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以「飛哥」相稱,曾為行政立法兩局首席議員,經歷香港權力移交前後變遷的李鵬飛,於上周五(5月15日)在家人陪伴下安詳辭世,享年80歲。
李鵬飛的家人19日發出訃告,喪禮將秉承逝者遺願以私人形式進行,追思會將於稍後擇日舉行。

心繫香港的「飛哥」離世,令很多人感慨,各界回憶,並對家人關心和慰問。

作為香港政壇元老,他大半生的貢獻,深獲各方讚譽。

睿智遠見 心繫香港 正直忠誠 敢作敢為 

生產力促進局對李鵬飛逝世深表哀痛,讚譽他是推動香港工商業發展的先驅,擁有睿智、遠見、企業家精神和服務社會的熱忱。李鵬飛1982年始曾任香港生產力促進局主席4年。

李是自由黨的創始主席。自由黨黨魁鍾國斌、主席張宇人均讚揚李對香港的貢獻,惋惜李的離世對香港是損失;榮譽主席田北俊表示視李為師父,感謝每當需要時,李「永遠都會支持」,例如去年聯署要求特首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等。

在反修例事件中與周梁淑怡等寫信給特首林鄭月娥,要求撤回逃犯修訂條例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李鵬飛的簽名在最首位,反映李行得比人更前。

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發聲明,對李鵬飛離世表示非常難過,形容「飛哥是正人君子,敢作敢為,坦率直言,有求必應」。2013年,李鵬飛曾參與由陳太牽頭成立的組織「香港2020」,討論香港政改方案。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接受商台訪問時形容,李鵬飛是堂堂正正香港人,多年來心繫本港民主。

前立法局議員唐英年稱李是師父,教他立法局的歷史和運作,並讚揚李對香港抱有深切熱情,對特區施政有自己的看法,亦曾參與遊行,不平則鳴。

前立法會議員梁家傑在其FB貼出《「飛哥與你」錄影》以表懷念:「飛哥的睿智和真誠,加上對香港自由、人權和法治的承擔,在親中圈子中少有,將永遠銘記在我們心中。」「但願飛哥在天之靈,繼續保佑香港平安。飛哥,我們懷念你!」
 

明辨是非 無畏無私 接受直選洗禮「明白人民授權的重要」

曾與李鵬飛共事多時的前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鄧蓮如,稱李鵬飛是良朋摯友,為人正直忠誠,「是個明辨是非的人,經常無畏無私地為着香港的福祉而發聲。 」

曾任李鵬飛議員助理的今日逆權大狀,深水埗區議員、執業大律師劉偉聰,對媒體談起在立法局工作的當年,回憶李對能夠信任的人給予很大的自由度,及自己當年獲李的提醒和支持,才回校讀取證書,方可後來正式執業。

劉偉聰稱讚李是「高層次的政治人物」,願意放棄委任議席,接受直選洗禮,「皆因飛哥明白人民授權的重要」,而今在大不同的政治環境下,李沒有戀棧權位,但退居幕後仍關心香港前途,為李的離世非常感歎。

特首應該要站在香港人這一邊

林鄭月娥對李鵬飛的離世表示哀痛,讚揚他多年來服務社會,並代表政府向其家人致以深切慰問。 

李鵬飛近年多次勸諫特首林鄭月娥,並數次聯署要求政府撤回(送中)修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找出社會撕裂問題的根源。

李鵬飛最後一次接受媒體訪問,應是去年6月反送中運動爆發後,其間批評林鄭月娥「無政治智慧」,提醒林太「最錯」是「無企在香港人一邊」。

親歷見證香港易權前後歲月

「飛哥」1940年在山東煙台出生,4歲移居上海,14歲偷渡來港。1958年從培英中學赴美留學,在美國密芝根大學深造。1966年,他選擇不入籍美國,返回香港。工作期間,與鍾士元爵士在業界一次會議中認識,開始步入政壇。又在當時全港最大的安培泛達電子廠任職期間接待時任港督麥理浩參觀,被麥理浩爵士在1978年委任為立法局議員。

1982年,時任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答應中方通過談判解決香港前途問題。

談判期間,為了香港為例的穩定,李鵬飛曾應邀擔任12人的「青年才俊團」團長(團員包括李柱銘、李國能、周梁淑怡等),於1983年訪問北京,提出港人「主權換治權」的要求,惟遭鄧小平否決未能實現。最終,中英談判雙方同意,並被港人接受的方案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同年,自由黨創立,李任主席。

1984年,李鵬飛與鍾士元赴英會晤時任英國外相賀維,商討香港前途立場書;1985年,他獲港督尤德委任為行政局議員,一度成為行政、立法兩局「雙料」議員;1987-1989年他曾擔任廣播事務管理局主席;1988年被任命為立法局首席議員。

由於深受歷任港督器重,「主權換治權」又獲當時行政立法兩局一致同意,令人留下李鵬飛是「親英派」的印象。但當港督尤德提出簽發英國護照給行政立法兩局議員時,他因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拒絕。

當年去北京,接見12人團的最高級別中方官員乃是以較「開明」見稱的習仲勛(現任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父親),時任總理則是後來1989年因6.4被撤,遭終身軟禁的趙紫陽。李曾透露,1989年六四事件後曾多次到英國,向戴卓爾夫人反映香港人的心情。

為港人向中共爭取「一國兩制」和「真普選」

1991年李鵬飛與周梁淑怡及已故的張鑑泉創立「啟聯資源中心」,是自由黨的前身,抗衡民主黨的前身「港同盟」在立法局的影響力。1993年,「啟聯資源中心」改組成為自由黨,李任創始主席。同年他獲任「港事顧問」,開始為中方器重。

李鵬飛1995年參加立法會直選勝出,1996年又獲選為臨時立法會成員,1998年當選人大港區代表。

他也一向謹慎小心維護香港與大陸「阿爺」的關係。李柱銘回憶透露,早年曾一度與李鵬飛計畫共同組黨,但未能成事;當年李鵬飛去了幾天大陸後,事情就沒有再進展。

不過,正如梁家傑指出,「他(李鵬飛)為香港人向中共爭取保住『一國兩制』和為真普選說項,」所以「配得上被稱為真正的建制派。」

真正的「建制派」,出於相信「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自然看到香港政治體制需要一系列的變革,從殖民地過度到一個「自我治理」的特別行政區。這些變革需要港人參與,協商、計畫、嘗試、實踐。

李鵬飛身體力行的「建制」努力,體現在配合港督彭定康行政、立法分家的提議,與一眾行政局議員立即請辭(1992),創辦代表自己業界的政黨(自由黨 1993),以及1998年放棄委任議席,以行動支持建立民選機制,代表商界接受直選洗禮。

當年自由黨是一支代表「中間派」及商界的旗幟,與民主黨李柱銘、左派代表人物曾鈺成,曾在過渡期的香港政壇被稱為三足鼎立。

李因在1998年的首屆立法會直選中未能勝出,辭任自由黨黨魁。2003年,香港人走上街頭反對23條立法的一年,李更因不滿自由黨修改「零七零八雙普選」黨綱而退出自由黨。

淡出政壇後,李從2001年開始擔任港台《議事論事》主持。堅信港人治港的他,在最後一次電視節目中感嘆:中共不信任香港人,拒絕讓香港「高度自治」。

痛心香港撕裂與變遷 

2005年李曾接任鄭經翰主持商台節目《風波裡的茶杯》,但不足兩周因感家人受威嚇而宣佈「封咪」。

2007年他加入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的核心小組,針對政改提出方案,翌年更首次參加民陣舉辦的7.1大遊行,與民主派上街喊口號,爭取雙普選。

2013年,陳方安生組成推動民主政制改革的「香港2020」,李鵬飛也是成員之一。2018年,他在主持最後一集《議事論事》宣佈退休時,坦言對香港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面對挑戰感到「惆悵」,呼籲建制派必須站在港人的一邊。

田北俊在日前港台《千禧年代》訪談中表示,李鵬飛創立自由黨,商界代表真正是代表商界;李鵬飛當年帶領自由黨,迫使商界及政府願意接受循序漸進的民主。現時令他失望的是,他們代表中央及特區政府的角色增加了,中央管治模式正在改變。

自由黨4位榮譽主席去年6月曾因現任主席張宇人未在黨內充分諮詢而表態支持「送中修例」,曾聯名發信要求張辭職。李鵬飛2010年曾一度怒批自由黨路線有問題,後悔創黨,退黨後更沒有擔任名譽主席。

田北俊回憶與李鵬飛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去年12月中。李健康欠佳卻仍心繫香港,與政商界朋友探討反修例後時局,如何修補撕裂。

陳方安生也回憶稱,普選夢遙遙無期是李其中一個「重大遺憾」,特區政府沒有維護一國兩制,中方削弱香港的高度自治,令李傷心和失望。

李鵬飛在2019年批評林鄭時曾說過,「當香港出現問題,一定要去承擔的時候,我一定會站在香港人這一邊。」在那次最後訪問中,他仍堅持獨立調查和特赦抗爭者!

梁家傑說:「他的離開,象徵着一個時代的終結。特別令人不捨,是因為在今日的政圈再難找到一位像他的政治人物。」@

 


(香港大紀元時報2019年7月9日新聞報道)
(香港大紀元時報2019年7月9日新聞報道)