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瘟疫浩劫,讓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遭難,也讓全世界遭難。中共隱瞞疫情,致使多少生靈塗炭!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實。中共還在繼續隱瞞,但更多的事實不斷公開,媒體、各國機構、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這場史無前例的人禍。這裏僅整理記錄了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部份已知的真相,並將繼續補充新的真相,要把這慘烈的真相,傳遞給每一個人,傳遞給子孫後代。

本篇記錄的是2020年4月下旬的部份事實,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四月下旬中共肺炎疫情趨勢(4月26日–30日)

2020年4月下旬,中共繼續隱瞞各地病例,並以轉院的方式,清空定點醫院,製造病人清零。中共還編造了中共肺炎患者100%住院的離奇數字。

黑龍江疫情繼續蔓延,加緊封閉。黑龍江人遭受湖北人同樣的際遇。

世界各國繼續強烈質疑中共隱瞞疫情,準備聯合追責中共,並索賠。

4月26日

4月26日,武漢市衛健委公佈,「我市在院中共肺炎(新冠肺炎)患者清零……新冠病人累計有50,333人」,同時,修訂後的累計確診病例也是50,333人。按此公佈的數據,武漢市的武漢肺炎確診者,住院比例達到100%,創造了全世界中共肺炎病人住院比例最離奇的數字。醫療條件遠遠更優越的美國紐約市,最多時約25%的中共肺炎患者需要住院,其它約75%只需在家隔離,無需住院。

中共日前宣稱,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深切治療部(ICU)病區的患者已「清零」,引發國際社會質疑。《寒冬》雜誌報道,一線醫護人員講述中共下令清零造假數據,以及這些數據又是如何被用來搞宣傳。浙江省一名醫生(匿名黃先生)說,溫州市疫情特別嚴重,佔全省新冠病例的多半,「2月中旬,許多輕症病人的病情就已經逐漸惡化,病情嚴重。同時省政府下達死命令,不許有一個新冠死亡的」。

據黃先生說,醫院領導為完成此項政治任務,開始造假數據,他還記得這樣一個病例,一名八旬重症新冠患者死亡,但最終其病例上記錄的死因卻是其它病症,「為了減少重症新冠病人數量,醫院把重症新冠病人從傳染病房轉到其它科室,患者所有的病例記錄都改成別的科室,並把新冠診斷改成重症肺炎,這樣就算最後死亡了,數據也不會歸到官方新冠數據裏報告」,「重症新冠患者減少了,隨之新冠死亡病例就可以減少,這樣當地醫院和政府領導的壓力就會減少」。

他還說,溫州市3月16日官方報告中共肺炎住院病例清零,但實際上一些醫院裏還有重症病人。為控制消息傳出,院方就下達命令禁止醫護人員接受任何媒體採訪,禁止在朋友圈等社交媒體發上班狀態的照片,也禁止他們向打電話詢問患者病情的家屬透露消息,「浙江共有1,200多例中共肺炎患者,死亡才1例,這都是高官和院領導為了政績做出來的。虛假的數據掩蓋了中共肺炎疫情的嚴重程度,因中共起初瞞報疫情的實況,使各國防控措施不到位,造成了中共肺炎疫情傳遍全球」。黃先生說,當地接觸病人的醫護人員工作一段時間後就會去政府指定的酒店隔離兩周,然後進行核酸檢測是否染疫,但只有第一批隔離結束的醫護人員進行了檢測,後來就都取消了,「這樣做就是為了製造醫護人員感染的假數據,因為如果醫護人員感染了,那醫院、市裏、省裏的壓力就會更大,不給醫護人員做檢測,醫護人員就是零感染了,如果醫護人員真的被感染了,隔離結束回到自己家,即使是出現感染症狀,數據也會歸為社區人群感染而不屬於醫護感染」。

黃先生說,這項政策令醫護人員都擔驚受怕。他記得,一名護士因出現疑似武漢肺炎症狀申請核酸檢測,但被院方拒絕,院方稱即使給她做檢測,結果也不會錄入電子病歷系統,也不會告訴這名護士本人,「政府以及醫院領導為了達到自己的政績目標,在試劑充足的情況下,也不讓我們做核酸檢測,這完全是不負責任的做法。如果我們被感染了還沒有表現出症狀,沒有及時隔離,就可能會傳染更多人,導致疫情擴大」,「醫院在微信上報道許多抗疫故事,已經報道一百多篇了,說得都很煽情,這就是領導要的政績。」

同日,澳洲內政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再次重申自己的立場,進一步呼籲中共當局提高透明度。此前,澳洲內政部長達頓、外交部長瑪莉絲·佩恩(Marise Payne)及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先後表示,中共必須提高透明度,並接受國際組織派遣獨立調查人員入境調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起源及當局自疫情爆發以來的所作所為。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4月23日指責澳洲政府提議的「獨立調查」為「政治操縱」。達頓再次接受「天空新聞」(Sky News)採訪時說,「我們希望中國共產黨在處理這種病毒的問題上具有更大透明度」,「我們需要得到保障,而目前我們尚未得到這種保障」,「我們把中國人民和中國政府區分開。和所有澳洲人一樣,我想看到中國成長,民眾脫貧」,「不過,要求(中共)提高透明度,要求開誠佈公地回答問題,這不是過份要求。」

同日,澳洲第九頻道新聞網(Nine Network)「60分鐘」(60 Minutes)節目時,曾在WHO擔任顧問長達30年的美國喬治城大學教授高斯丁(Lawrence Gostin)說,這首先是中共錯誤,WHO應該要挺身阻止。高斯丁說,假如這個病毒是源自澳洲、加拿大,或美國一個小村莊,我不認為疫情會到如此地步,全世界都會合力更快速地控制它。但因為涉及中共,情況就有所不同了。高斯丁說,「台灣早就吹哨,提出警告了,世界各國及WHO當初應該聆聽的。但我們沒聆聽,所以陷入現在的困境。」

同日,意大利最有影響力的《晚郵報》(Corriere della Sera)以「與中共政府含混不清的關係」為題發表社論說,儘管全球都在質疑中共掩蓋了這場在全球蔓延的疫情,但意大利的五星運動黨人對中共示好,讚揚中共的所謂「援助」抗疫。社論比較了全球當前對中共的態度,呼籲意大利政府的執政黨派和其盟友必須表明立場,跟國際社會一起問責中共。

多年來,這是西方國家首次重新建立了西方聯盟陣線,來調查COVID-19的來源和傳播方式。放眼世界,美國總統特朗普採取了更加積極的行動,美國密蘇里州司法部長施密特(Eric Schmitt)甚至對中共提出法律訴訟;其它國家如澳洲政府、英國和歐洲大陸國家一致要求中共要誠實公佈疫情;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敦促中共保持「透明」和「責任感」;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對中共發出了類似警告。

4月27日

4月27日,霍士新聞報道,美國特朗普政府一名官員表示,中共官方通報的確診病例數及死亡人數,離實際數據「還差得很遠」。據他們的估計,中共官方通報的數據比真實數據至少低了50倍。多位官員指出,武漢市有7個殯儀館,每天可焚化約2,000具屍體。根據最新的報道,過去幾個星期,當地的焚化爐每天24小時運轉,以這個速度,武漢市每個月大約火化6萬具屍體。

同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記者會上說,「我們正在進行非常認真的調查……我們對中國(中共)不滿意」,「有很多方法可以使它們(中共)承擔責任」,「太多不必要的死亡」,「它(疫情)本來可以停止,也可以(更快)停止,並且不會傳播到世界各地。但是很久以前,有人決定不那樣做」。記者問到最近德國報紙社論呼籲德國向中共索賠1650億美元的消息,特朗普說,「我們可以更容易地做到一些事情」,「德國正在關注一些事,我們也正在關注一些事」,「我們談論的錢(賠償金)比德國談論的要多得多」,「我們尚未確定最終金額」,「這非常重要」,「這是對世界範圍的破壞」,「這是對美國的破壞,但這是對世界的破壞」,「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好的經濟,我不得不關閉它。」

同日,法國保守派共和黨副主席紀堯姆·帕爾貼正式向法國國民議會提案,希望通過國際法庭,追究中共與世衛在中共肺炎疫情中的責任。法國國民議會議員埃里克·西奧蒂(Eric Ciotti)也在法國《星期日報》(JDD)講席專欄發聲,他認為「中共不是西方國家的同盟」,西方國家必須清醒,他呼籲「法國應該牽頭採取行動,來反抗中共政權」。

同日,印度醫學研究理事會測試廣州萬孚、珠海麗珠生產的試劑盒,評估結果差異很大,準確率被指僅有5%。印度因此要求各邦停止使用這些試劑並退貨。印度政府4月向廣州萬孚生物技術、珠海麗珠試劑兩家公司訂購超過50萬套試劑盒。

同日,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接受霍士新聞台訪問時表示,中共向美國提供了大量有瑕疵的中共病毒抗體檢測試劑,並指責中共在疫情中牟取暴利。他說:「我知道有件非常麻煩的事情是,現在有很多來自中國的劣質抗體檢測試劑,發生了數據錯誤等類似問題。我們必須非常小心。」

同日,英國《衛報》,最近該媒體聯繫了廣州的非洲人說,由於當地擔心他們可能是中共病毒的攜帶者,他們面臨歧視和種族主義。尼日利亞商人納布武(Frank Nnabugwu)說,自己解除隔離後被禁止返回出租房,只好露宿街頭。後來他終於進入一家酒店安身,但是只能通過服務員買飯,「如果他們(食品配送公司)知道是外國人在訂購食品,他們就不會來。我們不能進商店買任何東西」。

埃塞俄比亞人穆魯格塔(Kidus Mulugeta)四年前移居中國學習機械工程學,他說,廣州對非洲人的態度已經迅速改變,「他們說外國人不許入內,但是俄羅斯人或歐洲人等白人,就可以進入」。非洲人的遭遇曾引發一輪外交抗議,尼日利亞眾議院議長巴賈巴亞米拉(Femi Gbajabiamila)傳喚了中共大使周平劍,進行抗議。非洲聯盟委員會主席法基(Moussa Faki Mahamat)說,他傳喚中共駐非盟大使劉豫錫,表達「極端關切」。塞拉利昂、加納等國都進行了外交抗議。甚至非洲通常不願意批評北京的主流媒體,也加入了反擊的行列,有的大報頭條刊登了 「在中國的肯尼亞人:救我們出地獄 」等標題。

美國網媒VICE4月27的報道分析,中共和非洲本來稱兄道弟,非洲很少公開批評中共,所以很多非洲人把這些抗議看作是中非關係史上的轉折點,也是整個非洲的集結號。VICE還說,非洲多國不惜動搖雙邊關係,要求北京就種族歧視爭議給個交代的舉措,在疫情重挫全球經濟、非洲各國向中共尋求債務減免之際,凸顯了本次風波的嚴重性。

4月28日 

4月28日,法國《觀點》(Le Point)雜誌刊登了巴洛克的社論,題為「Le virus n'est pas chinois, il est communiste」(這不是中國病毒,它是共產黨病毒)。

同日,據快遞郵報報道,一位牽頭訴訟的律師表示,中共蓄意掩蓋疫情是這次訴訟的重點,他們將向中共要求高達10萬億澳元的賠償。美國律師事務所Berman Law Group的首席戰略師Jeremy Alters表示,「如果他們(中共)當時立即行動,這會改變全球感染這個(病毒)的人口範圍。大部份研究表明,50%至95%的人口有可能會不同」。英國修咸頓大學的這項研究顯示,在1月初,中共就開始隱瞞病毒傳染的事實。該研究指,如果在當時馬上採取限制措施,在1月23日封鎖武漢及另外三座城市之前加以防範,病毒在全球範圍內的傳播會減少95%。

4月29日

北京宣佈自30日零時起,首都疫情防控將一級回應機制調至二級。同日官方宣佈,人大及政協會議分別於5月22日及21日召開。香港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表示,官方是在做出「疫情緩解」的政治姿態。在北京西城區一小學,一位丈夫是軍人的老師說,「好幾個月了,我都沒見到丈夫,現在他們突然更嚴了,連通訊都不讓了,我一個人帶著孩子,挺害怕的」。一位已經轉業十多年的人接到了武裝部的電話,他表示:「武裝部核實我們情況,要我們響應總書記號召,預備入伍,我都快50歲人了,哪還打得動?」他還表示,「我哥哥也接到了電話,好像參過軍的都打電話。」

北京懷柔雁棲湖周邊大部份賓館酒店被徵為集中隔離點,大門緊閉。一員工向記者表示:「這一片十多個賓館都隔離著人呢,外地來旅遊的只能在周圍轉轉,沒辦法入住。酒店很多人都是臨時工,他們都不讓上班了」。酒店一中層領導表示,「我也天天在家待著,工資就發三分之一。前兩天讓我們響應號召去植樹,栽完了又在家待著」。一賓館負責人透露:「現在其實比正常時候還賺錢,我們這邊已經全住滿了,都是隔離的。用的員工少,錢還不少給,平時哪找這好事去?這不,前兩天還有人找我,要到這隔離,我說我倒是想,但我沒地方了。」

同日,《大紀元》採訪黑龍江牡丹江地區寧安市一間牛腸店老闆包先生,他說,綏芬河口岸的境外移入病例大量送往牡丹江市區內的康安醫院、紅旗醫院、人民醫院,轄下縣市的疫情都相當緊張,「疫情對餐飲業影響特別大,人家都不出來,吃飯的特別少」,「勉強掙點費用,少賠點」,「平台也沒有甚麼單,因為大家都不掙錢,都在家裏待著,誰能天天打吃打喝的?」「這邊飯店倒閉都快一半了,都不掙錢,有些快要交房費了,本身又沒賺錢,直接不繳,就不幹了。有些現在開啊,又沒人吃飯,付的員工費用太大,直接就不開了」,「我們夫妻主要以這為生,還要養家餬口,只能堅持著,打工現在也沒工打呀,出去幹活,也沒有活」。

牡丹江林口縣一家南韓烤肉劉老闆告訴《大紀元》記者,「我們現在還沒開業,都在家裏待著呢。現在小區兩天讓出去一次,一家只出去一個,但也沒人出去,就待在家」,「4月23日起,就通知統一停業」,「現在林口(商店)基本都停了,飯店都停了,幹甚麼的都停了」,「今年頭半年可能夠嗆,大家都在家待著,為了保命,現在誰還幹活?就是幹活也沒有地方打工呀,黑龍江人上哪都不要」,「現在兌也沒人兌啊,都在家待著,咋整,也不知道啥時候開業」,「房租都沒著落呢,只能賠房租錢,一年四萬,就往外拿唄」,「現在利也薄,肉還貴,豬肉都漲價了。也不知道疫情啥時候能過,都著急,都在家等著呢」。牡丹江主要收治中共病毒患者的康安醫院爆發感染,官方公佈23日新增7例確診,28日再新增三例,令周邊城市相當緊張。

同日,荷蘭《財經日報》(Financieele Dagblad)刊文指出,武漢肺炎全球肆虐,中共從隱瞞疫情到「口罩外交」,使原本就已經緊張的中西方關係進一步加大分歧,中共最終將成為孤家寡人。文章指出,中西方之間關係的緊張程度有增無減,在過去幾周中,中共滿載醫療設備的飛機前去「拯救」正在抗擊疫情的國家,但結果是人們對北京及其「口罩外交」的不信任與日俱增。文章中分析說,這是因為中共執政者的「無私」未贏得人們的信任。該政權在利用健康危機製造分裂,並擴大其全球影響力。

針對北京的「盛情」,歐洲外交協調員約瑟夫·博雷爾(Josep Borrell)警告說,這不過是一種新的「慷慨政治」罷了。上周晚些時候發佈的一份歐洲報告指出,北京正在傳播關於中共病毒的陰謀論和錯誤信息。這樣做的部份原因是為了轉移人們對病毒來自中國大陸的注意力。來自北京的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中國經濟學教授何培生(Peter Ho)表示,疫情爆發的時機十分嚴峻。

中美之間的信任程度本來就已經降為零,與歐洲的關係也面臨壓力,「然後這場危機又來了」。荷蘭媒體EenVandaag 3月28日引用荷蘭海牙克林根代爾研究所(Instituut Clingendael)中國專家高英麗(Ingrid D』Hooghe)的話報道:「中國(中共)首先掩蓋了疫情,並因此受到世界其它地方的批評」,「現在中國(中共)已經在國內控制了疫情爆發,該國(政權)希望改變自己的形象:看看我們是何等負責任」。《財經日報》的文章中指出,「(其黨)第一個本能反應是控制局勢」,漢學家亨克·舒爾特·諾德霍爾特(Henk Schulte Nordholt)解釋說,「來自武漢的李文亮醫生早早就敲響了警鐘,但他被噤聲」,「它們強調自己從一開始就如何『透明』,以及它們受到疫情嚴重影響——這當然是真的」,它們試圖通過這種手段來「擦掉臉上的污點」。

《NOS》早些時候報道,荷蘭衛生部宣佈,從中國進口的60萬隻口罩因不符合質量標準,已被下令從醫療機構收回;捷克專家披露,中共援助的15萬個快速檢測試劑,錯誤率高達80%;西班牙接著也宣佈向中共購買的34萬個試劑盒沒法使用,準確率只有30%。

同日,根據意大利三家主流媒體阿典尼克羅斯(Adnkronos)、《信使報》(Messsagio)和《liberoquotidiano》報道,聯盟黨(Lega)倫巴第大區負責人兼國會眾議員保羅‧格里莫爾迪(Paolo Grimoldi)宣佈,倫巴第大區將儘快要求中共對意大利造成的中共病毒爆發的危機進行賠償,「我們準備向中共大使館提交,要他們支付200億歐元賠償金的首付款。在下一次的倫巴第大區議會會議上,聯盟黨將提出這樣要求並授權大區向中共問責,要求賠償損失」。

意大利力量黨的三位國會眾議員邦德(Dario Bond)、巴拉托(Raffaele Baratto)和科泰拉佐(Piergiorgio Cortellazzo)也將聯合向威尼托大區區長扎亞(Luca Zaia)提出同樣建議,「我們的威尼托大區也遭受了非常嚴重的損失, GDP將下降7%。遭受重創的不僅是工匠、貿易商、自由職業者,還有代表意大利經濟引擎的工業製造業,這還不算生命的損失和管理衛生緊急情況帶來的經濟損失。因此我們將要求扎亞區長採取緊急行動,為威尼托大區人民向中共問責索償至少200億歐元,以補償病毒大流行造成的損失」。4月21日,意大利非牟利組織「歐洲一體」(Oneurope)成立「向中國(中共)政府集體訴訟索賠」聯署網站,向中共索賠逾一千億歐元。

4月30日

《大紀元》轉載明慧網報道,有一個地區的法輪功學員老楊開了一個店,去年年底有一天傍晚,來了一個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找老楊聊天,將近二十天,天天如此。老楊耐心地聽他講,待他講完之後就給他講一些法輪功真相。時間久了,老楊就斷定他是政法系統的人。武漢爆發瘟疫後,病毒也蔓延到了這個地區,老楊以為那位政法委官員不會再來了,沒想到他又來了,而且是在疫情傳播正猛的時候。他對老楊說他剛去了一趟武漢。能夠在武漢封城後那麼嚴重的情況下來去自如的人,也能看出他的身份不一般。

老楊問他,「中共肺炎死了那麼多人,怎麼官方報道才死了三千多人?」他說,「你認為死了多少?」老楊說,「聽老百姓說,得在公佈數字後面加零,至於加幾個零還說不準」。他說,「是這樣,政府公佈的消息都是假的」。老楊又問:「聽說有個領導在武漢視察一個小區的時候,小區居民喊:『假的!全是假的!』」他說,「有這麼回事,當時我就在現場。當時很多居民推開窗戶這樣喊。太假了,共產黨真是太假了。共產黨完全沒有把老百姓的生命當回事,純粹是草菅人命。我這次算是徹底認清共產黨了。麻煩你在《大紀元》網站上把我和我家人的黨退了(退出曾加入過的中共共產黨組織)」。

隨後他講了連續多天來找老楊的原因。原來在他來店裏之前,他們已經調查監控老楊4個多月了,還安排當地派出所帶著外地警察抄了一次家。他說,「我以前也不相信甚麼神不神的,這次疫情的發生真的讓我不得不相信了。原本是準備在過年後開兩會前對法輪功來一次大的行動的,沒想到瘟疫發生了,計劃就被打亂了,也就不了了之了」。他說,「為了了解你們的動向,你們法輪功的網站包括明慧網我也經常看。以前因為沒有親身經歷過,所以對明慧網講的不太相信,尤其是那些在法輪功中發生的神奇事例,覺得怎麼可能?我這次在武漢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我是真信了。一些武漢居民感染病毒後居然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真是太神奇了。這是我親眼所見」。他說,「你們師父說了,瘟疫就是來淘汰邪黨分子的。的確是這樣。很多人不明白為甚麼美國的瘟疫也這麼嚴重,他們不知道美國被中共滲透得多厲害。美國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就是被中共滲透的最凶的地方。我就親自到美國執行過幾次與滲透相關的任務」,「你們法輪功太了不起了,敢於擔當、敢於講真話。你們的真相資料,寫得非常好。我也要像你們那樣去做一些事情。」

同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表示,一月中旬中美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解決了長期以來的中美貿易逆差問題,中方承諾加購數千億美國商品,美方則仍維持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的25%的懲罰性關稅,大家都很滿意,「然後,突然之間,病毒來了,而且發生了令人無法接受的事(意指中共瞞報)……這件事極大地改變了我的看法,因為整件事已迥然不同了」,「在一個半月或兩個月前,我們擁有史上也是全球最強大的經濟,接著瞬息之間,我必須關閉我們的經濟,必須關閉我們的國家」,「這件事必須要處理」,「因為我們看到了大量的死亡,令人痛徹心扉的悲傷,前所未見的災難。另外的184個國家同樣承受了巨大的苦難」,「沒有人比我考慮得更深入,比我花更多的時間在這件事情上」,「我常在深夜想著,我們國家為何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遭遇了這些事」,「我們正在調查它的確切來源以及為何爆發疫情,很多科學家及情報人員正在調查,很快會有答案」,「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無論是它們犯了一個錯誤,還是從一個錯誤開始,然後又犯了另一個錯誤,或者有人故意做某件事」。

特朗普還指出,世衛組織(WHO)應該要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因為他們和中共沆瀣一氣,像是中共的宣傳機構。美國每年對他們供款將近5億美元,北京每年給他們3,800萬美元。他強調,無論多少(錢)並不是重點,但是當他們犯下可怕的錯誤,尤其是導致全球數十萬人死亡的錯誤時,他們仍然在找藉口。

同日,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希望中國與歐盟和其它國家合作,深入調查這個病毒到底是如何產生的,「我認為這對我們所有人都很重要,對全世界都很重要。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下一個病毒何時開始」,「從這次大流行中吸取的一個教訓是,總體上,我們需要更健全的數據……早期預警機制會起到更好的作用」,「比如,在歐盟層面,我們知道我們需要一種更健全的數據系統來應對諸如冠狀病毒疫情這種形勢,建立一個值得信賴的系統。」

同日,德國《奧格斯堡匯報》(Augsburger Allgemeine)在線刊登文章說,執政的基民盟(CDU)和在野的自民黨(FDP)都要求去中國對病毒源頭進行獨立調查。基民盟黨團外交政策發言人哈特(Jurgen Hardt)對該報說,目的是對病毒源頭進行透明的解釋。他表示,鑒於中共病毒疾病影響層面之廣,地球上每個國家都必須負起責任,用透明的態度對待病毒的源頭以及採取措施,以便將來不會重蹈覆轍。哈特還強調,「調查應儘快展開,才能找到證據」。

自民黨黨團外交政策發言人蘭普斯多夫(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說,「中國如果沒甚麼好隱瞞的,就沒有反對的理由」。一段時間以來,有關病毒來自武漢國家生物實驗室的傳聞不斷,中共極力反駁,蘭普斯多夫認為,中共打消外界疑慮的上策是允許獨立的國際團隊調查病毒源頭。

同日,NBC報道,英國醫療界發出嚴厲警告,中國產呼吸機可使病人「遭到重大傷害,包括致死」。4月4日,英國政府從中國運來了300台呼吸機,然而9天之後,一批英國高級醫生和醫療管理人員發出嚴重警告,他們的城市收到了250台呼吸機,這批呼吸機是由北京誼安(Aeonmed)醫療系統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香格里拉510型,該公司是中國領先的手術室、ICU設備研發製造廠商之一。

醫生們說,這些機器的供氧系統有問題,無法正常清洗,並且不是歐式設計,使用說明書也很混亂,而且這是救護車上的呼吸機而不是醫院中使用的呼吸機,「我們認為,如果使用(這些呼吸機)的話,很可能會對患者造成重大傷害,包括致人死亡」,「我們希望停用這些呼吸機,為重症患者更換更好的提供呼吸的設備」。

醫生們說,中國產呼吸機的供氧量 「不穩定、不可靠」,其構造質量 「非常基本」。其織物外殼無法正常清洗—-在對抗高傳染性病毒時,經常清洗是必不可少的,而且這些呼吸機的氧氣連接管 「不符合歐盟規格」。負責監督NHS和從國外購買呼吸機的英國「衛生和社會關懷部」在給NBC新聞的電子郵件中表示,他們已經得知了醫生的反饋,並已向中國製造商提出問題。

更多事實,仍然需要社會各界給予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