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銅鑼灣報導)現場一位陳牧師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直言5.27是香港的悲,並認為香港人的意願很清楚,沒必要在大家情緒不穩定的時候堅持推行國歌法。陳牧師認為像他一樣的年長的市民在英治時期聽到國歌時是有感情的,但是今時今日聽到國歌就不是這樣了,政權應該檢討為什麼市民會有這樣的變化。年輕人更認為國歌法之後,國安法就意味著香港『一國一制』。國歌法是政權的一把刀,隨時會刺向香港人的脖頸。無論是上星期日還是今天(5.27)都是很強的政治任務。陳牧師鼓勵所有的手足小心,因為當權要強制推行惡法,我們當時去反對了,但是警力隨時可以調配。警方就是恐怖主義。陳牧師認為。國歌法通過後對宗教人士、教會自由的影響有:很多人可能會因為害怕而不再發聲,從雨傘運動、魚蛋革命一路到現在的反送中,香港人從來沒有改變過。現今更需要的是幫香港人保持良知、追求公義的信仰。他鼓勵教會人士細水長流,無論是走出街還是在教會,都繼續保持良知。對於香港現在所處的情況,他覺得香港沒有了民主、一國兩制,美國應該制裁相關的官員。同時他呼籲美國的華人收緊對香港的優惠。香港都會受損失的,但是大陸做到這一步,大陸都不怕在國際舞台上醜出來了。與其讓他們(中共)一邊在香港推行國安法。一邊吸錢,他認為國際社會應該收緊對香港的政策,國外社會應該關注香港人發聲的安全。美國市民應該呼籲政府關注香港的抗爭者,尤其青少年,給他們更多的機會到美國。


當被問到怎樣看待包括李嘉誠在內的一些香港權貴表態支持國安法,陳牧師認為這些人無論真心假意都要出來表態。他以昨日過世的何鴻燊先生做類比,董建華為特首時,任香港地產建設商會會長的何生一向是反對董建華的『八萬五建屋計劃』,但從來沒有公開表示反對。他認為何生在『八萬五』計劃上的心態,正像那些商界、地產界人士的表達。港人不必聽他們的表面之詞。

陳牧師接受大紀元採訪(梁珍/大紀元訊)
陳牧師接受大紀元採訪(梁珍/大紀元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