府「正在做一些事情」,他將在本周晚些時候宣佈這一消息。特朗普說:「這是你接下來將要聽到的——本周末前。」 「我認為是非常有力的(回應)。」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美國警告可能會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等特殊待遇。 (Getty Images)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美國警告可能會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等特殊待遇。 (Getty Images)

美將盡其所能 使港人不受影響

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在蓬佩奧做出這一宣佈後舉行的一個電話吹風會上表示,美國將盡其所能,使香港人民不受到這一決定的不利影響。

他說:「我們正在制定我們的應對措施,以確保幫助北京明白,作為一個法治國家,我們將援引國會通過的法律,即《香港政策法》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但與此同時,我們將盡力確保香港人民不受負面影響,盡我們所能。但我要提到,這一決定是由北京政府而不是美國做出的。」

制裁執行港版國安法的中共官員、政府實體和企業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授權美國總統確定對特定外國人(包括中港官員)進行制裁,包括:法外引渡、肆意拘留、酷刑或強迫認罪等其它嚴重侵犯香港人權行為的、應承擔責任的外國人。制裁包括凍結他們在美資產以及拒絕入境等。具體表現在:可以阻止或者禁止違反法案的個人在美國境內進行財產和利益買賣,以及拒發簽證、拒絕入境、宣佈已發簽證或者旅行文件無效等。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對路透社表示,特朗普可能選擇對參與執行新法規(港版國安法)的中共官員、政府實體和企業進行有針對性的制裁。

路透社報道,助理國務卿史達偉說,美國一份一長串潛在回應舉措是「全方位的」,包括簽證和經濟制裁。他拒絕透露細節,但表示將調整措施以減輕對香港人民和美國企業的影響。

他表示,它們(中共政府)將成為最大(制裁)目標,以令其改變行為。

彭博社5月26日報道,知情人士透露,如果北京鎮壓香港,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對中共官員、企業和金融機構採取一系列制裁措施。

若特朗普政府祭出制裁,美國財政部可以控制相關的金融交易、凍結中共官員和企業的在美資產。兩名知情人士對彭博說,正在考慮的其它措施包括限制中共官員的美國簽證。

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對彭博說,機構間的討論仍在進行中,尚未決定是否或如何實施制裁,因為此舉仍在考慮之中。

彭博社6月27日報道說,特朗普政府可能從制裁中共官員入手。

5月24日香港民眾舉「天滅中共」宣傳品,遊行抗議「港版國安法」。(VOA)
5月24日香港民眾舉「天滅中共」宣傳品,遊行抗議「港版國安法」。(VOA)

暫停香港特惠關稅地位

消息人士對路透社說,蓬佩奧宣佈香港不再具有足夠自治權,以享受特殊貿易待遇,此舉可能使美國對香港生產商品徵收與中國大陸出口產品相同的關稅。

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代表著一千二百多家在香港開展業務的美國公司,以及八百多家地區辦事處或總部。根據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數據,香港是2018年美國第21大商品貿易夥伴。

美國一名國會助手說,政府還可以針對那些和香港公司建立合法對等關係、以利用香港特殊地位的中國公司採取嚴厲措施,類似於對在美上市中國公司進行註冊審計的方式。

美國會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嗎?

5月27日,蓬佩奧在國務院網站上發表聲明說,上周,中共人大宣佈打算對香港單方面任意強加國家安全法,北京「災難性的決定」只是一系列從根本上破壞香港自治和自由的最新舉動,也破壞了中國(中共)自己在《中英聯合聲明》中對香港人民所作出的承諾。

蓬佩奧還在聲明中說,在對(香港)局勢發展經過了仔細調研後,他今天已經向國會證明,香港不再繼續獲保證享有1997年7月主權移交前美國法律賦予的同等待遇。

白宮發言人凱莉·麥克納尼(Kayleigh McEnany)5月26日說,總統讓她把這樣的話轉告給記者們:「他對中國(中共)的做法不滿,如果中國(中共)接管,很難看出香港如何能夠繼續保持金融樞紐地位。」

但是當被問到美國是否會取消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時,她拒絕做出進一步宣佈。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裏·庫德洛(Larry Kudlow)5月26日對霍士商業新聞表示:「我們歡迎香港或中國大陸的任何美國公司,如果他們將供應鏈和生產轉回美國,(政府)將竭盡全力提供全部開支,並支付搬遷費用。」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授權美國總統確定對特定外國人(包括中港官員)進行制裁。圖為美國國會。 (Alex Edelman/AFP)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授權美國總統確定對特定外國人(包括中港官員)進行制裁。圖為美國國會。 (Alex Edelman/AFP)

若失去特殊地位 香港將面臨甚麼

香港從美國那裏獲得特殊地位有很多實際益處,包括美國允許向香港出口高科技設備,而這些高科技設備不得在中國其它地方出售。

華盛頓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的研究員艾胥麗·方(Ashley Feng)5月27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這意味著,根據我們的出口管制機制,我們可以開始真正把香港作為中國大陸的一部份來對待它。到目前為止,在我們的出口監管上,香港享有特殊的地位,而這會受到影響。」

香港的開放資本帳戶和對國際治理標準的遵守是中國大陸城市所無法比擬的,並使其成為國際銀行和貿易公司的重要基地。

「市場觀察」報道,伊諾多經濟公司(Enodo Economics)首席經濟學家戴安娜·喬伊萊娃(Diana Choyleva)表示:「如果美國結束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賦予香港的所有特權,香港經濟將基本消失。」

喬伊列娃說,最重要的是,法律規定港幣可以自由兌換美元。如果美國採取行動限制香港金融管理局自由兌換美元,「那將是一個極端的核選擇」,它將衝擊香港銀行業、航運業和物流業,同時引發大範圍的資本外逃。

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國際業務的主講教師比爾·賴因施(Bill Reinsch)預測,失去特殊地位身份將導致「大量(公司)外流,而不僅僅是美國公司轉向其它地方」。

他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對於香港作為金融中心來說,這是一個壞消息。金錢流向了安全的地方。」

「這也向銀行發出了要非常非常小心香港的信號。」 賴因施說。

艾胥麗·方則說:「中國(中共)長期把香港作為投資海外的一個途徑,在香港失去它的特殊經濟地位後,美國政府認為,這實際上會在金融和經濟上損害中國(中共)。」

她說,這是因為香港是中國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目的地。香港失去美國特殊經濟地位將會給那些在香港投資的外國資本帶來寒蟬效應。

路透社報道,關於香港特殊地位是否保留,特朗普總統可能會為北京設定一個期限,數月甚至一年的期限,以便北京改善香港的政治局勢,否則將失去其特殊地位。目前尚不清楚這個想法是否獲得任何關注。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授予的其它制裁舉措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行政部門制定一項戰略,以保護美國公民和香港其他人免於引渡或被綁架到中國,並每年就香港境內的違反美國出口管制以及聯合國規定的行為進行制裁。

該法案還有針對中共官媒以及親中港媒的部份,例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說,美國譴責中國(中共)政府控制的媒體集團,例如香港《文匯報》和《大公報》對民主活動人士、美國等國的外交人員及其家人的騷擾和蓄意攻擊。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要求國務卿明確告訴中國(中共)政府,利用媒體傳播不實信息,恐嚇和威脅他們眼中的在港敵人是不能接受的。對於上述媒體記者前往美國旅行和公幹,美國國務院將對他們的簽證申請嚴格審查。這部份內容是作為「國會意見」來表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