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與中國斷絕關係!美國要閉關鎖國嗎?沒有中國,美國人穿甚麼,吃甚麼?」網上充斥著極端「愛國主義」者的聲音,在一些人看來,與中共脫鉤,就是在世界上孤立自己,他們不過是又一次故作姿態,在中共的人權、六四等等問題上,西方也曾經制裁中國,但做足文章之後,照樣和中共做生意。

然而,中共病毒卻像最後通牒一樣,讓世界驚醒。雖然中共拿出20億美元抗疫(並非給世衛的援助),但在日前召開的世界衛生大會(WHA),由歐盟起草、澳洲倡議和修訂的、獨立徹查世衛與病毒起源的提案,已經獲得了122個國家支持,包括英國、俄羅斯、加拿大、紐西蘭、所有歐盟世衛成員國,甚至過去作為中共「大票倉」的50個非洲國家,也加入了調查行列。世界對中共的譴責已經遠遠超出公共衛生領域,涉及政治、外交、經濟、文化各個層面。

遠離中共病毒

曾經有一句話這樣概括國家關係:「沒有不變的朋友,只有不變的利益。」多少年來被很多人奉為準則。

然而,當利益的獲取從風平浪靜演變為火中取栗,甚至與虎謀皮,那誰還會捨命求財呢?

很多人認為,資本是逐利的,誰也不捨得放棄中國這麼大的市場,所以對這些人來說,美國的強硬出乎預料。但是我們換個角度來看,資本是逐利的,但資本首先考慮的是安全,二者相比,安全性無疑是第一位的。中共隱瞞真相欺騙世界,怎麼能讓人感到安全呢?

現在,全球都在承受著中共病毒帶來的損害,喪失了如此多的生命,百姓失業,政府投入巨資抗疫。美國確診人數已超過150萬,死亡人數高達9萬,疫情以來新增2000多萬人失業,失業率達14.7%,是三十年代大蕭條以來最高。

美國已經認識到,中共是最危險的敵人。2020年5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我已經說了很長時間,與中國(中共)打交道是一件非常費時費力事。我們剛達成一項大的貿易協議,墨水都沒乾,世界就被來自中國的瘟疫襲擊。100筆貿易協議也無法彌補損失——所有無辜失去的生命!」

美國的錯誤就在於以前誤判了中共,從中美70年代建交開始,美國以為打開國門、經濟發展就可以促使中國走向民主,美國企業也加大在中國投資,並且獲得了中共給予的種種好處。但卻養虎為患,養肥了中共,卻使中國走向官僚資本主義,走向獨裁。

美國以前把中共當成了一個正常的政黨,一個正常的貿易夥伴,而沒有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1989年「六四」開槍,西方國家繼續和中共貿易往來;1999年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在海外掀起訴江大潮,在西班牙和阿根廷國際法庭獲勝,而美國在中共壓力下,以國家元首享有豁免權而沒有支持;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美國政府也沒有強有力的明確表態,只有英國的獨立法庭判決中共活摘器官是仍然存在。特朗普上台後,也只是在經濟問題上對中國強硬,直到去年才開始制裁中國迫害人權者。直至現在,美國仍然存在大量的機構與中共合作,中共大外宣也強勢滲透到美國,毒害美國華人。

中共病毒讓所有的曖昧與藉口都無處藏身。在認識到中共的毒性後,美國共和黨、民主黨都明白無誤地要遠離中共,特朗普表示甚至可以「斷絕整個關係」。

不僅美國,澳洲總理莫里森也表示,澳洲政府將永遠堅持自己的立場(指推動中共病毒疫情國際調查),即使以犧牲與中國之間的貿易關係為代價。

澳洲政要堅持獨立調查,被中共拒絕。中共駐澳洲大使成競業回應,澳洲推動調查的行為可能招致中國抵制澳洲農產品,中國遊客對是否來澳洲會「三思」,留學生的父母會考慮「這(澳洲)是不是送他們的孩子來上學的最好地方」。

懲罰措施很快出台,中共表示要對澳洲大麥加征80%的懲罰關稅,並已經對澳洲四大牛肉廠商發出進口禁令,在事先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向澳洲政府出具了暫停進口的文件,稱(澳洲這些肉廠)去年違反了技術性很高的標籤和證明規定。

澳洲聯邦貿易部長伯明翰稱,這是「經濟脅迫」,「澳洲不會因為經濟脅迫或威脅而改變在重大公共衛生問題上的政策立場,就像我們不會改變我們在國家安全問題上的政策立場一樣。當然,澳洲人也希望政府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全世界幾十萬逝去的死者理應獲得(疫情的)透明性並調查,以防止這樣的事件重演。」

從中共病毒的夢魘中甦醒過來的世界,正在默默地發生著改變,中國社科院金融學家提醒大家注意兩個現象,前不久,九國央行簽署貨幣互換協議,但不包括中國央行;互換網絡中的貨幣也沒有人民幣。他認為,一個排斥人民幣、排斥中共的同盟正在形成。

世界正在遠離中共而去。

將中共與中國分開

澳洲聯邦貿易部長伯明翰試圖將外交關係和貿易行為分開對待。他說:「我們與中國政府之間的任何政策分歧,無論從我們這邊還是從他們那邊,都不應該妨礙我們繼續保持積極的民間關係和對話,以及積極的企業對企業關係和接觸。」

但是,中共不僅將外交與貿易混為一談,更是將中共與中國人民的利益混為一談。選擇去哪裏留學、旅遊是中國老百姓自己的事情,中共有甚麼權利代表中國人來選擇,又怎麼能裹脅中國人的利益對澳洲政府施壓?

智囊洛伊研究所資深中國問題專家麥克格雷戈對《悉尼晨鋒報》表示 「他(澳洲大使成競業)口中的中國消費者,實際上說的是中共政府,是政府主導的抵制行為,而不是消費者主導的抵制行為」。

這表明,國際社會已經把中共和中國分開,就像當年國際社會將蘇共與蘇聯分開一樣,外界已經認清邪惡的根源是蘇共,蘇聯人民也是受害者,所以赫魯曉夫上台後也只能去史太林化,進一步將獨裁者史太林與蘇聯分開,因為這是全球去共產主義浪潮下不可避免的。

今天的中共就像當年的蘇共,被全世界認識到其危害性,國際社會將中共與中國剝開,認為中國人民也是受害者。

疫情是面照妖鏡,現出了中共的原形。孟子曾說:「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中共的命運是它自己造成的,而非所謂「敵對勢力」所為。國際社會對中共的追責之聲一浪高過一浪,天滅中共乃大勢所趨。

明智的中國人要分清,國際社會針對的是中共,而非中國人。中國人應該愛中華民族,而不是愛中共,遠離中共才是我們的安全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