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澳洲維多利亞州因執意簽訂「一帶一路」協議而遭到多方抨擊,但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至今不肯讓步。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日前表示,「一帶一路」增強了中共的危害能力,對國家構成風險。任何威脅到美國安全的事情,都可能導致美國切斷與澳洲的安全合作關係。

維州於2018年10月與中共簽署了「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於2019年10月無視聯邦政府的安全建議,與中共簽訂了一個不具法律約束力的框架協議,承諾雙方在基礎設施建設上進行合作;按照此前的計劃,維州將在近幾周內簽訂具體的投資計劃。

澳智囊:安德魯斯被中共利用

維州執意簽訂「一帶一路」,被聯邦政府和分析家批評為破壞澳洲的外交政策,而安德魯斯也被認為逾越其州長職權範圍。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執行董事詹寧斯(Peter Jennings)對澳洲廣播公司(ABC)說,維州與其它州一樣,沒有聯邦政府所擁有的安全情報。

他說:「他們(中共)有點把安德魯斯當作傻子利用。」「此舉並不聰明。讓維州成為中國(中共)的幫手,他可能看起來就像個跑腿的人。」

據《時代報》報道,雖然安德魯斯政府在2018年簽署諒解備忘錄前,簡短地諮詢了澳洲外交貿易部,並基於建議對備忘錄進行了一些修改,但在2019年簽訂更具實質性的框架協議時,並沒有徵求外交貿易部的意見。

澳洲政府的資深消息人士證實,在維州簽訂協議的幾個月前,外交貿易部已警告安德魯斯政府,聯邦政府的政策是不參與「一帶一路」。

如今,聯邦政府內的很多官員擔心,安德魯斯此舉將會削弱澳洲遏制中共在太平洋地區擴張勢力所作的努力。

根據「一帶一路」協議,中國公司將被鼓勵在維州設立門面,並將在投標項目時獲得幫助,而維州公司在投標第三方國家的工程合同時,將得到優先考慮。

詹寧斯對《時代報》表示,在該協議下,維州公司很可能會直接為北京在太平洋地區的債務陷阱外交推波助瀾。

他說,安德魯斯政府的行徑「非常輕率魯莽,破壞了澳洲外交政策的立場。」

「安德魯斯看起來決心無視憲法規定的聯邦政府在這一領域的領導權。不徵求聯邦的意見意味著他選擇完全無視澳洲國家安全問題。」

「最終,『一帶一路』是一個旨在推動中國共產黨目標和利益的政治戰略。」

「中共的一個目標是增加發展中國家對中國的依賴。該目標與澳洲的利益和發展中國家的利益相悖。澳洲公司應該避免被捲入中共的戰略。」

澳洲國立大學國際安全和情報研究教授布拉克斯蘭德(John Blaxland)說,維州政府不向外交貿易部出示協議草案的決定是「極不尋常的,幾乎是敵對性的」。

他說:「維州有權在限定範圍內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但採取這種方式是完全無益的。」

維州現任州長親中由來已久

據《澳洲人報》報道,安德魯斯與中國(中共)長久且親密的關係可追溯到他在2010和2014年期間擔任維州反對黨領袖的時期。

據稱,這一關係的締造者是一位名叫楊昶(Mike Yang)的年輕華裔顧問。2013年,他陪同安德魯斯正式訪問了北京。

楊昶曾任中共統戰機構──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澳洲理事會的副會長。

自2014年11月擔任維州州長以來,安德魯斯已六次訪華,並於去年10月訪問期間簽署了「一帶一路」框架協議。

他不僅自己頻頻到訪中國,還要求其內閣成員也這樣做。

安德魯斯工黨政府利用「一帶一路」奪取席位

安德魯斯於2018年維州大選前的一個月簽訂了「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工黨選舉團隊的一位高管對《時代報》表示,該協議及其引發的爭議幫助工黨奪取了墨爾本三個擁有大量華人的選區。

當時,工黨簽訂備忘錄的消息引來聯邦和維州聯盟黨(國家黨與自由黨聯盟)的猛烈抨擊,工黨反過來利用聯盟黨的反應製造了一場負面宣傳活動,在中文媒體上打廣告,在微信上發消息,把自由黨描繪成敵視華人社區的政黨。

最終,聯盟黨長期佔據的三個選區──Box Hill、Burwood和Mount Waverly淪為工黨選區。

蓬佩奧:維州簽「一帶一路」或影響美澳關係

2020年5月24日,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重申,聯邦政府反對維州簽署「一帶一路」協議。

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天空新聞採訪時說:「每位澳洲公民都應該知道,『一帶一路』中的每一個項目都必須進行格外仔細的審視。這構成了真正的風險,這是對該地區人民的真正風險,對國家的真正風險。坦率地說,『一帶一路』增強了中國共產黨的危害能力。」

蓬佩奧說,他並不知道維州簽訂協議的全部細節,但任何威脅到美國安全的事情都可能導致美國切斷與澳洲的安全合作關係。

近期,民眾在網上發起了多項徵集簽名的請願活動,要求維州政府廢除「一帶一路」協定。欲參與請願,請訪問http://chng.it/wBKGyhpq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