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新近爆出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二次疫情仍在延燒,中共已重新對吉林市、舒蘭市封城封戶,甚至「進入戰時狀態」。不過,大紀元近期獲得的吉林省防疫文件,曝光了各級政府層層瞞報疫情的內幕,並揭示出中共隱瞞疫情的更多隱秘。

吉林疾控中心上報數據 洩漏中共層層瞞報疫情

大紀元獲得了吉林省疾控中心,近期上報給中共國家疾控中心的部份確診病例流行病調查處置報告,發現5月16日當天吉林疾控中心至少確診了5例有症狀的病人,其中一人於5月9日、等待排查階段中已經病亡。

大紀元獲得吉林省疾控中心的部份上報疫情數據。數據顯示,吉林省上報的染疫病亡病例,直接被中共國家衛健委抹去。(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吉林省疾控中心的部份上報疫情數據。數據顯示,吉林省上報的染疫病亡病例,直接被中共國家衛健委抹去。(大紀元)

也就是說,僅依據大紀元獲得的中共衛健委系統內部的部份上報數據,就可以確認,5月16日吉林省至少有5例新增確診病例。

中共吉林省衛健委報告了5月16日4例確診病例,比大紀元獲知的5例當地新增確診,瞞報了20%。(中共吉林省衛健委官網截圖)
中共吉林省衛健委報告了5月16日4例確診病例,比大紀元獲知的5例當地新增確診,瞞報了20%。(中共吉林省衛健委官網截圖)

而中共吉林省衛健委發佈5月16日官方疫情(見上圖)時,僅報告了「全省新增本地確診病例3例」、以及「核增確診病例1例(已病亡)」,合計4例確診病例。

這一省級「官方」數據,與吉林疾控中心內部上報的5例新增確診相比,至少瞞報了20%。

不過,大紀元獲得的中共防疫文件顯示,並不是只有吉林省政府才瞞報。

5月17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通報5月16日疫情,僅報告了新增「本土病例3例(均在吉林)」,且「無新增死亡病例」,大幅少報確診病例。(中共國家衛健委官網截圖)
5月17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通報5月16日疫情,僅報告了新增「本土病例3例(均在吉林)」,且「無新增死亡病例」,大幅少報確診病例。(中共國家衛健委官網截圖)

中共衛健委發佈5月16日的疫情數據(見上圖),報稱吉林僅新增「本土病例3宗」,且「無新增死亡病例」。此國家級「官方」數據(3宗),與吉林衛健委發佈的省級數據(4宗)相比,再次瞞報了25%,直接抹去了吉林省衛健委核增的1宗病亡病例。

換言之,與吉林省疾控中心上報國家疾控中心的當日新增確診數(5宗)相比,中共衛健委最終發佈的官方數據(3宗),至少瞞報了40%。

在吉林省疫情正被世界關注的背景下,僅大紀元獲得的衛健委系統的部份數據,就揭示出,中共至少瞞報了5月16日40%的新增確診,而且直接抹掉了新增染疫病亡數據。

大紀元獨家曝光的吉林省疾控中心上報的確診病例報告,披露了中共疫情數據不可信的關鍵。

以吉林省疫情為例,中共的國家衛健委會瞞報;吉林省衛健委也會瞞報;地市級政府上報省衛健委的數據,也可能造假;更下一級的縣市級政府,亦會如此。

層層瞞報的結果,就是中共最後發佈的官方疫情,完全喪失了可信度。

防疫文件揭破 中共隱瞞疫情的更多秘密

大紀元獲得的這批吉林防疫文件,還揭示了中共隱瞞疫情的更多秘密。

例如,中共吉林省衛健委發佈5月13日的疫情數據,報稱「全省新增本地確診病例1宗」。但大紀元獲得的確診病例報告顯示,5月13日當天,吉林省至少新增2宗確診病例。中共瞞報1例,看似影響不大。

不過,大紀元分析了吉林省確診報告後,發現吉林省衛健委隱瞞的這1宗,非同小可。中共瞞報疫情的背後,隱藏著更深的秘密。

大紀元獲得吉林省疾控中心上報的5月13日新增確診病例報告。圖為其中確診病例李某峰被隔離前的活動軌跡。(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吉林省疾控中心上報的5月13日新增確診病例報告。圖為其中確診病例李某峰被隔離前的活動軌跡。(大紀元)

文件顯示,吉林省疾控中心上報5月13日新增確診病例2宗,分別為葉某豔和李某峰。其中,李某峰被隔離前的軌跡(見上圖)很清楚,容易被分析和甄別,報告稱追蹤到其密切接觸者14人。

但葉某豔的情形相當複雜(見下圖)。她在發病和被隔離前,有13天的時間是去菜市場賣苞米,期間接觸過許多人;而菜市場的環境導致葉某豔的這些密切接觸者難以被分析和甄別。事實上,報告顯示,中共當局只追蹤到她的6位家人,為密切接觸者。

大紀元獲得吉林省疾控中心上報的5月13日新增確診病例報告。報告顯示,其中的葉某豔在發病前一直去菜市場賣苞米,接觸到大量人群,但中共無法追蹤到這些密接者。(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吉林省疾控中心上報的5月13日新增確診病例報告。報告顯示,其中的葉某豔在發病前一直去菜市場賣苞米,接觸到大量人群,但中共無法追蹤到這些密接者。(大紀元)

換言之,葉某豔這種病例,背後牽涉到大量的密接者無法被識別,很多人可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繼續傳播病毒。依據現代醫學的認知,要保護民眾的生命健康,應當及時提醒可能接觸過葉某豔的相關人員。

圖為吉林省疾控中心上報的5月16日確診病例丁某的報告截圖。報告顯示,丁某是5月13日確診病例李某峰的密切接觸者。(大紀元)
圖為吉林省疾控中心上報的5月16日確診病例丁某的報告截圖。報告顯示,丁某是5月13日確診病例李某峰的密切接觸者。(大紀元)

然而,大紀元分析這批防疫文件後發現,中共發佈的5月13日吉林省疫情數據,隱瞞了確診病例葉某豔。

吉林省疾控中心上報的確診報告顯示,5月16日確診病例丁某,是5月13日確診病例李某峰的密切接觸者(見上圖)。這說明了,吉林省衛健委發佈的唯一一宗5月13日新增確診,就是李某峰;而隱瞞的病例,正是葉某豔。

吉林省衛健委為何隱瞞確診病例葉某豔?

最大的可能,就是葉某豔這種病例一旦被曝光,容易暴露政府無法追蹤、隔離潛在感染者,疫情可能失控的現實。

隱瞞這種無法追蹤密接者的病例,雖然給中國民眾的生命健康帶來重大危險,卻成為中共維穩的政策選擇。

實際上,僅據中共衛健委發佈的「縮水」數據,吉林省此輪疫情的熱點、舒蘭聚集性疫情,已感染49人,其中46人確診,另有1461名密接者被隔離。不過,經過各級政府的層層瞞報,中共發佈的疫情數據只是冰山一角。

大紀元曝光的吉林省防疫文件,揭開了中共隱瞞疫情的兩個秘密——如果不能解決問題、那就掩蓋問題;同時,層層瞞報的後果已令中國民眾身處重大風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