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被迫延遲的中共兩會正在北京舉行。當局如臨大敵,北京的保安措施比往年更加嚴厲。同時,中共加大警力防止訪民上訪,北京南站的訪民人數也明顯減少。

因開「兩會」,平日訪民聚集的地方、北京南站也成為敏感地區。一名訪民對《大紀元》說,現在上訪人少了,現在還來上訪,就是傻子!太傻了,還抱著希望它能給你解決問題?那是做夢啊!如果它不滅亡,甚麼問題都解決不了!

《大紀元》此前獲得的中共地方政府的內部文件顯示,5月21日開始的「兩會」前,地方政府密集部署阻止民眾進京信訪。

以下照片是5月26日在北京南站拍攝的。從圖片上顯示,北京南站周圍有不少警車在戒備。而中共國家信訪局門口,也停有大量警車,防止訪民聚集。#

2020年5月26日,北京南站出口的武警車,內有防暴警察。(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北京南站出口的武警車,內有防暴警察。(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北京南站出口的武警車。(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北京南站出口的武警車。(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永定橋上橋下不許訪民及流浪者住宿,但有北京公安協警的帳篷,他們夜裏在這裏留宿,整日值班巡查,嚴禁訪民聚集露宿。(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永定橋上橋下不許訪民及流浪者住宿,但有北京公安協警的帳篷,他們夜裏在這裏留宿,整日值班巡查,嚴禁訪民聚集露宿。(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中共國家信訪局門口停有大量警車,防止訪民聚集。(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中共國家信訪局門口停有大量警車,防止訪民聚集。(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中共國家信訪局的對面,停有四輛空大巴車,等著抓訪民,車裝滿後,就會將訪民帶到久敬莊。圖為等待抓人的保安。但這幾天訪民明顯減少。(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中共國家信訪局的對面,停有四輛空大巴車,等著抓訪民,車裝滿後,就會將訪民帶到久敬莊。圖為等待抓人的保安。但這幾天訪民明顯減少。(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中共國家信訪局的對面等待抓訪民的大巴。(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中共國家信訪局的對面等待抓訪民的大巴。(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在中共國家信訪局門口的警車。(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在中共國家信訪局門口的警車。(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 這是各地截訪警察的據點,飯店裏面全部是警車。(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 這是各地截訪警察的據點,飯店裏面全部是警車。(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特警車出現在街上,已經是此地常態了。(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特警車出現在街上,已經是此地常態了。(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 北京路邊睡覺的無家可歸者。(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 北京路邊睡覺的無家可歸者。(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北京一位76歲的無家可歸者,每天在河邊居住。他自言:我太老了,要不了飯,就靠附近的人給點吃喝。警察經常攆他,「但我也沒有地方去。」(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北京一位76歲的無家可歸者,每天在河邊居住。他自言:我太老了,要不了飯,就靠附近的人給點吃喝。警察經常攆他,「但我也沒有地方去。」(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北京南站附近的幸福路上,長期滯留的訪民,露宿在外,這是他的全部家當。(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北京南站附近的幸福路上,長期滯留的訪民,露宿在外,這是他的全部家當。(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中共兩會期間,北京已經清理了街頭露宿者,還是有人躲著警察留在這裏。(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中共兩會期間,北京已經清理了街頭露宿者,還是有人躲著警察留在這裏。(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中共兩會期間,北京已經清理了街頭露宿者,還是有人躲著警察留在這裏。(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中共兩會期間,北京已經清理了街頭露宿者,還是有人躲著警察留在這裏。(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北京南站涼水河邊的橋柱子上,訪民寫上「渴望公平」的口號已經被塗抹,後面的土地塗上了油漆。(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北京南站涼水河邊的橋柱子上,訪民寫上「渴望公平」的口號已經被塗抹,後面的土地塗上了油漆。(大紀元)

北京南站涼水河岸邊,曾經是許多進京訪民的聚集地,如今訪民的口號標語已經被塗抹。(大紀元)
北京南站涼水河岸邊,曾經是許多進京訪民的聚集地,如今訪民的口號標語已經被塗抹。(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北京南站涼水河橋柱子上「渴望正義」的字樣,如今也被塗抹。(大紀元)
2020年5月26日,北京南站涼水河橋柱子上「渴望正義」的字樣,如今也被塗抹。(大紀元)

2016年,北京南站涼水河橋柱子上,訪民寫下「渴望正義」的標語。(大紀元)
2016年,北京南站涼水河橋柱子上,訪民寫下「渴望正義」的標語。(大紀元)

2016年,北京南站涼水河下,訪民寫的標語口號,後面是政府為防止訪民露宿,在土地上釘上了樁子。(大紀元)
2016年,北京南站涼水河下,訪民寫的標語口號,後面是政府為防止訪民露宿,在土地上釘上了樁子。(大紀元)

2016年,北京南站涼水河邊的橋柱子上,訪民寫下的「渴望正義」的標語。(大紀元)
2016年,北京南站涼水河邊的橋柱子上,訪民寫下的「渴望正義」的標語。(大紀元)

2016年,北京南站涼水河邊的橋柱子上,訪民寫的「天怒」的標語。(大紀元)
2016年,北京南站涼水河邊的橋柱子上,訪民寫的「天怒」的標語。(大紀元)

2016年,北京南站涼水河邊的橋柱子上,訪民寫的「我們要做國家的主人」的標語。(大紀元)
2016年,北京南站涼水河邊的橋柱子上,訪民寫的「我們要做國家的主人」的標語。(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