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極權當局的一些良好的懷疑是有益的。全世界越早學會傚法台灣,明白中國(中共)對任何令其尷尬的事情的反應都是說謊,那樣,我們所有人都會更加安全。」

5月23日,《卡加利先鋒報》專欄作家科爾貝拉(Lucia Corbella)撰文表示,渥太華對中共的信任使加拿大民眾更易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攻擊。

對比台灣和加拿大

科爾貝拉介紹,最近接到一位朋友打來的電話,這個朋友在台灣出生長大,父母現在仍住在那裏。電話中,雙方討論了在中共病毒(CCP Virus,俗稱COVID-19病毒)大流行期間,這個小小的亞洲國家的狀況。

「除了對病毒保持警惕外,台灣的經濟和學校從未關閉過,生活基本上與以前一樣。這只是因為它是一個島嶼嗎?我很想知道。」

那位朋友告訴她,地理位置多少有些幫助,「但,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台灣人對中國共產黨政府所說的一切持懷疑態度。我們認為,從北京傳出的每條官方信息都是謊言。」

科爾貝拉對比了台灣和加拿大的態度,「當加拿大在新聞發佈會上為中國(中共)辯護,並誇耀自己不限制從感染地區來的外國人,是多麼思想進步和充滿關懷時,台灣卻登上所有外來航班,測量乘客的體溫,並對病人進行強制隔離。」

她介紹,在台灣的2,380萬人中,只有7例死亡,即每百萬人中有0.3例死亡。「由於不信任中共獨裁政權,台灣的經濟並未像其他民主世界中的許多國家一樣遭受重創,公共債務也未達到天文數字。」

與此同時,加拿大3,770萬人口中有6,240多人死亡,即每百萬人中166人死亡。「在一個如此廣闊的國家,這是個糟糕的紀錄,這與加拿大官員錯誤地對中國共產黨政府的崇拜和堅定成正比。」

對比聯邦和亞省

她也提到世衛,「令人遺憾的是,世界衛生組織一路走來,不僅對中國(中共)盲目相信,還帶頭前進,丟臉地阿諛它,呼應中國(中共)的官方講話……」

她認為,加拿大政府官員似乎在做同樣的事情,「聯邦衛生部長哈伊杜(Patty Hajdu)和加拿大首席公共衛生官譚詠詩(Theresa Tam)都尷尬地重複著中國(中共)的宣傳,而不是根據從台灣傳來的最好的科學信息做決定。 」

而亞省省長康尼(Jason Kenny)的態度獲得她的稱讚,康尼5月24日宣佈,要採取更強有力的措施,確保經濟重新開放不影響亞省疫情控制的良好局面。

康尼明確表示,「加拿大應該以台灣、新加坡和南韓等地區為榜樣。」

「也許是因為他們靠近中國,所以當中國(中共)政府聲稱沒有發現真正的嚴重流行病,卻封閉武漢時,他們懷疑這種疾病的性質可能被掩蓋了。而中國(中共)卻允許武漢旅客飛往世界其它地區。」「中國(中共)甚至否認有任何人傳人的證據,同時逮捕、拘留和鎮壓了試圖讓這一信息引起中國和國際社會注意的科學吹哨人。」

「所以,在那個時期,12月,1月,亞洲一些鄰國,他們知道正在發生的事情非常麻煩,因此,他們暫停了感染地區人員到訪,至少對於台灣來說是這樣 。」

據《刺針》報道,中國(中共)早在去年12月6日就知道這種病毒會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卻隱藏了這些信息,並逮捕了談論或發送該信息的醫生。

科爾貝拉表示,1月29日,譚詠詩拒絕對感染地區的旅行者採取檢疫措施,擔心這可能會「污衊」中國(中共),「然後她稱讚中國(中共)對這種病毒的反應。那時,眾所周知,中國(中共)一直在隱瞞有關該病毒的信息。」

她說,直到4月4日,哈伊杜部長還責罵一名記者,「記者問如果中國(中共)的信息不正確,世衛組織的數據是否可以信任。這是一個合理的問題,但哈伊杜試圖羞辱記者,因為記者的問題提及了互聯網上長期存在的陰謀論。」

那麼到目前為止,加拿大政府肯定已經懂得了不信任中國(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吧?科爾貝拉斬釘截鐵地自問自答:「沒有!」

她說,5月18日,聯邦國際發展部長古爾德(Karina Gould)向CBC主持人卡佩洛斯(Vassy Kapelos)表示,質疑中國(中共)不是世界衛生組織的職責。

抵制中共才是救人之法

在文章的結尾,科爾貝拉表示,「我們的聯邦政府似乎還沒有認識到,對極權當局的一些良好的懷疑是有益的。全世界越早學會傚法台灣,明白中國(中共)對任何令其尷尬的事情的反應都是說謊,那樣,我們所有人都會更加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